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一百零四 章 酒 精 起 作 用 了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302 2016-01-22 10:45:54

  范美美接了米莎莎的电话着急忙慌地来赶过来,不想米莎莎神情恍惚神智不清,说着说着竟疑心到她的头上来,她不禁有点懊恼,又有点委屈,另外还有点心虚。

接了你的电话,我不放心,巴巴地赶来看你,想不到还被你怀疑,真是冤枉死了!美美这样对莎莎说?

莎莎的眼神迷离着,轻叹了一声说:被冤枉的滋味真的是很难受。

美美说:你现在当局者迷,免不了会胡思乱想的,我不会当回事儿的。

莎莎再度陷入了迷茫中,对着美美发起痴来。

美美受不了她的黑森森的眼神,慌乱中端起自己的百莉甜酒抿了一口,瞄一眼莎莎那杯已经喝干了的酒杯,心思一动,把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杯龙舌兰推过去,说:我的这一杯也给你喝吧,我不能掺酒的。

莎莎这晚反常地馋上了酒,也不客气,端过酒杯深深地喝了一口,抿着她那性感的厚嘴唇牵出点笑意,然后说:如果我跟高远真的会有点什么事情,你一定很愿意让张涵知道是吧?

美美谨慎地迎着她的目光,反问:你这话怎么说?

莎莎用手撩了一下头发,突发地干笑了一声,说:就是说你会把风声透露给了张涵,或者说你愿意有人把风声透露给张涵——因为你恨她,巴不得看她的笑话!你喜欢张野,她阻止你跟张野领证结婚,你一直耿耿于怀,总想要报复她,你为了能报复她,别有用心地把我推荐给高远,然后又到处造我和高总的谣,你牺牲我来完成你的报复会不会是这样?

美美一直冷静地听着,待莎莎说完了才又说道:你怀疑我总得有凭有据吧——你打电话来哭成那样,我不放心,怕你出意外,赶过来看你,我这是何必?我心里有鬼我还赶过来?

莎莎哑口无言,不甘心地摇了摇头,头发披到了脸颊旁,她不耐烦地用手撩了一撩,说:我是没凭没据的,不过是这样说说,你说过你不在意的,我猜不到别人,往你身上疑心,我也知道这样很可笑,但是,我管不住自己这样想呵。

美美这会儿完全镇定自若了,说:你是怎么想的都说给我听听,你说吧,我真的不介意了,我看你是酒喝的猛了点,这一杯慢点喝,今晚我陪你喝个痛快好不好?

莎莎把酒杯端起来,又抿了一口,裂嘴一笑,说:那好啊,今晚算你请我喽,可不可以再来一杯?

美美深看她一眼,说:可以,今晚的开销都算我的,我陪你喝好。说罢伸手招来了服务生,说:再来一杯百莉甜酒,一杯龙舌兰。

莎莎很高兴,笑着说:你一直出手大方,你现在会更大方,找了那么有钱一男人,钱在你眼里根本就不是钱了是吧?看看你穿的戴的,十足的贵妇!我正倒霉着呢,你弄得这样来看我,你这样是来给我送医治我心灵创伤的云南白药来了呢,还是来跟我伤口上来撒盐来了?你成心跟我得瑟,刺激我,你这是!

美美伸一根手指过去狠狠地戳了一下莎莎的额头,恨恨地说:我这是跟马有成在外面有应酬,接到你电话立刻就赶过来了,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呢!

莎莎把手里的那杯酒喝干了,吃吃地一笑,说:马有成?是你那个有钱的老公?你跟我说说他,我也没问过,现在你跟我好好地说说,得瑟得瑟!

美美眼里闪过一丝警觉,笑了笑岔开话说道:还当你不会嫉妒人呢,原来也见不得别人在穿戴上比你强呢——哎,其实你今天穿的看起来也很大牌嘛!

莎莎正要说什么,服务生托着酒送过来,她忙把没喝完的那半杯酒一口干了,空杯子让服务生带走,已然忘了马有成是谁了。

美美瞄了她一眼,又说道:你一走进酒巴,那些男人的目光全都追随在你身后了,你不会假正经说你没有感觉到吧?

莎莎淡淡一笑,说:我才没那心思管他们有没有注意到我,我对他们视而不见的。

美美说:你这身上这里里外外的衣服都非常的适合你,不过看着不像是你的眼光,而且这衣服我看也不是你舍得消费的。

莎莎眼睛又直楞楞地,酒精起了作用似的,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忘乎所以地说:跟你说实话,这衣服是高总买的。

美美的眼睛顿时放出了光,说:哟,你们的关系都到了给你买衣服的程度了?

莎莎右手的食指竖到嘴唇上,嘘了一声说:我跟他没关系,但是这衣服确是他买给我的,他让我穿着这件大衣,兜上风帽,站在古城墙下摆一个pose,然后他就依着我的样子画了一幅画儿,你别说,还真是很别致的,整个画儿,画面感很强,神秘沉郁性感又很现代。

美美哦了一声说:古城墙?哪里的古城墙?

莎莎神秘地一笑,然后又嗔怪地白了白眼,说:你这人任什么事儿都爱抛根问底——哎,你看这大衣还有我身上穿的这裙子,统共在一起至少要我不吃不喝三四个月的薪水是吧?

美美看了看衣服上的商标,说:那是肯定的!想不到你给他做了回模特,他就变着法子送你衣服,还真是赚了啊!

莎莎说:你知道的,我买衣服都不会买贵的,只要穿得好看,便宜的衣服也无所谓呀。不过大牌的衣服穿上身真的是感觉不一样嗳。

美美说:这还用说?哎,高总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尺码你也刚好?

莎莎暖昧地一笑,说:是啊,画家的眼光还真准,选的尺码我就刚好穿。

美美说:这样的男人又绅士又贴心,你呀,将来就应该找这样的男人托付终身。

莎莎脸上的笑容然而不然的消失了,长叹了一声说:没有那好命,这还没怎么着呢,他老婆找到头上来又打又骂的,简直不让我活呢——哎,告诉你,晚上后来还跟张野撞上了,你说忖不忖?

美美吃了一惊,说:怎么会?张涵约了你,还让张野也去了?

莎莎馋嘴似地先端杯喝了口酒,才又说:不是,是我跟张涵吵到马路上,他开车正好经过撞上了,还有他那个女朋友——那女孩跟你一样珠光宝气的。

美美小心地瞄着她,说:张野有没有劝架?

莎莎耸耸肩,忙里偷闲里又喝了一口酒,说: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女朋友又在跟前,他也不好说什么吧!

美美端起自己的百莉甜酒轻轻地抿了一口,又问:你当时一定很难过?

莎莎说:自从分手之后我再没见过他,今晚撞上了,我以为我会很难过,但是,我却没有,我这才知道,其实我现在已经都放下了。

美美不信,说:在没有新的感情之前,人们是不会忘记之前的那份情感的!你是不是心里已经对某人动了心了,所以才会把张野放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