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若羽斑斓

七、不过现在的暖男都是男二了

若羽斑斓 18276689401 1993 2016-11-15 15:31:15

  一席人心思各异,钟若羽冷漠看他们的表情包。乔晓微的反应倒是引起她的注意。一脸的复杂,悲悲喜喜,一下子难过,又是释然,最后回归平静。这样的表情,她不难猜到。暗暗给陈然捏了把同情泪,身边有个这么爱他的佳人,放在眼前,他却看不到。今后若想回头,难咯!撇去这姑娘是个心软的主。

饭店门口,出来后其他人都欲分道扬镳,有的准备结伴同行逛商场。

“嗤”嚣张的魅色妖姬一个漂亮急刹车,看就知道开车的人技术过硬。“谁啊?”被吓着的郝宁不满嘀咕,仔细一看,两眼放光。

哇塞!好车,值好几百万吧!谁没想到居然就碰上了,再来个帅哥,死也值啊!某女一改刚刚的纠结脑洞大开。

屏盖打开来,果然沐子洋那张怨天尤人的脸就印入她的眼界,着实诧异了一把。那天晚上天黑,虽然视线很好,血液就遮住了他的样貌,估摸着是个大美男,没想到竟然只比那妖孽略逊几筹。而且,刚经历生死攸关,不是应该要多低调有多低调吗?这人完全不按剧情走啊。大庭广众之下,开着全球限量版跑车,这是这些小城市消费得起的经济标准吗?

钟若羽嘴角抽了抽,这个骚年的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这里。

“咝……”天啦!天啦!真是美男,上天听到她的愿望了。怎么办,怎么办?美**惑的当前,哪还顾得上矜持,这可是比他们见过的电影明星还帅啊!

留下钟若羽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外边,郝宁想上去拉她一把,想到刚才的纠结止住了。好在若羽女神没在看她,就装着若无其事继续观赏美男。

呵呵。郝宁这丫头,还挺别扭的。看到沐子洋,没了笑意。沐子洋的出现意味着不平静了。

陈然心不在焉的,目光怎么也忍不住去捕捉她的倩影,她依然那么美,那么遥远,也许当初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喜欢上她的吧?现在她好像更冷了一点儿,刚才还不是这样的。看下那人,长得真是怨天尤人呐!那她是因为他吗?陈然承认这个人真有让人自卑的资本。公子如玉,陌上无双,说的是他了吧!

沐子洋暖暖一笑,拉开车门,向她走去。几天而已,她又漂亮了,当真是个美人。“你的同事很欢迎我。”望了望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他记性很好,资料上跟她有关的他都记住了。才不会承认记住这些没有目的。

她叫钟若羽,很美的名字,像她的人一样。

”他们是情人吗?俊男靓女好般配,真的好羡慕!“女路人甲指着俩人脸冒红心。是的,俩人的目不转睛盯着对方,在不知情人眼里,可不就是款款深情对望。

她如蝶翼的睫毛不时闪了闪,洁净的脸颊露出浅浅的笑,精致的琉璃眼清冷得像琼瑶画里出来的仙人,不食人间烟火。又突然优雅一笑,宛若优雅女神转世,美丽,大方,疏离。再之后,她的瞳孔高抬,耀眼的笑容,变得妖冶,冷漠,傲娇。

钟若羽围着他转了一圈,挑剔的眼神在挑菜打量他,满意的点点头。“嗯!不错,已经不狼狈。想不到还挺骚年的嘛!”

沐子洋有种被捧在云端的感觉,软绵绵的。这是她第一次夸他。反应过来顿时无趣,又不是没被夸过,再说了,她这是在夸他吗?怎么可能!几秒时间,到底多年的老姜,辣!

“呵呵,很荣幸能被羽儿夸了,相信以后你一定会看到更出色的我。不知道羽儿有没有空喝杯咖啡?”

她没有在意沐子洋的称呼,名字都是用来称呼的。回以一笑,笑意深深地不达眼底。“子洋不早就知道了,怎么会来问我,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老狐狸,家底都清了,有没有时间娘的会不知道。

二人旁若无人的叙旧,一旁的群众可是等不及了。这二人看上去情人不像情人,没有暧昧,生像多年的老朋友,看他们怎么就认为这俩人内幕多多呢?

“女神,这位帅哥是?”郝宁讨好的笑,早忘了狗屁纠结,眼睛直巴巴的黏糊在他身上。

钟若羽高郝宁半个头,站得又高,低头耸肩道。“女神又不是先知,问问你的男神愿不愿意跟我们认识呗!”无形中,给他下了套。像沐子洋这样的人,总会有那么一点点高傲的,明明高傲,偏偏选择暖男这条路走。真是不装逼会死。

郝宁听这话,立马转头对向她的男神。

“你好,沐子洋。”简单的一句话,羡煞旁人也。女神好亲切,男神都这么对眼。

“哇喔!他好暖男。”“不过现在电视剧里的暖男都是男二了”“什么嘛!你都说是电视了,这是电视吗?”七大姑八大姨立马展开了架势,一边男神派,一边女神派。

“你……你好,我是郝……郝宁。”郝宁里两眼的光芒更甚了,高兴得话语不全。

“嗯!”他对除了她以外的人都不感兴趣,这个女人是她的同事,象征性的应对几句吧!又草草聊了几句,拉走了他们的女神。

陈然杵在原地,全身发凉,愈发的苦涩。也是,他和那个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自己若是一颗小钻石,他就是太阳,各个行星拼命了围着他转悠。

乔晓微直直站在他的身后,又一次独自看他失落的情绪,没有上去。她已经习惯了,站在他的身后。以前的主动出击,节节败退到现在默默等待。从小学初中到大学毕业,到上班升职加薪。他开心,她开心,他难过,她难过,呵呵……都没有她了。陈然,你知道吗?我站了十几年,迟迟等不到椅子,好累。我真的想歇息了。

陈然回过神来,乔晓微已经自先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微微今天那么反常。看到她第一次居然自己先走了,心,好像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