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九十三 章 最 后 的 回 眸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440 2016-01-11 10:51:54

  看门人对眼前这个来找高总的女孩很是惊奇,这里地处偏僻,她黑衣白面,狐仙一样的一双眼睛幽幽地泛着蓝光,他觉得他应该好好地盘查盘查才对。

米莎莎惊惧地看着这个拦在她前面的男人,她想她又不是鬼,怎么偏就遇上这么个深目长眉凸额头高颧骨的长得像鬼片里地府判官的男人。

还好高远算准了时间,适时地出来迎接莎莎,她这才得以入内。看来是一个管理很严谨的正规公司,看门人尽职心责。

莎莎随高远来到小会议室,她注意到里面原来还有一人,一个着西装衬衫打领带穿着很正式的男人,正从沙发椅上站起身来对她微笑。

高远对莎莎介绍说:这是公司的副总。

莎莎只是浅浅地笑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高远又对他的助理说:这位是我请的模特,我让她来看看画儿。

助理说:高总您不说也能一眼看出来,这位美女跟画儿里的人如出一辙不差分毫呢。

高远回头对莎莎说:你过来看看,隔天就要跟飞机托运到温哥华了,我觉得怎么着也要请当事人来看看。

莎莎一双眼睛早已被架靠在墙边的那两幅画儿深深的吸引了,不自觉地上前两步对之默默凝视着。经过了作者进一步深入的刻画,做了后期技术上的一些处理,业已完成的画作篏在淡金色的画框里,俨然大家之作。

用同一种脸刻画出两种不同风格的意境都深深掳住了人心,沉重的暗色调里张显出的颓废沉郁的美让人受到一种心灵上的振憾,另外一种在明快的大片大片的白色调里透出的淡淡的忧伤也能抓住人心。

莎莎的眼情留连在两个情绪里的“她”的脸上,心里一阵阵的潮涌,刹时间汗毛根根竖立。她不确定她本人是有这样的美的!她相信这是一种升华过的美,像各种灯光下打出来的艺术照,像美颜相机P过图片,像明星红毯时的妆容,她只是原形。

高远见莎莎沉浸在画里,忘我地凝看着,微微地笑了,没再说什么。

他的助理轻在他身边叹了一声,说:我从来不知道画出来的画儿也能这么打动人,画里的人物像是被赋于了灵魂似的。

高远抱着双臂,对着靠墙架放的两幅画欣赏了两眼,说:我想我是抓住了人物的神韵。

他的助理说:这正是我想表达的意思,太完美了这画儿。

高远深深地点一点,喉头哽动着,有着无限感慨,只是不便抒发,唯有努力克制着。

他的助理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对高远说:高总,公司里这些天的情况我都跟您汇报完了,您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吩咐我想——晚上我约了人,我该走了。

高远说:走,一起走,哦,时间不早了,我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莎莎没有听到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只管对着现两幅画儿出神。

助理悄声问高远说:要我帮您订一个餐厅吗,高总?也许您该好好请请您的这位模特?

高远笑一笑,向莎莎努一努嘴,然后走近她一步,说:画得怎么样?看到现在发表一下你的看法?

莎莎有惊醒,回着头喃喃地说:我没想到完成后的画作是这样的,真是太美了——呃,我是说画儿里的人太美了。

高远说:人物原形也是个美女,要不然也画不出这样的神韵,你不必不好意思。

莎莎不禁赧然一笑,说:谢谢高总把我画得这样美。

高远说:谢谢你长得这样美,我才能画得这样美——晚上要是没有别的事儿,我请你去吃一顿?

莎莎闻听神情顿时黯然,说:谢谢高总,我另外有约了。

高远说:是真的有约了吗?

莎莎默默地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想我该走了。

高远回头对助理耸了耸肩,又对莎莎说:你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一段。

助理这时说:高总您的办公室灯还亮着,我去关灯,顺便把您的大衣和包拿过来。

小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们不约而同又望到那两幅画上。

高远突然想了起了什么,对莎莎说:这两幅画儿就快托运装箱走了,你不想最后留个纪念?你不想用手机把它们拍下来?合个影什么的?我可以帮你?

莎莎楞楞地看着那两幅画儿,想了想说:不必了,高总,我想它们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了。

高总微微地吃了一惊,说:哦?你,怎么了?

莎莎回头笑了一笑,说:没什么,高总,我很好,我要去赶一个约会。

高远的助理这时拿着他的大衣的公事包走回来,三人一起准备离开,助理走到墙边摸到墙上的开关准备关灯时,莎莎突然说:等一等,让我最后再看一眼。

她走回去一步又深深地回眸看了一眼画布上的她自己,那是两个不同的她,一个沉郁媚惑无限,一个仙美清秀至极,或妖或仙,横亘在人世,直觉得美得不合情理不合时宜。

莎莎坐在高远的车里一直默不出声,高远也没有说什么,车里的音响放着音乐,使得车里的沉寂不那么突兀和尴尬。

一路随行的英文歌,都是经典的老歌,听起来尤其让人心旷神怡,车一路开得很快,进入市区时,音响里响起一段由钢琴弹凑出的清亮而又低回的旋律,莎莎听着耳熟,仓促间一时想不起是歌名了,接着她在钢琴的张凑中又听出了跟进的风笛和萨克斯,唯美的音乐直入心里。

高远感觉出了莎莎的疑惑,说:马修?连恩。

莎莎没有听清,因为这时一个温润而又沧桑的男声刚好唱响了。

高远看她一眼,又说道:《布列瑟侬》,我想你是听过的。

莎莎这时也刚好听出歌词大意,想起了歌名,她以前曾在大学宿舍里经经常听的一些歌曲里的一首。

一首伤感的歌曲,一个男人离开心爱的姑娘时忧伤无奈的心境被歌者深情演译到极至,那是跟莎莎现在的情形刚好是相反的,但一样能深深地打动她令其沉其悲情之中——

我站在布列瑟侬的星空下,

而星星,也在天的另一边照着布列勒,

请你温柔地放手,因我必须远走,

虽然,火车将带走我的人,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看着身边白云浮掠,日落月升,

我将星辰抛在身后,让它们点亮你的天空……

莎莎有点泪眼模糊,她使劲忍着,努力逼回那就快夺眶而出的泪水,还好车里半明半暗着看不清她的脸。

车停下时,歌曲也将好唱完,余音袅袅的曲尾里火车隆隆驶去,然后就悄无声息了……

高远没有打开车灯,轻声问:你确定是要这里下车吗?

莎莎看也没看窗外,应声道:是的,我在这里下车。

高远沉吟了一下,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随时联系我,只要是我能帮到的都会鼎力相助。

莎莎轻声说:谢谢,高总。

高远说:那么,再见。

莎莎在暗中回望过来一眼,说道:我下车了。

她敏捷地下了车来,快步走到人行道上。她不想说再见,因为不会再见,也不必再见。

高远的车缓缓向前开去,然后汇进了前面主干道的车流里,米莎莎这时抬起手轻轻挥了挥,一直忍着的眼泪这时潸然而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