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八十二 章 酒 后 失 言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160 2015-12-29 10:56:24

  范美美现在上班了,她朋友圈里的人除了娟子以外其他人都是上班簇里的人,一时没有人可以陪她,闲来无事便开着那辆红色宝马出来转悠,这天她开车路过一奶茶店便停车在路边打算进去买杯奶茶来喝。

奶茶店的两个萌妹子见一辆崭新的红色宝停在了店门前立时亮瞎了她们的眼睛,但见下了车来的车主是一穿着时髦的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由得又是一阵热羡,两人一起立直了身子迎接她的到来,并齐声跟她打招呼:欢迎光临!

美美握着纸杯从店里出来,背着身她也能感到奶茶妹们切切的目送,她比她们大不了几岁,她现在的人生境遇就是她们的梦想。大多数女孩子的追求都很简单,那就是穿得好看打扮得漂亮,有爱慕追求尾随在身后的男男女女,走到哪里都是一呼百应。

范美美现在走哪,哪都是羡慕的眼神,她喜欢这种感受。一直也有被人羡慕着,是那种对她年轻漂亮的羡慕,跟现在对她有钱的羡慕是有区别的。对钱的羡慕才是最热切的,她现在体会到。

奶茶店旁边有一童装店,她瞄了一眼,走过去了,回头一想,又折回来,对橱窗里的着冬衣的小男孩看了又看,然后推开店门走进去,对正在理货的胖妹子老板说:照橱窗里小模特身上的那身衣服拿一套给我包起来。

胖老板听有买主买东西不问价钱顿时有点发懵,欠起身一旦看清来人的衣着打扮和神态,立刻搁下手里正在规置的货物起身相迎,手脚麻利地翻出衣服,用一个印着卡通兔的袋子给装了进去,沉着气说了个价。

范美美随手从背在身上的包包里抽出一沓百元钞票数出一些来甩在了柜台上,提上袋子待欲离开,童装店老板人胖身子却灵便,抢先一步替她拉开了门,恭敬地相送着:您走好,欢迎下次光临。

美美端着架子走出店门,知道这胖老板会偷着乐上好几天。她现在花钱不心疼,她现在要好好地体会一下大方花钱的快感,越是小店面越是可以让她感觉充分。

远处走来的三个神气活现的骚年,注意到路边的宝马,六只眼齐刷刷地盯在上面,看着就知道是些只追求浮华的浮浪子弟.

美美昂着头从他们跟前走过去,径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三个坏孩子在她身后吹起口哨。她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然后她听见他们在骂她,车窗紧闭,听不清他们骂什么,隐约听见小蜜小三儿这样的字眼儿,她也不屑理会,呼地一踩油门把车开走了。

车在遇上红灯的一个当口儿,美美打电话给娟子:在家吗?我现在能过来吗?

娟子在那头应道:来吧来吧,宝宝刚睡下,我正闲着呢。

下午两点钟的光景,路面上的车不拥不堵,不肖一刻钟美美便驾到了。

娟子早在楼下等着接美美,接过她手里的衣服自是喜欢得合不上嘴,像挽着圣母皇太后似的挽着她上了他们家六楼去了。

他们家宝宝沉沉地睡着,两个女人说起话来没有孩子的妨碍倒也痛快淋漓。娟子倒了水给美美,坐定了后便脱口问道:哎,那张野的姐姐找你麻烦没有?

美美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返问:他姐找我什么麻烦?

娟子怔了怔,然后嗤地放心一笑,说:你这么一问,说明他姐并没有找你麻烦,那我就放心了。

美美更是要问个究竟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娟子懵了,说:你倒是真不记得了?还是那晚你真喝多了?

美美说:你倒说说是怎么回事儿呀,哟,要急死我。

娟子白了美美一眼,说:你不能是一点都不记得吧?

美美说:你说我该记得什么?

娟子说:就大前天晚上,你请我们几个高中的女同学吃饭,你喝了不少的酒,完了大伙都散了,你非要拉着我去做SPA,说带我去开开眼界,我还说王凯在家带孩子我不放心,可你一定要拉我去……

美美“哦”了一声,想起来了:你说那晚上的事儿啊!

娟子说:咱做SPA的时候,有人打电话给你,你当时兴奋得不行,说了一大堆,我也不知是谁打给你,后来你老跟那头说你和马、马老板的事儿,我就警觉起来,你不是不让往外说的嘛,可你自己老说……

这会儿轮着美美自己发懵了,说:那晚还真有点喝多了,她们大伙都灌我酒,你也没拦着点我!

娟子委屈地又白了白眼睛,说:我拦了呀,可你得听呀,侠女十三妹似的,抡着杯子灌,当着那么多人,我也不能夺你酒杯吧?!

美美问:后来呢,我在电话里都说什么了?

娟子说:我一直小声问你跟谁通话,你压根不理我,直在电话里奚落人家图一时口舌之快,那人大慨老是打听你跟马老板的事儿,你老是没心没肺地跟她道,我只好去夺你电话,但你不听呀,再说你那样,我也看不出你到底喝高到什么程度!

美美切切地追问:那最后你是怎么知道那电话是张野他姐打来的?

娟子说:我急了,掐你,你才说是张野他姐打来的,你还说你不怕人家,人家威肋不到你什么的,在手机里跟人叫板呢。

美美恍然大悟,说:怪道前两天手机里有张涵的通话记录,我想半天没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儿,那几天,我天天在外面应酬,都喝得兴起的,记不得那天是那天的事儿了,老也没放在心上。

娟子说:人家先打了一个来的,你没好言语,给挂了。后来她又打来,你叭叭的说个不停,我劝不住,当你自有主张呢。

美美侥幸地笑了,说:对,有她的两个通话记录,我想不起来是什么事儿,以为她是想巴结我,也没打回去问,幸亏没有打过去问她什么事儿,要不叫才傻呢!

娟子说:我也不成想你当时还真是醉得不轻呢,后来看你睡着了,我陪着你两钟头,直到人家打烊,我才叫了车把你送家去,你都不记得这事儿了你还!

美美蔫坐在那里半天不出声,好一会才觉事情不大妙,对娟子说:那晚我都跟张野他姐说了什么,你好好回忆加忆,一字不落地说给我听听!快!快!

娟子撇着嘴,说:怎么,现在知道事情很严重了?

美美斥道:别废话,快跟我说说我当时都是怎么浑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