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八十九 章 流 言 污 人 心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551 2016-01-06 10:56:27

  米莎莎这两天格外的警觉,她发觉这几天身边的人对她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看她的眼神,见面的招呼和说笑,都带着某种含意。

公司里现在到处都在窃窃私语的议论什么,说着什么,她也不知怎么去打听。她觉着那些议论是跟她有关的,因为人们见了她便立刻就把话题换了,或者当她表现出有兴趣听他们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却煞有介事地说起别的事儿了。

莎莎满腹的狐疑,她觉得她没有什么可以被人议论被人关注的地方,只一件事是有可能,那就是她跟高远外出的事儿被人知道了,孤男寡女单独外出被人误会,以讹传讹生出了流言。

自然是不会传出好话来的,尽管她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但是,听着风就是雨的人多了去,看见影子就敢说见了真神,她一个年轻女孩独自一人和一男人——这男人还是有妇之夫——一起外出,那些人还不得往最敏感的事情上想去?

现在的人,一肚子的男盗女倡,没事儿就爱八卦,工作之余谈论这些事儿特别能缓解精神压力,编排起这些事情没人给加班费劳务费也会心甘情愿精力旺盛。

大众口味就这么低俗,电视上,报章上,网络上,有关男女关系的绯闻的收视率点击率,和跟这些事情的传播速度一样总是遥遥领先!

逼良为倡,诬良为倡,就快司空见惯了。没有根据的事儿先呈一时口舌之快,去证实去辟谣去打官司是你的事儿,与他(她)无关!他(她)说他(她)的,他(她)听他(她)的,他(她)传了(他)的,铺天盖地添油加醋胡乱揣测别有用心往最不堪处说了再说!

良知,良心,早忘在脑后,一颗阴暗肮脏罪恶的心只在等着看别人沦陷后幸灾乐祸呢!等到哪天有了报应想起菩萨来再烧上一柱香临时报佛脚吧!

菩萨太忙了,大约也不记得他(她)之所罪,他(她)上天堂,他(她)去极乐世界也应该理所当然吧?他(她)不过说说,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人大罪!菩萨你耳根素来清静,你又听不见什么的。

有多少名人名流,被死亡,被离婚,被劈腿,被开房,被上床,天天都有诸如此类上头版头条的新闻!没死你亮个相,没离你牵手现个身,没劈腿你晒个合影,没开房没上床你来举行个新闻发布会澄清事实好了。

名人名流都力证清白,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就不怕人言可畏吗?老实招了吧?人正不怕影子歪,你没事儿,就别怕人说!在没有澄清事实之前,他(她)该说说,该传传,怎么了?他(她)就这态度,不说这个他(她)活着没乐趣!知道吗?

莎莎何尝不知现在世风日下的情形,一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言不语,下午提着暖水瓶去热水房打开水的时候,她又听见了几乎指名道姓的议论。

一个在办公楼里做保洁的女人追到开水房跟总务处的一位大姐说话:马大姐,昨送你的干菜晒得干不干?

马大姐笑得咯咯地,说:干!还又干净,略微泡一泡洗一洗就干净了,我昨晚上拿肉炖了,香得很,我们家孩子吃了好多。

保洁女说:哪天我再送些我淹的萝卜干你尝尝?

马大姐说:那怎么好意思?

保洁女说:小意思,自家切了晒的,比超市里卖的干净——哎,马大姐,刚才你们办公室里都在说谁呢?

马大姐压低了声音说:公司里一女孩,看着挺正经,其实还真不是个东西,跟个有妇之夫鬼混,怀了孕,去医院做人流,被人撞上了!怪道请了两天的假呢,有人匿名电话打到公司办公室来揭发了这事儿大家才知道——长得也不难看,想不到就偏好这一口,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保洁女说:哦,你们办公室说的也是这事呀,刚才我在营销办那边,他们也在说,我对不上号,说的是谁呀?

马大姐说:就是最东边办公室里的那个女孩,你肯定见过,到公司来的时间不长,高高的个子,长发飘飘的那个,走起路来总昂着头,老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莎莎这当口已站在了热水房的门口,总务大姐急刹车似的刹住了话头,讪讪地对莎莎笑着,莎莎定睛看着她直看到她的眼睛里面去了,看得她浑身的不自在心虚着就要走人。

保洁女搞起卫生来总是心不在焉的,论起家长里短,说起是是非非那是极有眼力劲儿的一个人,立刻从马大姐的尴尬中解读出说曹操曹操到巧合,一双眼珠发黄的三角眼火辣辣地盯在莎莎的脸上白痴一样的直视着。

马大姐拎起她的热水瓶,牵了一下保洁女的衣角,两个人慌慌张张地走了。

米莎莎尽管义愤填膺,却也不能先失了态跳起来骂人,她脑子里回响着马大姐的那句话,有人打匿名电话到公司办公室的,这会是谁?是张涵吗?她怀疑她老公了?就因为星期天高远没有在她的生日派对上及时赶回去,她产生了疑心,跟他吵架了,他跟她解释不清楚?

老公一夜未归,做妻子的当然会有所怀疑,但是,高远又不是那种笨嘴拙舌的人,是张涵太小心眼太爱吃醋?

莎莎懊恼起来,那个雪天,如果不是她突然受寒发热烧得厉害,后来吃了药睡过去,高远也不会在等她退烧的时候又画得着了迷耽搁了时间,他是应该能赶上他们家里的生日派对的。

又偏偏雨雪天路不好走耽误了时间,又偏偏在回去的路上她又发起热来,烧得像个的木炭,为了送她去医院,为了守着她,高远也就一夜没有回家了,这都是事发偶然呀。

莎莎一直都没有在高远跟前问过张涵知不知道他用自己做画画模特的事儿,她觉得那是他的事儿,她不必过问。

但是,莎莎现在想来,当时还真应该问上一问。应该提醒高远让张涵事先知道此事。如果高远对张涵瞒着此事,一定是因为自己跟张野从前的关系,让他不好在张涵跟前提及此事。现在事情发生了逆转,瞒着的事情有可能浮出水面,再解释起来就不太好说话了。

莎莎现在懊悔不己,说起来还是怪她自己当时一时心软,听了范美美的蛊惑,答应了高远,高远当然纯粹只是为了画画,但是,空穴来风,什么都不好说了。

莎莎猜想张涵跟高远一定闹得不轻,老公一夜未归,张涵有理由怀颖他是在外面出轨了。但是,他就辩不过她?有理说不清?活生生的光明正大的事情就被只能随她曲解?

莎莎一时认定是张涵打电话到公司来破坏她的名声,转念一想又觉得以张涵的身份打匿名电话又不像是她的所作所为?她应该使出比较高级一点的招数,不会做得这么低级。

以张涵的智力,没弄清事情之前,不会先把自己丈夫的名声也搭进去,于她自己也是脸上无光的事儿呀!她这样做反而是在把高远往外推,他们那么多年的夫妻,不到万不得己不会往分手的路上走吧?她的家庭,她的婚姻,她会尽全力去保卫的,决不会行事武断。

莎莎痛定思痛地推翻了刚才对张涵的猜测,那么打匿名电话的是谁呢?这个险恶的人究竟是谁?他(她)的用心是什么?

在失魂落魄中,莎莎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她蓦然站在了走回办公室的走廊里,不寒而栗地直瞪着前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