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八十八 章 不 见 不 散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312 2016-01-05 10:51:54

  饭点快到了,秦玉梅跟黄玉琴只顾说话,忘了看时间,95后又在偷偷摸摸地QQ上跟人聊天,两个男职员相互递了个眼色悄悄地出了办公室。

95刚好后抬头瞄见他们走了,两下里瞥了一眼,便退出QQ,收拾了东西,轻手轻脚地也走了。八婆们的流长非短,她和他们一样实在懒得听。

两位玉姐不过是说着她们早晨聊过的话题,早晨张涵来的迟,又一直忙来忙去的,错过了时间。这会儿,她在办公室里坐定了,她们两人觉得有必要让她对有些事情有所耳闻,于是又把过时的新闻以她们的方式重新播报一遍。

好端端的秦玉梅清了清起嗓子来,然后又无缘无故地咳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地咳着。

黄玉琴关心地望过去,问:哟,你这是怎么了?

秦玉梅摇着手,说:嗓子里痒。

黄玉琴又问:咽喉炎犯了?

秦玉梅说:是啊,受了点凉,嗓子就不行了。

黄玉琴轻叹了一声,说:怎么就受了凉了?这么冷的天,该多穿点。

秦玉梅说:昨晚我妹夫在金满楼请吃饭,一大家子十几口人,一大桌子的菜,点的是川菜,正合我口味,你知道我喜欢吃辣的,嗓子这毛病不宜多吃辣,但我就是爱吃辣,没办法管不住嘴哟。

张涵听耳不闻,正忙着从电脑里调资料。她知道这秦玉梅平日里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提她的妹妹妹夫,因为她那妹夫在某政府机关里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员,有这样一亲戚,当然不能让她默默无闻埋地没了这点背景。

黄玉琴世故地追捧着说:哟,金满楼吃的?啧啧,看看,多气派!哎,你别说,你嗓子这毛病还真是要忌辛辣。

秦玉梅清了清嗓子,说:吃点辣本来也没什么,关键是不能在吃过辣以后受凉,热热呼呼地吃完饭出来,想不到在饭店门口碰上范美美了,哎哟,拉着我亲热的说个没完没了,晚上风大,我这嗓子呛着风,一整晚都不舒服,早起来咽炎就犯了。

黄玉琴又惊又奇地说:哎哟,碰上范美美了?那丫头现在还好吧?

张涵坐在电脑后,听着她们说起范美美,便立刻留意听着。

秦玉梅像是特为让张涵听得清楚似的,提高了声音说:好!怎会不好?从公司里出去,她倒像是混得不错了,穿着貂皮大衣,珠光宝气浓妆艳抹的,哎哟,跟之前完全是两个人!

黄玉琴不信,说:在我们这里上班的时候,她也是爱打扮的——你道她穿的戴的都是真的?现在高仿的东西都跟真的似的,轻意看不出来,她一个年轻女孩怎就能买得起?该不是她攀上有钱人了吧?

秦玉梅显然有点不快,说:皮草珠宝的真假,我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你没见她扬眉吐气的样子,显然发了。

黄玉琴又惊奇起来:哎,你没问问她现在在哪里做事儿?

秦玉梅冷冷笑着,说:我才懒得问——她当然是巴不得我问,不是正好可以显摆一下?偏我就是没问。

黄玉琴笑了,说:她喜欢显摆,就让她显摆好了!

秦玉梅撇了撇嘴,说:女孩子突然穿得跟贵妇似的,十有ba九呀,有什么缘故在里面,我才不想听她跟我编故事呢,我这人眼里不揉沙子,看得明白。

两位玉姐还在那里一句递一句地聊着范美美,但,后来她们说了些什么张涵都没听进耳朵里去了,她的心又在为她焦虑的事情结在范美美的身了。

张涵觉得自己还是要会一会范美美,既然已经知道她和马有成的关系了,还是主动出击一下比较好。张涵认为不能让范美美觉得自己现在碍着马有成,便会对她有所忌惮,应该做出势均力敌的气势振慑一下范美美。

范美美握着马有成这张牌,难免不会持宠生娇,就怕她会跟张野过不去,张涵想自己有责任去为了张野日后在马家的处境去跟她过过招,有些话要跟她说在明处,让她明白,张家姐弟可以跟她抗衡也敢跟她抗衡。

既然注定是对头,那么不如表明态度,把对方逼到明处,那样范美美反而轻意不敢使坏,不敢下手,张野那头以后再提防着点,谁怕谁呀这是?

张涵打定了主意,振作起来端直了腰,看一眼手表,想着该去餐厅了,正待要起身,那边秦玉梅突然失声道:哎呀,饭点时间早到了,快,快去餐厅,这都迟了,我问过了,今天有宫爆鸡丁。

黄玉琴也应和着:赶紧的,去餐厅——哎哟,张部长,你还没去餐厅呢,一起走?

张涵笑着,说: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

两玉姐此刻的心一下子都牵挂在宫爆鸡丁上了,丢下她们的张部长着急忙慌地走了。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正好!这个时间,范美美哪怕昨天晚上后半夜才休息也该是起过床了,张涵拿起手机打了范美美的电话。

范美美那头接通了电话,懒洋洋地说道:哟,你这又来联系我了?真想不到嗳!

张涵洒洒一笑,说:你现在可不同于以往了,身价身份都高了,我这不是来巴结你来了吗?

美美听了追捧的话反而小起来,说:我可不敢自视高贵,我还是从前的我,是你高看我了。

张涵心里冷冷一笑,嘴上却说道:这里哪里的话?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嘛,谁知道谁将来会怎样?

美美说:你有什么事儿?说吧?

张涵说:我早不是跟你有约过吗?我要说过请你喝茶,怎么?忘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呀现在?

美美在那头发着懵,说:我答应跟你见面了吗?

张涵说:你不答应我也不好再约你了呀,哎哟,是不是不想见?还是我高攀不上?

美美说:哪里的话,我,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张涵说:就说不想见我好了——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不过是见个面说说话,好久没见了,一起说说话,在GBD停车场遇上你,当时你那么赶时间,着急忙慌地就走了,你现在可是大忙人了你!

美美那头口气谨慎着,说:后来有天晚上你也打过我电话是吧?我手机上有跟你的通话记录呢,那晚我喝了点酒,事后不大记得跟你说了什么了。

张涵说:那晚我就是要对现承诺,跟你约个时间喝下午茶的,原来你不记得了呀?

美美说:哦,对,想起来了,你是约我喝下午茶来着。

张涵说:既然你不想见面,那就算了。

美美沉吟着,说:哪里的话!我还真不是不想见,大家都是熟人,见个面又没什么关系?怎么就不想见了?要不然这样,下午我有点别的事儿,我们晚上见吧,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张涵淡笑着:哟,原来还真不是不想见我!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电话。

美美说:就这么定了,再见。

张涵回道:到时候见,不见不散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