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一百零六 章 你 被 下 药 了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130 2016-01-25 12:24:16

  米莎莎显然是喝高了,伏在桌上不管不顾地呜呜哭起来,头发铺了一桌,窄窄的肩不住地抽动着,只可惜她对面的不是男人,并不知道对她怜香惜玉。

凌晨两点的时间了,酒巴里越来越少了,范美美也乏了,作好作歹地劝着莎莎止住了哭,问清了她的房间号,便拉她起来,帮她穿上大衣,半拖半扶着带她去乘电梯,直截把她送回了房间。

莎莎虽然不哭了却在乘电梯和回房间的路上一直喋喋不休地说起她和张野谈恋爱期间美美是如何别有用心插手捣乱的事情。

美美充耳不闻地随她胡说,只管把她往房间里拖。

到了房间莎莎又又翻出旧帐,说她那里刚跟张野分手,“尸骨未寒”,美美就急不可待地跑去跟张野打得火热了,还几乎要领证闪婚,实在是对不住她。

美美把莎莎往沙发里一丢,自己则倒退几步倒到床上,仰面八叉躺着只顾着倒气,好久才缓过来,莎莎还在那里絮絮叨叨,这一时的功夫她说了能有八百个“范美美,你对不起我,你造(知道)吗”。

莎莎不胜酒力,做起呕来,从沙发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冲到洗手间翻江倒海地呕得一踏胡涂。

美美只管躺着,也懒得起来看她,骂骂咧咧地啐道:活该,不能喝就别喝,学人家醉生梦死你得有点酒量好不好?吐去吧,吐出你的黄胆来才好,丫的,累死老娘我了。

莎莎吐完了,摇摇晃晃走回来,咕咚一下也躺到床上来,跟美美来了个脸对脸。

美美怕她再吐,忙闪到一边跟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莎莎对美美翻着白眼仁,说:水,我要喝水。

美美不理她,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莎莎便无理取闹似的大嚷起来:我要喝水,我要喝水,我要喝水!你为什么不给我水喝,为什么?你想、你想渴死我吗?

美美虽然气不过,也只得爬起来,找了个水杯来倒水,不想暖瓶是空的。

莎莎在床上翻身打着滚要水喝,十足的无赖在撒泼似的,衣服绉,头发乱,妆花了,眼线晕了,被人蹂躏过似的。

美美本来准备去洗手间接自来水给她喝,转眼发现茶几上有两瓶矿泉水,一整瓶未开过的,另外一喝剩下大半瓶的。

美美便从那半瓶的矿泉水里倒了半杯递给莎莎,莎莎喝得急,水从下巴上漏了下来,全无淑女样儿。

莎莎喝完了,还要,美美便把剩下的瓶底全倒给了她,看着她喝完又帮她把杯子收了回来,怕她丢到地上打碎了。

忙乎一阵下来,美美自己累得气喘吁吁口干舌燥的,走过去,拿过未打开的那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对着瓶口咕嘟咕嘟一气喝了大半瓶才放下。

美美不想跟莎莎挨在一处睡着,便躺到了沙发里歇着,心里一个劲儿地自己埋怨起自己来:老娘现在是有贴身保姆服侍的人了,想不到却奔到这里来服侍别人来,真是自找!

莎莎这时喝了水反而来劲了,撑起身子向美美喊道:你,过来,睡这来,跟我一处说说话,快过来!听见没有你!

美美怕她又没完没了,便又起了身来,从自己的包里找出带来的睡衣,说地声“我侍候你弄了一身的臭汗,我现在洗澡,没空听你胡说八道”,便进了了生间,打开热水器放水冲洗起来。

美美尽量磨蹭着,拖延着时间,她想莎莎没人说话,也许就睡了,但是,没想以她自己洗着洗着竟觉得一阵一阵的困意袭来,眼皮沉重地要往下合,心里明白自己还光着身子,强撑摸到毛巾胡乱擦了擦身上的水,穿上睡衣开了门,支撑着待要走出来,两条腿却不听使唤拖不动了,蒙眬中看到莎莎款款地走过来扶住了她……

……

范美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的白昼,侧脸望去,宽大的窗前窗幔拉开一条缝,她刚好可以从缝隙中看到外面蔚蓝的天空,一片白云苍狗一样蜷缩着浮在天上一动不动着,慢慢地她耳朵里又听到楼下城市的人声车声音响声等等混合在一起的喧嚣。

美美全然忘了她是在哪里,直觉身子沉重,明明是睡了很久很久的感觉,但却觉得累,她预换个睡调换个姿时才发觉自己根本翻不了身,腿和手都被绳子捆绑住了,整个身体是被固定在床上一动不得。

就在范美美惊惶不已时,米莎莎走进了她的视线范围里,还是昨晚的那袭衣裙,头光脸净神态镇静,跟昨晚的情形大相径庭了,双臂抱在胸前站在床前冷眼俯视着她,原是一直在等着她醒来。

美美突然之间想起了昨天夜里的一切,眼前米莎莎会对她图谋不轨是她完全始料不及的,现在她除了心惊肉跳还有一分亏心的心虚不安。

待到美美要大声喊叫时,莎莎俯下身,手撑在床上,近距离地看着她,和颜悦色地说:别喊,你不会有事儿,如果你不听话,一定要喊叫,那我只好把你的嘴堵上,我想那样会很难过的。说罢她拿起放在早准备在一旁的一块毛巾示意给美美看。

美美当然不想让自己的嘴巴给堵上,那份罪想想都会很难过,于是她定了定神说:我不喊,我不会喊,我跟你,我们好好说话,好吗?你先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

莎莎说:现在是下午两点三十五分。

美美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于是问:我怎么会睡这么久?

莎莎走过去拿了一个矿泉水瓶给她看,说:你喝的水里我下了药。

美美眨着眼睛,觉得不可思意,回想起昨晚自己明明是拧开未启开的整装的那一瓶水的瓶盖的,药怎么投进去了?

莎莎看出了她的心思,把瓶子的瓶底给她看,瓶里上有针眼,药是用针头注射进瓶子里的,完了再用腊封上,无色无味的水,她当时喝下去当然没会想到是被下了药的。这米莎莎有心害起人来还真是能做得天衣无缝呢!

美美显得很无辜,问:米莎莎,你这是为了什么?你?

莎莎立起身,双臂又抱在胸前,轻轻地摇晃着身子,盯着她的眼睛反问道:你不知道吗?

美美摇摇头,小心翼翼地说:不,我不知道。

莎莎说:好,现在我给你时间想一想,想起来了你喊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