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一百一十五 章 尾声之 月 光 永 恒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1957 2016-02-02 17:32:20

  四月一日,愚人节,某看守所。

张涵白痴一样独坐于监房内痴痴地看着墙角一隅,脑子里没有任何的思维活动。

牢门外有喀喀的脚步声,然后每日一见的孙警官在门外唤道:张涵,有人来看你。跟着就是哗啦哗啦开锁的声音。

张涵慢慢地站走,机械地走到门边,跟在狱警身后向前走去。

一间不大的房间里,张涵被带了进来,一张桌子后面坐着的一个男人,她看了好一会才辨出他是高远。

但是,她连想哭的感觉都没有,只觉心里一片空白。

狱警示意她到桌前坐下,她便照做了,没有了往日妆容,她只是个五官端正的普通女人,没有老但也不算年轻,走在路上不过是路人甲或路人乙,看起来像是那种心绪安宁地过着温饱平凡的日子所求不多的人。

她静坐着,等着他开口说话,但是,他却觉默着,她便抬头看他,他正一脸痛心地看她。然而她看到他的两鬓冒出了许多白发,并且消瘦了许多,心里终于涌出一阵酸楚。

她沉静了一会儿问: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他说:你妈想看看你,我没让她来,怕她受不了。

她心里这时又有了疼痛的感觉:别,别让她来。

他又说:事情已然是这样,你安心等着开庭吧,那头我会给你找律师。

她默默地说:其实你不必再为我……

他做了个手式制止她说下去,她便不说了。

她看到他的手边有只笔,跟通常的写字笔没什么两样,她想他是要让她签字离婚的,心里也淡淡的,没什么报怨。

他拿起笔向她示意道:给你听段录音。

她立刻明白那是一只录音笔,不解地看着他,他看她一眼,说:这是米莎莎录给你的,她在最后一刻打的是你的电话,但是……

她呆若木鸡地看着他……

……

张家姆妈躺在病床上,护士正在给她打点滴,她的儿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好久不曾眨一下眼睛。

护士走了之后,张家姆妈看了一眼他,说:这都四月了,我还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你姐、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说……

他回过头来,帮他妈妈拉拉了被子,没有说话。

张家姆妈长叹了一声,又说:你回去吧,天不早了,你记得要让雯雯吃点夜宵,怀孕的人容易饿,也别让她吃太多,胎儿长太大了到时候不好生,要尽量自然分娩,对婴儿有好处。

他依然没有说话,搓了搓手,又挠了挠头发,他的头发有点蓬乱,有日子没洗了。

张家姆妈看了他一眼,自言自语似地说:她爸爸保外就医出来这么些日子了,你也许应该去看过他,不管怎么说他待你还是不错的。

他轻轻地点点头,说:我知道我该怎么做——妈,你睡吧。

张家姆妈茫茫地看着病房的天花板,声音低低的像梦呓般地说:小野,你说,你、你姐她得坐多少年的牢呀?我就不信她是故意去撞死那姑娘的,你说是不是……

他这时把眼睛又看向了窗外,天空上,一轮明月不知什么时候守候在那儿了,但是,它在等什么呢?

他起身走到窗下,让自己沐浴在月光之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风从远处吹来,吹在他的脸上,不知哪里来的花香一阵一阵沁人心脾……

……

王凯带着孝,对前来吊唁的亲朋不停地跪拜行礼,络绎不绝的人,送走一拨又来一拨,一整天几乎没时间吃东西。到了下五点多的光景,娟子瞅了个空拉他去厨房,给他热了一大碗饭让他赶紧趁热吃。

娟子看一眼睡在里厢房的宝宝,对他说:哎,这阵子好多事情都赶在一起了,好久没去看美美了,她会不会怨我老没去看她呢,你说?

王凯饿极了,嘴里塞得满满的饭菜,没法说话,就只有点头的份儿。

娟子长叹了一声,说:你说她现在这样吧也算是生不如死是不是?高位截瘫,一辈子都得躺在床上了,风光了没多少日子就遇上这事儿,这就是命!幸亏上个月凶手被抓着了,要不然还死不瞑目呢,你说是不是?

王凯突然吃噎着了,呃呃地打起嗝来,也还是顾不上跟她说话,她忙用手替他拍着背,帮他顺气儿……

……

清明节,城郊的公共墓地。

扫墓祭祀的人潮一眼望不到边儿,纷纷攘攘的人声车声祭祀买卖的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根本不是米庆庆心里想像的像电影里看过的场景,肃穆沉寂还有于之相应的悲伤心情,在这里是无法感受到的。

米庆庆终于穿行到了他姐姐的墓前,新墓还有蔟新的墓碑,上面刻着米莎莎三个字,还有生卒年月日,他看着痛心,但是,更吸引他的是墓前有人敬献的鲜花,一大捧紫色的勿忘我带着新鲜的露水妆点了她的长眠之地……

是夜,米庆庆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睡不着,终于爬起来拿起手机打了一个人的电话。

他厉声斥问道:你是不是去公墓祭拜我姐了?

对方沉默良久后低声回道:其实我……

庆庆又厉声说道:我告诉你,你没有必要假惺惺地这样做!你还好意思献花儿?还勿忘我?

那边轻声地回道:我没有去那里,不是我?

庆庆不信,说:不是你?不是你是谁?

那边喃喃地说:……也许……就是一个……她认识的人吧——你又何必追问?

庆庆仍然不信他,说:别不敢承认,我告诉你,这次算了,以后不许你去了,否则的话我会扔掉你那些假仁假义的花儿。

那边沉静地回过来:我没有去墓地,我知道她的墓一定会在那里,但是,我没有去,没有必要……

庆庆头脑一热,骂道:张野,你他妈的混蛋!

张野淡淡地应道:其实,我的心里就有一座她的墓……

2016、2、2下午四时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