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七十六 章 捂 不 住 的 事 儿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463 2015-12-23 13:19:08

  范美美心里一直惦记着米莎莎给高远做画模的事儿,不知画的怎么样了,她们微信来来去去,米莎莎一直没有提及此事,她若过分热心打听又显得她太有点像个事儿妈了。

但是,美美憋着想知道的事情,不明情况时,搁在那里自然直犯痒痒,总想去挠一挠。

美美一直认为米莎莎这个人不通人情世故,从不在意别人对她的关心和惦记,老摆出一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死样子。

美美最恨莎莎从来不知道有时也应该主动联系联系别人,什么事都会藏在心里,有事可以大家分享嘛,要不然你要朋友圈干嘛用?你这是心里眼里都不拿人当回事儿!

什么臭德行!老天不长眼,就这种人也有人(张野)上赶着追过,现在又有人(高远)巴巴地要画她!

整天没有多少笑脸,僵尸一样绷着脸,眼睛黑森森的,吸血鬼投胎的吧?有人追你有人画你,你就可以美到天上去了?

还不是沾着老娘的光!要不是老娘把张涵巴结得高兴了,她会请你我去参加她的生日派?你能撞见张野?你就等着撞鬼吧!

老娘大公无私向高远举荐了你,尼玛,你还不当回事儿呢!老娘我完全可以毛遂自荐的好吧,高远他再怎么着也不好驳了我的面子,还有你什么事儿?你会有机会接触到他那样一个精品级男人还给他做画模?

亏老娘还托高远帮你安排了工作,你一直就没有一颗感恩的心!你这是什么人哟?我呸!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你!

美美在心里把米莎莎骂够了损够了,倒还真出了点气。但是,她到底耐不住,还是拿起手机先联系了米莎莎。

范美美手指灵动地打出几个字发给米莎莎:美女,明天又要双休了,有没有什么安排呀?

稍待片刻,米莎莎回了过来:周六睡懒觉,然后洗被晒床,周日去看我妈,她要包饺子给我吃呢,好久没吃过饺子了,韭菜馅儿的。后面还加了个笑脸。

范美美心下疑惑起来,她米莎莎就是不提画画的事儿,嗨,这不是成心的嘛?哎哟,你是不是怕老娘我掺和进来?你越怕老娘掺和,老娘我就越要掺和!你越要捂,老娘越要揭!

美美这会儿把米莎莎恨得牙痒,不识抬举,老娘举荐的你,你想瞒我就是你的不对了!话说又回来这米莎莎是不是压根就没把这当回事才没提起?

还是高远根本当时是一时冲动,后来又没兴趣了就把她忘一边儿了?她自己没面子不好意思提这事儿了?要不然就是她有心要隐瞒?有什么好瞒的?你是不是有心去做人家的小仨?那才正中我下怀呢!

想了又想,美美改发语音,问:有没有时间一起逛街?

莎莎回道:我知道,你傍上有钱人了,现在就憋着劲儿地想着怎么花人家的钱了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陪你去逛逛好了。

美美跟莎莎约好的是周六下午逛街,结果耽到周六她自己因为有别的事儿绊住了没法去了,她巴巴地打电话去跟莎莎解约,莎莎本来不是省油的灯,乘机损了她两句,她反而没的话回,嘴巴上短一截。

说到底,范美美还是要探清高远究竟为画画的事儿有没有联系米莎莎。她想,你米莎莎不肯说事儿,老娘就当面锣敲给你听!再不说就逼供,老虎凳辣椒水侍候你,看你是不是打死都不说的主儿?不说就说明心里有鬼!有鬼老娘就捉要鬼,非叫你现出原形不可。

耽到下个周一晚上,她关了电脑躺进被窝后,心里一动,也管不到都十二点了,还是发了个微信去撩拔米莎莎,结果还没等得到回应自己便先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美美稍有清醒第一个念头就是查看手机,结果米莎莎并没有回应过来。美美心里不免又痒起来,瞄一眼时钟九点多,便又发私信过去,但那边依旧没有动静。

美美越发的不肯省事儿,电话播打过去,想不到的是米莎莎那边是处于关机状态,待到两个小时后她再打去,还是关机。

这是怎么个状况?手机没电了?没电不会冲电啊,现在的人会让自己手机两三个小时处于关机状态?除非是遇着什么事儿或都有什么特殊情况吧?

美美心下好奇,便在网上查了莎莎她们公司的电话号码,打到她们公司找人。她反正闲着没事儿,正好生出点事情来消磨时间。

电话打过去,米莎莎公司里的人说她今天没来上班了,说是请假了,请的是病假。

范美美心下生了疑或,米莎莎生病了?她不信,高远正着急赶画儿,她倒病了,他还用不上她了呢。生病就一定得关机呀?是有鬼呢?还是想骗鬼!

到了下午,美美再打电话过去,电话接通了,米莎莎只声音沙哑着“喂”了一声。

范美美脱口而出:哎哟,你终于开机了?昨天就联系不上你,你怎么回事儿呀?

莎莎有气无力地说:我病了嘛。

美美问:听听这嗓子哑得,怎么了?你?什么病呀?是不是在你妈那儿吃饺子撑坏了肚子?

莎莎淡淡地回道:感冒,高烧,难受着呢。

美美一连声地哎哟着替她难过,说:我的大小姐,你这身子就是太弱,体质不行,病来如山倒了——在哪个医院呀,我过来看看你?

莎莎说:不用了,别过来,回头传染上你。

美美“切”了一声不屑地说:我身体好着呢,不怕传染。

莎莎说:好吧,你来吧,我住市三院。

半个多小时候,美美驾着她的红色宝马开往三院,心里奇怪,她怎么会住到三院来,以她妈家那头来说她住一院比较顺路,以她们单位的话,她住宾湖医院最近,两头不搭她住到三院里来了,真是很奇怪哦。

美美走进病房,米莎莎还在打点滴,说烧退下去了,能吃点东西了,但脸色还很不好,没有血色,不像是鬼也像是僵尸。

但是,私下里美美也承认,眼前这僵尸也不算难看,倒有点楚楚可怜的。但凡是有僵尸呀吸血鬼呀的这类电影都很能吸引人,就是因为导演在电影里把此类都打造成了美女帅哥。以后要是有机会结识拍电视拍电影的导演们,她一定会向他们大力推荐米莎莎。

美美拉过一张凳子挨近了莎莎坐下,自然免不了嘘寒问暖一番,说着话,就听莎莎的手机响,她待要替莎莎拿手机,莎莎却警觉地抢先把手机拿到了手,匆匆地看一眼就挂了,烦烦地说了声又是骚扰电话,然后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去了。

有护士过来查看吊针,吊瓶里药水正好快见底了,大约是估算好时间的。

美美不动声色地微微笑着,跟莎莎又闲聊了一会,然后告辞走了。

从病房出来,美美走到护士服务台,悄悄地向护士打听到莎莎是周日晚一点钟住的院,不知是谁送她来的,这护士那晚不当班。

但是,美美走出医院住院部去停车场取车,当她驾车驶离开时,她看到了高远的奥迪停在入口处一个不起眼的车位上,哟,这么巧啊,高总的车停在这里,来看病呀来是来看病人?这个钟点多半是来看病人的吧!

范美美冷冷地笑着,把车开出了医院的停车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