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若羽斑斓

四、男主开挂

若羽斑斓 18276689401 1357 2016-11-10 13:54:42

  “呜呜……”好吧!她承认,这名哭得十分狼藉的人是她的基友。不看号码,听声音就知道。“你在狼嚎呢?”钟若羽调侃。

“呜呜……你的良心呢?”林水儿伤心欲绝,真心怕自己想不开。有家不敢回,男朋友不是人,损友没良心。想到男朋友……“呜呜……我完了,被你乌鸦嘴踩中了,我和他真的掰掰了。”这个他自然是那个渣男。林水儿抽抽噎噎。对她真的没什么好瞒的,因为信任,也是因为根本瞒不过。钟若羽就像风一样,无孔不入。被渣男甩了就是她的一个痛,偏偏她心痛。

钟若羽早料到,所以也不意外。“所以,你这是在心痛?”林水儿的性格她太清楚,虽然多情了点,真情却一点都不泛滥。半年了,她跟她说的最多的是她的男朋友。“我……”林水儿哑口,若羽早就告诉过自己,他不是自己的良人。她也谨慎过,谁知道情难控制。

“你取消回国的行程了,是吗?”钟若羽想到林水儿父母的那张嘴脸,想想都累,还是赶快把林水儿弄回来吧。林水儿睁大眼睛,神了。“你怎么知道?”这风吹的也太快了。

“你不懂,女神的法力是无边的。”钟若羽想起公司同事给她起的美称,开玩笑道。

“切。”她嘘咦,满满的鄙视。钟若羽倒是真女神,但绝不是他们眼里的“微笑亲切女神”她林水儿打包票,钟若羽绝对心冷,性冷,无情,薄凉。

马路边的钟若羽突然抬起头,浓墨的俏眉如剑势待发,寒芒集结。对面的高楼有人在观察她,若有若无的,打在她心里牙痒痒。

无意撞上一双轻易让人陷入的眼睛。浅蓝色的,水润有神。凤眼勾人,足以让所有人痴迷惊艳。钟若羽一双琉璃珠闪烁着太多光芒,而怎么看怎么少了痴迷。单寒平淡的凤眼荡不起一丝涟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他只是好奇,她身上有一股沉淀过后的味道,让人不去在意的低调,高调是又光芒万丈。这样的气场,他怎么不熟悉。那是存在感。虽然没有他控制得游刃有余,却是他见过最好的。

“若羽……若羽?”林水儿的声音,唤回她的理智,不适应的别过头。刚才那个发花痴的人不是她,不是她。钟若羽在心里欲盖弥彰。“水儿,我有事先挂了。”“哦!你先忙。”

高楼上的单寒缓缓一笑,这也是他见过逃脱最快的女孩。此时他又想看看,他的笑容,效果怎么样。平川说过,世间也许有人能逃过他的绝色,绝对逃不过他的笑容。

只见她瞳孔渐渐缩大,没有单寒想象中的痴迷,只有惊恐了。为什么?不是应该痴迷惊艳吗?单寒眉头蹙了蹙,纳闷。他看上去可怕吗?手下平望若是知道主子的心里活动,就要跳楼了。主子,您外表不可怕,秀色可餐,亮瞎了人的眼球。可怕的是您的灵魂。阎王都绕着您。

钟若羽脸色不好,那个人笑起来的那一刻,危险的气息就快把她淹没。为什么?一个人怎么可以享天独厚。耀眼的危险,让人窒息。怎么可能?有人可以把存在感控制的无声无息。他是人吗?心脏就差没跳出来跟她说:他是人。不知为什么?她记住了那栋高楼的名字:朝阳大悦城。落荒而逃。

单寒目送着她离去,多余的情愫好像也跟着她走了。“主子。”平望的石头脸写满恭敬。主子是他的天,就算哪一天地垮了,天还在。“办好了?”单寒没有收回目光,清凉的声音如清泉爽入心扉。“是。”平望犹豫了下,还是道:“平川还在外面,遇到了点麻烦。”他知道这点麻烦弟弟会处理好,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陪主子说话。

“我要那个女孩的资料,暗五知道。”暗五是今天负责在暗处保护单寒安全的暗卫。“是。”平望也不好奇,主子的话永远是对的,照做就是。说完,恭敬地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