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八十七 章 难 识 庐 山 真 面 目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335 2016-01-04 10:31:54

  早晨,张涵对于洗漱后坐在镜子前着妆,按部就班地用过柔肤水之后涂浮液,眼霜抹过又抹日霜,上粉底,然后用眉粉刷出眉形,上眼影,画眼线,打腮红,涂口红,最后定妆。她省略了几个小步骤,实在是时间有点吃紧。

这些日子,她没有睡过好觉,脸色总是不好,腮红又不能打太重,以她的年龄,在大白天浓妆艳抹的会让人看着不舒服。换了深一号的口红,气色上略有改善,她自己淡淡一笑,差强人意罢了。

快奔四的人,稍不留神,真的就会显出岁月的沧桑来,岁月这把杀猪刀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的哟!她轻叹一声,收拾了梳妆台面,然后起身去到衣柜跟前拉开衣柜的门,思量着穿什么衣服会比较好点。

衣服太多也是个麻烦,挑来选去,比来比去,最后选了件带狐毛领的修身的长款羽绒服,丰厚的头发烫成大花卷,堆在狐毛领上显得很高贵。

对着穿衣镜看了又看,张涵总算让自己过关了。高远洗漱过了,走进卧室来问:我要不要换件衣服穿?那件尼克服穿多久了我?

张涵看他一眼,拉开衣橱的另一扇门,挑出一件厚实的骆色全毛麦尔登大衣,一件藏青蓝的羊毛衫,又挑了条暗红色羊毛围巾搭配上,深灰色的长裤,一并放到床上。

高远毫无异义地把一堆衣服照单全收,穿着到身上。他天天出门的衣服总是张涵替他备好的,十几年如一日。他想换衣服的时候,她替他备下,他没想到换衣服的时候,她提醒他换衣服,她打理他衣食住行里的一切。

他们一起出门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又是没有显示来电号码的骚扰,她接通了,不说话,静静听上一会儿,然后再挂掉。

高远瞥她一眼好奇地问:怎么回事?

张涵盯着他的眼睛看着,说:最近老有这样的骚扰电话,接通了总是不出声。

高远的眉毛不经意地耸动了一下,说:无聊的恶作剧。

张涵淡淡地一笑,说:但愿只是恶作剧。

高远忙着拉开车库的卷帘门,回过头来问:你觉得不是恶作剧?

张涵等着他把车开出来,说:谁知道呢!快倒车,别耽搁我。

高远坐进他的奥迪车里把车倒出来,摇下车窗头伸出来问:你不去吃早点吗?

张涵说:有点事儿,赶时间。

高远把车开到一边让出道来,张涵把她的车倒出来后便要往路面上拐弯,高远这时鬼使神差的喊住了她,问:打给你骚扰电话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要不要找人查一查?

张涵覰眼瞧着他,问:怎么查?对方把号码隐匿了,根本就是故意来骚扰的,轻意查不出来的。

高远大约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说:你怎么早没对我说起?

张涵白了他一眼,说:我怕打扰了你作画——呃对了,你的画儿什么时候画完?蓉姐关心得很,说她想看看,我也想看看,当然要是方便的话。

高远的眼睛迷离了,淡淡地说:没什么不方便的。

张涵把车开上了通往住宅小区大门的小马路上,高远驾车跟在后面,在岔路口,张涵听见高远在后面按喇叭,便把车停下来摇下了车窗。

高远车超过来,隔着车窗对她说:你要是再接到骚扰电话告诉我,不要大意,回头我找张所长问一问,看这种事儿能不能查。

张涵盯着他看了两三秒,然后说:忙完了这阵再说吧。说罢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车窗摇上来时听见高远跟她喊着叮嘱:开车当心……

上班出行的高峰时间,源源不断的种种车辆从各路奔腾而来,马路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浩浩荡荡绵延而去,张涵的车汇在车流里不敢有半点懈怠,紧紧咬住前面车的车屁股,现在有怒路症的人多了去,稍慢一点就会被骂被喇叭催。

前面有了岔路,张涵把车右拐,一路驶去。

这一带陌生得很,张涵眼睛不住地两边看着,前面一排门面房,路边有早点摊,她找了地方停车,然后在一早点摊前买了个鸡蛋灌饼坐进车里吃着。

待到张涵刚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鸡蛋灌饼,有人在外面敲她的车窗,她摇下车窗示意来人上车,那人便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儿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上。

三十出头一男人,淡淡的眉毛下面一双大眼睛,却不知为什么目光有点躲躲闪闪的,不够磊落,大约不愿让人看清他的内心。

张涵并不对来人客套,单刀直入地问:我托你的事儿,查清了没有?

大眼睛欠着身点着头,说:高总上星期天是去了C镇,开一小货车,那天天气不好,能见度低,监控拍下的照片不清楚,看不大清脸。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的大信封,张涵接过来,抽出了里面的一张照片,一辆小货车在行驶过监控时被抓拍到的一个画面,驾车的是高远,因为是自己的老公,张涵当然一眼可以认出,尽管那是一张模糊不清的脸。

高远旁边的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本来影象就模糊,刚好是在她扭脸看向窗外时被拍,整个脸虚掉了,根本无法辨认。

人是拍下来了,但是,依然不识庐山真面目。张涵看了又看,只能大至看出是个年轻女人,长得应该挺清秀的,穿得也很时尚。

大眼睛在张涵耳边说:这是去的时候拍下的,回来的时候没有查到,早晨过后就是雨雪天了,能见度更低,监控上基本看不清,没法查到车是什么时候返城的。

张涵一直表情凝重地专注听着,没有插话。

大眼眼顿了一顿,接着又说:我调了上一周的天气预报查了一下,C镇是有降雪,但一直都是雨夹雪,没有大雪封路,反倒是我们这边的雪下得大了点,不过也还没有大到大雪封路的程度。

张涵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把照片塞回大信封里,拿过她的挎包,从里面抽出一个白色小信封,递给大眼睛,说:辛苦了,这个拿着。

大眼睛贼眉鼠眼起来,假意推辞着,说:这点小事不值当,涵姐您别呀!

张涵把信封塞进大眼睛的手里,说:你也是托了人,跟朋友喝个酒吧,回头也许我还有用得上你的地方呢。

大眼睛揣上钱下了车,张涵发了会愣,又把那张照片抽出来看了一遍,那个坐在副驾位置上被拍虚了脸的女人任你怎么看都无法辨出她是谁来,但是,你却能在模糊的面庞上看出她的年轻和美貌。

高远开这样的一辆小货车,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去做什么?他谎说大雪封路在外过了一夜。显然他是跟这个在照片上留下鬼影的女子在外过了一夜的?

但是,他为什么开公司的这一辆小卡车去跟人幽会?就为了掩人耳目?他那情人也甘愿坐那样的破车跟他外出?

张涵百思不得其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