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八十三 章 好 命 自 己 挣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392 2015-12-30 14:29:44

  范美美听娟子说了自己在手机里跟张涵如何借酒撒泼之后,心里别提有多懊悔和懊恼,恨不得当着娟子的面自己打自己一大嘴巴——小人得志了你还!沉不住气,要坏事儿的知道不!

娟子瞧她一眼,说:后悔了吧?酒后失言,你这是!

美美没说什么,一时也无话可说。

娟子见美美没有不高兴,忍不住又奚落道:你这人就这样,高兴起来就由着性子来,根本不听劝。

美美跟娟子两人之间的情势,从小到大一直是美美压着娟子的强,这会儿娟子逮着机会乘机多说了美美两句,图了一时之口舌之快。

但是,娟子忘了忠言逆耳的古训了,而且,现在的范美美可不是过去的范美美哟。她没心没肺地还又补了一句道:这下大事不好了吧?

美美果然动了气,红涨着脸,说:怎么就不好了?你当我真怕他姐?我告诉你,我那是低调,是为了表现我的素养,我怕她做什么?既便没有马有成,老娘我也不会怕她那个老妖婆!

娟子受了抢白,立刻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笑着说:我这是瞎担心,我怕张野他姐去马老板的女儿那儿挑唆,她自然不敢生事儿,不过她可以挑事儿呀,我是好意,要你当点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你是没有害人之心,光明磊落的,但,人家也许另有图谋呢!

美美趾高气扬地说:不怕!她敢挑事儿,老娘我就敢闹事儿!

娟子问:你闹什么事儿?你是长辈了,你跟了马老板可不就是她们的长辈?你得做出长辈的样子!这都是你整天老娘老娘的自称,还真的应验了,还真是人家的老娘呢!这都是命数呢,你还别说,看着你,我现在还真信命呀运呀什么的了!

美美开始还翻着白眼,后来想了想又噗嗤笑了,这一笑就不可收拾了。

自从跟了马有成,范美美真心的是一直尽量保持低调,马有成本想在女儿大婚前把她正式介绍给家人,女儿出嫁,他本人虚位以待多年的新夫人也尘埃落定,让马府来它一个双喜临门怎不让人更加的喜上眉梢?

但是,范美美拒绝了。

美美不也着急,推迟了粉墨登场的时机,一来,到底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做一个比自己还大个两三岁的女子的后妈必得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二来,以丈母娘的身份跟张野冒冒失失地撞上,就算他不尴尬,她也需要有足够的定力。

马雯雯和张野忙着婚事儿,根本不知道她范美美已经渗透到他们马府里来了,待他们大婚过后,听到了风声,有了思想上的准备,她再跟他们见面为时不晚。

马雯雯若是反对她,她会义正言辞地甩下脸来: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家里的事儿,轮不到你做主!我这个后妈虽然年轻,却是要泼进来的水,是你爸千方百计才找到的而且是要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女主人,将来是要埋进马家祖坟的!

至于张野,就算她以前喜欢过他,但,她跟他之间是清白的。你能娶上富家女那是你的运气,我能嫁给大富豪也是我的本事!井水不犯河水!你若认同,我们皆大欢喜,以后好见面,你若不认同,挑着马雯雯来横加干涉,那就说明你对老娘我心里有鬼,大家以后有的瞧!一头是老婆,一头是女婿,马有成不会分不出轻重。

美美想张涵应该是听到一点风声了,那天在希尔顿大酒店等电梯不曾想跟蓉姐撞上了,就那么忖,当时她殷勤地跟蓉姐套近乎示好,谁知那女人皮笑肉不笑地跟她打太极,不肯跟合她的拍子。

美美有担心蓉姐去跟张涵报信,不免在马有成跟前嘀咕起来:蓉姐看见我跟你在一起,一定会说给张涵听去。

马有成说:她说好了,你怕什么?怕张涵?不错,她曾经是你的老板娘,她老公是你的老板,但现在你是我的女人,我只要在他们跟前把话说明了,他们立就得对你肃然起敬毕恭毕敬!

美美做出委屈的样子说:我只是自己缺少自信,总觉得蓉姐和张涵她们一直瞧不起我这个小秘书的。

马有成说:那是她们还不知道你马上就是马府的女主人了。

美美说:她们眼里会不会觉得我跟那些傍大款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她们是不惯我这样的人跟她们平起平坐的哟?她们会不会编排我?

马有成却不屑地说:我一单身的男人,你一未嫁的姑娘,正大光明的交往,她们有什么可说的?这可是我上赶着追的你,这就是你跟、跟那些想傍大款的女人之间不同的地方。

美美一转念又说道:张涵跟雯雯的关系挺好的是吧?我这里还没跟雯雯正式见面,她不会在雯雯跟前先说点什么?

马有成呵呵一笑,说:你担心张涵会在雯雯跟前对你说三道四?她是个精明的女人,我看她不会!也不敢!既便她真的跟雯雯说什么,你也不用怕,有我在呢!

马有成拍胸脯的担保,当然是范美美的定心丸。她不想生事儿,至少在她嫁给马有成之前,她愿意一切风平浪静。女儿嫁出去,后妈嫁进来,大家相安无事就好,她是马有成后半辈子的福音,命中注定会出现的女人,谁也干涉不了。

范美美跟娟子说了半天的话,宝宝这才醒了,两人又一起逗孩子。美美学着宝宝奶声奶气地说话,娟子听了直嚷着肉麻,闹得正欢时王凯回来了。

王凯见了美美从来都是要先取笑打趣一番,今天他一进门,见了美美就是一楞,一双眼睛定定地对美美打量着,一时没说什么。

美美见王凯对自己一本正经起来倒不习惯,看他打量自己的眼里似信非信的眼神,就知道娟子把她跟马有成的事兜给他知道了,立刻把一双眼睛盯在娟子的脸上狠狠地瞪着。

娟子心理承受能力极差,受不起美美锥子一样的目光,立刻招供,还又赔礼道歉起来:压着点火,我的大小姐,姑奶奶!我一时没把持住就跟凯子说了你的事儿,那不是那晚你喝多了跟张野他姐叫上板了吗?我怕出事,就跟王凯说了,是替你担心!啊?别气好吧?

王凯在一旁开了口,说:瞒我干什么呀,我又不会拦着你——你打定主意的事儿,别人想拦也拦不住!别怕我知道,我不会说出去,不会坏你的好事儿。

对王凯,美美历来不嘴软,说:我的事儿,我自有担当!

王凯淡笑着说:那是,你的事儿,你自己担,你的命,你自己挣。

娟子挤着跟对王凯说:美美的事儿没有好命还遇不上呢!这年头,但凡是个女的,谁不想嫁有钱人?

王凯点点头,看了美美一眼,说:你以后是阔太了,荣华富贵享不尽了。

美美说:你要是不嫌弃,我还是你们的朋友。

娟子抢着说:那当然!那当然!

王凯似笑非笑着,说: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哪能嫌弃你?只怕以后长间长了,你没时间想到我们了,渐渐的就把我们丢脑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