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五十九 章 自 动 辞 职 了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374 2015-12-05 09:31:11

  为了明天张野的订婚宴,张涵提前从公司出来,回娘家帮母亲那边好好安顿交代了一番。张野明天的行头有马雯雯都一手置办齐了,不需她再做什么,她也乐得省心。

看着一切都妥贴,她才放心地告别母亲回自己家。她一路上车速保持在60码,不肖半个小时候就到家了。

六点半的光景,高远还没有回来,张涵打他的手机,他回说堵路上了,还有一会儿才能到家。

厨房里保姆正做白斩鸡,一个青菜,还有一个糖醋藕,排骨山药汤热气腾腾地刚关了火,张涵跟保姆打了招呼便又从厨房出来。

二十多分钟后,高远驾车回来,进门就嚷着饿,张涵便去催保姆,十来分钟饭便开出来,高远多吃了几块白斩鸡,十分的合胃口。

张涵问:你怎么饿这么急?

高远拣了藕片吃得又很香,说:中午忘吃饭了,下午三四点钟才觉得饿,范美美出去给我买了个热狗垫了垫肚子,要不然早撑不住。

张涵不满地白了他一眼,说:忙什么忙得午饭都没吃?你身边都没人提醒你吃饭?范秘书是怎么当的秘书?我开工资给她可不是让她坐在那儿闲着!

高远笑着,说:我到公司就扎进小会议室里了,没人看见,都当我没来。

张涵听了立刻要光火,想了想又忍住了,说:你又呆在你那个小会议室里画画了吧?告诉你,明天张野订婚的日子,我不想今晚闹得不愉快。

高远鼻子里哼出一声,说:我得抓紧呀,到年底还有两个月时间,我要画出两幅画出来寄加拿大那边去,我参赛呢我。

张涵吃完了碗里的米饭又喝了点汤,她不想在吃饭的时候吵架,尤其保姆还等着刷锅洗碗没走人,她极力地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高远又多吃了一碗饭才填饱了胃,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起身去小客厅,张涵跟在他后面,等着跟他说话的样子。

高远往沙发里一坐,对张涵说:说吧。

张涵说:你真又要画你的那画?公司真不想管了?

高远笑嘻嘻地说:你回来公司呀?

张涵有点真上火了,说:当初我们俩一起管公司,意见老是不统一,为了你的面子,我才从公司退出来自己去外面应聘做事,发展得还相当的不错!我也很有成就感!你说要我回来,我就回来呀?!

高远笑:公司你也是法人之一哟。

张涵气极,说:你现在想撂挑子,要去画你的画可不是抽疯嘛!公司的势头现在越来越好了,你舍得放下不管了?

高远靠到沙发靠垫上一边舒展着背,一边说:现在最难的时候都过来了,交到你手里我有什么不放心,而且你也一定能管好喽,再说,我也不是全不管,只是把重心稍微移一移而已。

张涵气哼哼地说:你一画起画来还能再想别的?我还不知道你?当初我费了多少口舌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劝得你放弃画画来着!现在又重拾老本行了你!家大业大的全不管了!

高远有点倦了,说:今天累了,我们以后再说吧?反正年底的那个画展我一定要送画过去参赛,我现在练练手,感觉还不错——哦,对了,范美美有没有跟你说她辞职的事儿?

张涵吃了一惊,刚才的余怒然而不然的熄了,心思顿时结到范美美的头上,说:我手机上有她的两个未接电话,我一直忙也没来得及回复——怎么,她自己要辞职?

高远说:是啊,她跟我说要辞职,把我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带过去的从前的那些画稿她也帮我整理得整整齐齐,别说这女孩子手脚还挺勤快。

张涵问:她什么时候不上班?

高远说:她反正也没什么要移交的,不过是个摆设,你又不喜欢她,想走就让她走好了!我就一个人情做到底,让她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工资结到月底。

张涵手托到腮上,高远后面说的话也没听进耳朵里,她在寻思,那范美美怎么突然的就辞职了,别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

这丫头鬼得很,别是私下结交上了什么人了,自己找好了下家,把以后的路子都铺好了?正要寻个什么由头把她开了,她倒先知先觉似的自己辞职了。

张涵悄悄地在那里忿忿着,心想:你范美美能有什么机会,还不是全仰丈了我!要不是为了哄你从张野身边走开,我怎么也不会把你弄到我们家公司里养了这么些日子!

想想还是多亏了自己的足智多谋,米莎莎和范美美都从张野身边落花流水地败退了,马雯雯才可以重磅来袭,一点一点浮获了张野的心,豪车名表名牌的衣服,出人头地的身份,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美好人生从此开始,不由他不死心踏地。对于张家的列祖列宗,张涵自认为自己功不可没。

然而,现在让张涵隐隐约约有点不放心的是范美美的主动辞职。

人活于世,不外乎贪图两样:色和利。范美美爱慕张野纠缠在他身边,强逼她退出也许会适得其反,她不像米莎莎那么有气节,看不得脸色,听不得冷言冷语,自尊自爱地自己走开了。

对于范美美,那是要许以一定的好处的,恩威并施,才能逼得她就范的。当时把范美美许到高远身边做秘书也实在是因为事情紧急,要不然她和张野第二天就去领证了,生米煮成熟饭,任是谁也不能力挽狂澜了。

这一点张涵不后悔。但是,想到范美美有可能利用在高远身边得天独厚的机会私下结识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张涵又很不甘心——凭她一个小小白领,真要是抓着机会攀爬上来跟自己平起平坐那才实在是走了狗屎运!

凭她范美美也配?还真有那么一两次出入豪华酒店跟他们一起推杯问盏,装模作样当自己也是名媛仕女!我去!回家跟你爸妈老实巴交过你们家的小日子去吧!

张涵简直有点恨恨的,她是知道范美美一心要嫁高富帅的,自以为自己花容月貌,整天浓妆艳抹,笑起来花枝乱颤,走起来一步三摇,嘴巴上说着花言巧语,肚子里装着花花肠子,就等着天上掉馅饼落到她头上!

张涵现在设定自己是一开始就看不得范美美那眼巴巴的样子,觉得难怪张野一开始没看上她去追米莎莎,倒是后来米莎莎跟张野分了,这范美美又不知是怎么恬不知耻地巴结上张野,勾得他要跟她领证去,要不是自己生拦着,他们家还真就会跟她们家那样上不了台面的小市民结成了亲家了!差一点点哦!

张涵正胡思乱想着,听见高远提高了声音问她:想什么呢你?

她一惊,随口回道:我在想范美美为什么突然辞职了。

高远淡淡一笑:走了不正好嘛?当时是你说暂时留着她,以后找机会就把她打发了,这下,人家不用你打发了,人家自己走了,不正中你下怀?也省得你为难?

张涵若有所思着,说:正因为她是自己走人,我才觉得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