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六十六 章 神 秘 的 骚 扰 来 电 第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197 2015-12-12 11:45:36

  张涵卸妆洁面之后坐在镜子前涂抹护肤霜,手机响了,她三把两把抹匀了脸,抽出纸巾擦手,然后起身去接听电话。

又是那种隐匿了号码的来电,待她接通后,那边默不出声。张涵侧耳细听,能听得见对方的呼吸声,听着像是女人的呼吸。

喂,你哪位?张涵沉着气一连问了三遍,等着那边回话。

……那边依然沉默不语。

张涵冷冷地又问:怎么不出声?不敢吗?

……

张涵:你这样有意思吗?

那边还是不说话。

张涵说: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

那边却不待她挂电话自己先挂断了。

张涵撂下手机,双手抄在胸前,站在床前苦思冥想着,这个女人是谁(她认定对方是个女人)。

她思前想后,觉得也没有开罪什么人,不会是最近他们家公司生意上有点顺利,都知道他们家跟马老板家是姻亲,多签了几张单,有人心里不平忿?

张涵想这些骚扰电话应该是生意上的对手们做出来的事儿,心里很是不屑,就算是忌恨,也不至于用这种低级的手段来发泄心中不满吧!

这种骚扰电话从上个星期开始打来,每一次接通后都不出声,任凭她说什么刺激的话,对方就是抱死不出声。

张涵想一定是她认识的人,怕被声音被她听出来。

她现在在筹化下个星期的生日派对,她相信这个生日派对会比往年要风光些,马有成马老板到时一定会光临,马雯雯不必说一定会到场帮衬着,还有她那些个身价不菲的闺蜜们,还有李处长和他夫人蓉姐,到时候还不得车水马龙地应接不暇呀。

傍晚张野打电话来,说他和马雯雯一起逛百盛,雯雯买了SK-Ⅱ精品礼盒准备生日派对的那天送她。

张涵说:哎哟,她还真有心呢。

想到马雯雯的生日跟自己差不了几天,便在手机里跟张野叹道:那你说雯雯的生日我送什么好?

张野说:当时她买东西的时候我就拦着她,说你们俩的生日在一个月里,干脆互免,谁都不用送谁礼物算了,可她就是不听,不是我拦着,她是准备买包给你的,一两万的包包,我怕你不好还礼,拦着没让买。

张涵呵呵地笑,说:还真是不好还这个礼呢——咦,你准备送雯雯什么礼物呀?

张野说:她什么都不要,她也不准备办派对了,她说想去澳门玩,我陪她去澳门逛逛。

张涵说:还是出去玩玩好,办派对真的很累很麻烦,我这不是不得已嘛!好些朋友不应酬应酬说不过去呀,将来不好打交道。

张野说:姐你行,在这上面你一贯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十分周到。

张涵说:你就这样调侃你姐呢?

张野那头还是打着哈哈,说:真的,姐,你的本事真不是盖的!

张涵带笑不笑地说:哟,还真很少听你夸我呢!我还真听不惯,还有没有别的话说?

张野说:没什么说的了——哦对了,姐,我和雯雯在CBD看到姐夫了,我们在扶梯上看见他从女装部出来,提两大购物袋,雯雯说一定是帮你买衣服呢,我看也是,姐夫的眼光还可以哦,艺术家嘛,就喜欢这些个情调,我比姐夫可差远了。

张涵说:是啊,你是得学学你姐夫,花点小心思,哄哄雯雯,她一高兴,有你的好。

张野说:她不用我哄,哄她高兴是她身边那些朋友的事儿,跟我在一起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张涵问:得瑟!她每天都做什么?上班吗?

张野说:切!她那也叫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看她成天就想着一件事儿——怎么把钱花出去!刚又给我买了件皮衣,法国小牛皮,五位数的价码,眼皮都不带眨,又要给我买鞋,我硬没要,楞给她拉出商场,她老这样我倒觉得我像吃软饭的了!

张涵吃吃地笑,说:她那是爱你!她上不上班都没关系,她养尊处优惯了,不晓得做事儿,这样更好,你凡事都要做好喽,别出差错,将来她们的家还不都得靠你了!?

姐弟俩通完话,张涵一门心思地想着要回什么礼给马雯雯,雯雯的生日跟她隔了四五天,有来有往,到时候她收了人家的礼物,当然得有礼物回赠。

张涵寻思着送什么好呢,便宜的拿不出手,马雯雯瞧不上眼,太贵的也不合适,人家样样买得起。得送点别致的东西会比较好,钱上面看不出来,面子上又十分的风光。

外面有汽车喇叭声,老公高远回来了。张涵心里一动,她想不如让高远画一幅马雯雯肖像,画一大幅的,当然要画得唯美一点,然后镶嵌在一精美的画框里送过去,这可是无价的哟。他现在不是一直迷着画画嘛,这下真好让他发挥一下。

张涵套上一件亲肤绒的长睡袍迎到客厅,她像其她普通女人一样,对礼物永远都会有一种热烈的期待。

高远开了门进来正在门厅的玄关处换鞋,抬头对她说:给你买了件羊绒衫,不知你喜不喜欢。

张涵见他手里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纸袋,便随口问道:就只一件羊绒衫吗?

高远笑了,说:唔,不够吗?这一件三仟多,礼轻情义重哦。

张涵接来购物纸袋见里面还一个扁扁的精致的包装盒,她把盒子放在了茶几上,笑着说:你送的,我都满意。

高远说:只要你满意我就放心了。说着习惯地去倒杯水来喝。

张涵眼睛盯在他的背上,心里起了疑心。张野说看到他提着两个大购物袋的,张野眼睛没毛病,应该不会看错。

但高远只提了这个小购物袋回来,难道他买了别的东西,不想给她知道?她没有点破他,是因为她突然警觉了。

张涵对高远买东西从来不加控制,钱上面更没有苛刻他,也从来没有细致盘查过,他钱怎么用,需要买什么东西没必要瞒着她的呀!

她一直是放心他的,但,现在看起来有点问题哦!

高远原来对她是有所隐瞒的,他有东西瞒她还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些日子的神秘来电是不是跟他有什么关系?他被外面什么女人缠上了?甩不了手了?这女人不甘心被他藏着掖着,打算主动出击来谋取正位?打来匿名电话引起她的注意,然后等着她的深挖来搏出头之日?

这种事例俯拾皆是啊!张涵的忽地心提了起来,她觉得她得对自己的老公留个心。但是,她心里又不甘心相信这一点,她放心高远是因为她对自己一直有自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