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六十九 章 侦 探CBD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192 2015-12-15 10:48:55

  张涵走进CBD,她在一楼各处简单流览一圈,然后走上扶梯,在扶梯上升的过程中她一直若有索思着。

在二楼转乘三楼的扶梯时,张涵一眼不眨地望向三楼的女装部,扶梯升到半空的地方时,她想张野和马雯雯应该就是在这个当口无意中望到了上面的高远。

距离不远不近,灯光足够明亮,眼睛没有问题的话,熙熙攘攘的顾客的脸都可以望得清清楚楚,随身提携的东西也能一目了然。

张野和马雯雯还未踏出扶梯,高远已在步上了对面的下行扶梯下楼去了,他当然没有看到他们,他手里提着两个大购物袋。

张涵目光森冷地看着对面,扶梯运行到终点时她及时走了下来。迎面一排镜子,她走上前去,果色自己的脸色不好,黑眼圈很明显,昨晚没睡好,给范美美看到她的憔悴真是好无奈。

她一个卖场一个卖场慢慢逛着,在第三个专营羊毛衫的卖场她停下了,营业员见她提着本场的购物袋便忙迎上前来问有什么要帮忙的。

张涵打量女营业员一眼,说:前天在这里买了一件羊绒衫,我想调换个颜色。

女营业员从张涵手里接过包装盒打开查看了一遍,说:想调换颜色没问题,但是,您的发票带来了吗?按规定我们是要看发票的。

张涵拿出了发票递给她看:这是发票,请你查看。

女营业员验了发票,说:发票没问题,可以给您调换,几款颜色都在这里,您看您想换哪一种?

张涵凭眼向货架上的那一排样品看去,随口问道:这件衣服是从你手里买的吧?前天这个时间也是你当班是吗?

女营员说:前天我当下午班,应该是从我手里买的,买衣服的人很多,我不记得您来过,真抱歉。

张涵笑笑,说:前天是我先生来买的,他不记得我有过这个颜色的衣服。

女营业说:哦,是一位先生是吗?您这么说我还真记起来,那位先生彬彬有礼的很、很绅士,说给太太买生日礼物,我向他推荐了这款——这是刚到新款,你现在可以选个别的颜色调换。

张涵看来看去,选了一款烟灰色,然后说:有件事说问一下,我先生在这商场里落了东西,但是他不记得在哪里落下了……

女营员立时睁圆了眼,问:丢东西了?丢了什么?钱包?你怀疑丢在我们这里?

张涵忙解释道:我是说他丢了一个购物袋,他不确定是在哪里丢的,我只是想顺便问一下。

女营员待信不信地看着张涵,警觉地摇了摇头说:我没发现在顾客丢东西,那位先生走的时候提着两个购物袋的,我亲眼所见,他应该没有在我这里丢东西,要不然你去别处问一问?

张涵微微地点点头,收好调换过颜色的羊绒衫,向营业员道了谢。

她之所以没跟张野对证清楚,是因为她不想没有确切依据时他们夫妻之间的嫌隙被别人知道,哪怕是亲弟弟也不行。现在让她惴惴不安的是,高远果真买了别的东西瞒着她。

张涵恍恍惚惚离要开时,女营业员追着她的背影说:我记得那位先生手里的购物袋是香耐尔的品牌,你可以去我们商场的办公室找人帮你查问一下。

张涵再三地道了谢,然后问:请问香耐尔专柜在哪边?

女营业员说:直走左拐。

在香耐尔品牌专柜,张涵对当班的女营员又如法炮制,说自己老公在这里买的东西丢了,她想替他老公重新买回来。

她对女营业描术了高远的体貌特征,然后说:按你们商场当班的规则,你应该是前天下午当班,我老公当时买了什么东西你大慨会有印象,东西丢了他很难过,我想替他重新买回去——我这是瞒着他想给他一个惊喜。

这个女营员是个年轻的女孩,圆脸圆眼,刚才还在跟一位熟人聊着天,笑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对什么事儿都有一颗好奇的心,听了张涵的解释,忙说:有有有,前天有一个男的来买衣服!一个男人独自来买女人衣服,我当然印象深刻,而且那个男还风度翩翩像是挺有钱的样子!

张涵沉着气,说:我想你也应该是能想起来的是吧?

小营业员说:这个男的——这位先生当时犹豫不决的,我向他推荐的几款他都不是很满意,后来他看上模特身上的这件大衣,连里面打底的裙子一起都买了,喏,就是这件大衣,还有这个裙子,加起来六七仟吧,我记得这个价钱。

张涵敷衍地笑着,冷眼打量着女孩指给她看的那具塑料模特,长发雪颜朱唇,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一双幽深的一眨不眨的眼睛,摄人魂魄的是她那略显忧伤的落寞的而又有点期盼的眼神,凭白地就能打动人。

绝代风姿的塑料美人,凄冷寂寞地矗立在屏风旁,像望夫石一样一动不动,任人观展。

黑色披风兜帽式长款大衣,里面深咖色衣裙,显然是比较适合高挑苗条的年轻女人来穿,活的人穿起来大约更会风情无限。

让张涵可以确定的是,范美美不适合穿这样的衣服,她驾驭不了这样的款式,她应该可以排除掉。

张涵相信高远的胃口不对付范美美这种类型的女人,尽管她整天自得其乐地美着。

张涵眼前幻出一个面容模糊身影,纤挑妖娆的身段穿着这样的衣服风情万种地从遥远的天际的那头走来,一直走,一直走、走进了她的脑子里……

年轻的营业员在一边适时地唤醒了张涵:这位女士,女士!请问,那男的是你先生?这样的衣服,他是给你买的?

张涵稳住心神,略一沉吟,反问道:你看这样的衣服适合我穿吗?

小营业员上下打量张涵一遍,言不由衷地说:大慨也能穿吧,无所谓,现在衣服都不挑年龄,不过年轻女孩穿更好点——当然你也能穿,你不胖,也不矮,也不老,能穿的——我给你开票?

张涵点点头,把手伸进包里摸索着,突然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哎哟,我的钱包呢,咦,我明明是带了钱包的嘛,怎么没了?哟,这可是怎么说的?!

小营业员帮着张涵着急起来,问:是不是给小偷偷了?商场里也有小偷的!帮人惋惜完了然后又切切地问:你,多少钱给偷了?

张涵做出心疼不已的样子,说:现金不多,关键是银行卡丢了——哎哟,你看,这可怎么话说的,今天这衣服也买不成了,我赶紧去银行挂失去——回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