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一百一十一 章 明 修 栈 道 暗 度 陈 仓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475 2016-01-30 14:40:11

  张野觉得高远的那幅画儿上的女孩儿有一点像米莎莎,心里起了点惆怅,不忍看下去,便拿出香烟抽出一支递给高远,两人借此避到吸烟室去了,留得女人们在那里一边欣赏一边叽叽喳喳地评论着。

张涵待要跟去吸烟室,不想蓉姐却喊住了她,说:你别也走了呀,他们两个男人抽烟,你跟了去干什么?过来,你看看,你老公画得还真是不错呢,这女孩儿仙美仙美的,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看着好心疼人哟——他这是照着谁的样子画的吗?还是凭空的就画出来了?

张涵因为心里有事,心不在焉地答道:谁知道他?大慨是随便这么一画的吧?

蓉姐好奇地看她一眼,说:哟,看你这老婆当的,老公的事你也不大上心呀。

张涵笑着说:我也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忙,他这里作画,我从没来看过倒是真的。

蓉姐还要说什么,挎在手腕上的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掏手机,看了一眼,对张涵说:老李的秘书打来的,我先接个电话啊。

张涵有点避嫌的意思,走到旁边去跟马雯雯说话,雯雯正对着那幅画儿,左看右看的,爱不释手的样子,张涵便对她说:这幅画儿跟帮你画的那一幅是不能比的,你那个多大气——哎你是不是也喜欢这种风格的画儿?

雯雯痴迷地点点头说:这种清纯的样子很好看耶。

张涵搂住她的肩说:哪天让远哥给你画一幅这种风格的?

雯雯欣然点头,但又有点担心,问:远哥他愿意画吗,再说我又没这女孩儿漂亮?

张涵说:你也很漂亮嘛!我来帮你说说,他一准愿意,他呀早就迷在画画上了,还能不答应?

雯雯正乐不可支,忽然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的振动,便拿出手机接电话,

张涵这会儿把眼睛盯到了画儿上去,但,一双耳朵却不由自主地注意倾听着。

雯雯对着手机那头的人恭恭敬敬地唤道:祥叔,您什么事儿?

……

雯雯突然大惊失色:什么?我爸被人带走了?这,这怎么回事儿?

……

雯雯神情紧张地回道:好,我马上回来。说罢挂了电话回过头来对张涵说:我爸被人带走了,不知出什么事儿了?我得赶紧回家。

蓉姐这时走回来,也变了脸色,恍恍惚惚地望着张涵,说:我,也得赶紧回家去了,家里有点急事儿。

马雯雯惊异不解地望了蓉姐一眼,蓉姐避着她的目光,只向张涵巴巴地望着。雯雯也不多问,急不可待地冲出去在甬道上大声唤着张野的名子。

蓉姐瞄了一眼雯雯的背影,走近张涵一步,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老李被双规了,我这就回去了……

张涵震惊无比,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

蓉姐失魂落魄地长叹了一声说:没想到……真还有这么一天呢,唉……还是太大意了。

雯雯领着张野和高远回来小会议室里,两个男人都莫明其妙地紧张着,看了看蓉姐,又看了看张涵,等着她们说点什么。

张涵倒还镇静,对张野说:你先送蓉姐和雯雯回家,我跟你姐夫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人打听打听。

待到小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时,张涵告诉高远说:李处长被双规了。

高远哦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很意外,说:李处长被双规,马有成也被带走了,只怕他们两人是有关联的。

张涵气急败坏地说:马有成怎么这个时候出事?张野跟马雯雯下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呀!

高远看她一眼,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张涵惊讶地看他一眼,说:你早料到了?

高远耸耸肩,说:有些人你是不得不应酬,但有些事你却绝对不可以参与——小心驶得万看船哟,急功近利贪欲太重都没什么好事儿!

张涵切切地问:你说他们会是因为什么事儿?

高远摇摇头表示不知,想了想又说:我猜是跟最近的股市有关,李处长跟马有CD对股市很赶兴趣,听说他们跟证券交易所的一个什么人一直来往密切——只知道胆大妄为,忘记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张涵两只手绞在一起,心烦意乱起来。

高远对她安慰地说道:马雯雯应该完全不知情,她不会有事儿的。

张涵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向靠墙的那幅画儿又瞄了一眼,想了想说:你这画儿也完了,还不着人装箱运走?

高远淡淡一笑,说:还有时间,不着急——你什么时候回去?还是……

张涵说:我这就走。

高远随口一问道:这也快到下班时间了,我看你就不用再回去你们公司了吧,不如直截回家吧?有事儿我们回家再说吧?

张涵无奈地点一点头,转身离开了。

张涵驾车行驶到二环一座高架桥上的时候遇上了堵车,长长的车流,她夹在当中,前面望不到头,后面望不到尾,前行不得,后退不得,只有耐心等待,有消息传来说是前面发生多辆车追尾的交通事故了。

让张涵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堵车居然堵了整整两个小时,中途张野有打电话过来,告诉她他们那头找到有关的人问过了,只回说当事人正在接受调查,并无其他更多的消息,只能在家坐等了。

张涵忧心如焚也奈何不得,好容易通过张野姻联豪门攀上了一个实力雄厚的大财团,想不到却节外生枝地东窗事发了,这还没沾到什么光,怕是还会触到霉头也有可能哟,这门亲想方设法攀上的,原是应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那句话呀!

所幸高远跟他们没有牵扯,张涵在五内郁结中唯有这一点可以让她感到欣慰。想到高远,她的心然而不然地涌起一丝柔情,这么些天来,她对他多是猜疑和怨恨,现在他却让她有了点心安和依恋。

车窗外的天一层一层暗下来,很快就夜幕四合了,冬天的夜晚总是急不可待地匆匆登场,耀武扬威地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尽显它的媚惑,寒气袭人地淫意着人们的意识。

就在堵车的魂不守舍的焦急时刻,张涵突然使神差地播打了一个人的电话,那头顷刻间一个女中音帖上了她的耳:喂,涵姐?

张涵随口问道:现在还好吗?

女中音详说:都还好,涵姐,谢谢——我现在在加班,年底的报表明天要汇齐,就快放元旦假了。

张涵又问:高总走了吗?

女中音回道:高总走了,都走了,就我一人在加班,小赵请假了,耽搁了一些报表,我加个班帮着赶出来,明天晨会上要用到的。

张涵嗯了一声,说:就你一人?好,你先去帮我去办件事情。

女中音极积地响应:您说什么事儿,涵姐?

张涵吩咐道:你去小会议室看看,看那里面的一幅画儿还在不在,就是一个女孩儿坐在窗前喝茶的一幅画儿,看过了回头打电话给我。

五分钟后女中音回了电话:涵姐,您说的那幅画儿还在那儿放着呢。

张涵顿时如坠云里雾里,疑惑地说:画儿还在?你看清了吗?

女中音回道:看清了,小会议室的门虽然锁着,但是,我可以从窗子看见里面,走廊的灯正好照着,看得清清楚楚,画儿还靠墙放着,一个穿白衣的女孩儿坐在窗前喝茶,旁边还有一盆百何花。

张涵喃喃地说:好的,我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