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若羽斑斓

十、缘来如此,小师叔啊。

若羽斑斓 18276689401 2813 2016-11-19 02:30:49

  一周后,酒店里沐子洋懒洋洋躺在沙发上,距离自己给钟若羽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一点也不急。只因为凡事都会在他的掌控之中。

十秒、九秒、八秒……三秒、二秒。缓缓沐子洋勾起唇角,像多变的狐狸,一会儿温润如玉,一会儿妖冶如仙。

来了!

“叮咚……叮咚。”

“进来。”

服务员把她领到206总统套房,就自行离开了。门没锁轻轻一扭便开了,前面早就有悠哉悠哉的沐子洋了。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钟若羽无奈笑笑。

“当然,羽儿那么好的人才,我怎么舍得放弃你。”

“哦?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人才?”

“天知道。”沐子洋勾唇,手指着天,用眼神示意她坐下。他可不想仰着头跟她说话。

她前面放了杯白开水,热乎乎的,还挺暖手。“你不会连我习惯喝什么都调查吧?”眼前这杯白开水,真的符合她的习惯。

虽然知道她不会在意这一点小事,他总是不自觉的解释。“上次看你只喝了一口咖啡,根据你的性格,我估计你喜欢清淡的。”

“哦?”钟若羽突然倾身而下,距离沐子洋仅剩二公分,温热的气息如一股热浪淹没他。好在那人定力惊人,没几下逃了。

“子洋这暖男当的,真是让人爱惨了你,谁嫁给你定当幸福的没边了。”亮晶晶的琉璃珠宛若自己就是那个人,笑容灿烂得没边了,好死不死勾人魂魄。

沐子洋瞬间滑过抹痴迷,她数了,真的只有一抹。当真上是狐狸,下是狼。

“羽儿还有这么魅惑的一面,让人看呆了,幸亏是我看到的,换做他人岂不是要祸害遗千年。”一副十分庆幸的样子,不知道的真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其实钟若羽心里头,已经出神得没边了。

若是朝阳大悦城里的那个人也会有这种表情,一定比沐子洋更好看。不禁打了个寒碜,还是算了,有命看,也得有命活啊!那天仅仅看了他一眼,就小气的要杀她。

“我答应你。”被妖孽打碎了嬉闹的心情,一下子进入到主题,顿了下,复又道,“但我不会加入你的势力,我只属于我。”

沐子洋微眯双眸,对她的话明明很可笑,他却认为本该如此。“你觉得可能吗?”

华夏八大古老家族,王、越、唐、沐、夏、布、宫、北。沐子洋便是现沐家当家的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下的私生子。八岁被带人家族,十岁生母亡,没过多久他也随之消失。更具体的,她已经不知道了。她以为以后都不会和他打交道,没想到今日就用上了。

“听闻华夏京都八大家族沐家家主,十几年前,收留了一个小男孩。子洋,你猜那个小男孩叫什么?现在又是在哪呢?”

沐子洋紧握杯子的手指尖苍白。心底浮起的恨意在叫嚣。

“看来小瞧了羽儿,沐家多年的辛密都知道。”

她一笑置之,自顾自的说。“你说那个小男孩是不是和你很像。他的名字叫沐阳,你叫沐子洋。十岁那年,他消失了,至今十几年也该会子洋一样大了吧?”“还有个更让我惊讶的消息,听说最近几年里,子洋就一直在网罗人才,但是似乎不怎么成功啊?都是一群庸人。想来,十几年的时间,子洋应该急了吧!呀!我又说对了,是吗?”钟若羽捂着嘴巴,事实上该说的全都已经说了,再捂还有用吗?

依沐子洋常年处于黑暗的地下,面上是没有任何异样的。往往一个人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死的永远是你!所以这时的沐子洋仍旧笑面春风,彼此都清楚,那点水不平静了。

她一直淡笑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嚷嚷皆为利往,谁也不能怨谁。“咱们各为其主,咱们的主都是自己。我知道这对你有点接受……”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你懂得越多,我就越想杀你。如此既不用兑现当日的承诺,还以绝后患了。。”沐子洋打断钟若羽的话。钟若羽的笑更加深,缓缓递给他个东西。是枪。

“原来我的枪,你偷去了。”他认出了那把枪,就知道会在她那。

”用这把枪交换,怎么样?“这把枪的重要性没有人比她更知道,这是她的枪。

“你怎么知道的。”心中一沉,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清楚这把枪对他的重要性。她又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这语气说的怎么像这把枪本来就是她的,这强盗逻辑……

“问这个的之前,我很好奇,这把枪的来头。”这把枪曾经就在她手上,后来惨遭追杀,她把枪留给了师父。

“缘来如此,小师叔啊!”沐子洋认认真真打量她许久,吐出惊人的话。钟若羽脑袋急转弯眉头跳了跳,师姐的徒弟?

“早就听说师叔祖有个天才徒弟,却不是我师父。小师叔也真是神秘得很,七年来愣是没露出一个头,师父想见她都没门,原来就是你。”

绕是淡定的她错愕,脸部抽搐,这是什么情况。师侄,算计师叔,师叔反过来算计师侄。这真的不怪她,七年前师父收她为徒,便知道她还有个师姐,,那个师姐也是了不得的人物,天赋一般,却凭借双手硬是杀出一条血路。视徒弟如命的师父,愣是连名字都不告诉大徒弟。害怕大徒弟给小徒弟招来祸害,到时他上哪去哭出一个天才来。而本着低调的钟若羽,自然不想掺和上流社会你挣我抢的残酷游戏。她预测过了,一旦见了面,师姐的敌人定当防不胜把她挖出来。

后来,她也没问太多。只是粗略问了下,大概知道为什么当年她会不知道师姐连芸还有个徒弟。有了这层关系事情也没见着多好办,透心凉的拿出一个人情交换,沐子洋啊,沐子洋,亏你还叫我小师叔,昧着良心的吧?

钟若羽闲着也是没事干,就漫步在街上。穿过十字路口,她的目光就定住了。是他!朝阳大悦城里的绝世美男。一瞬间的惊艳让她不想移开眼。那个人立马注意到她的注视,偏过头与她对望。都已经认出她了,也没有一丝表情。不,有表情,淡淡的,怎么感觉这人好像她。

分明他是男的,自己是女的。哦!一抹思绪闪过来,钟若羽恍然大悟,轻轻笑起来,注意看,还是炮轰不掉清冷的味道。可不是像她嘛!淡淡,漠然,冰冷,只是细细回味起来,他更多了点飘逸若仙。而她已然没有。一路上她收到的目光不在少数,现在这些人已然发现不了比她更耀眼的存在,分明是控制了存在感。

钟若羽暗自生出敬佩,一向自问天才,学了十几年,连他小角都赶不上。

绿灯划过,他一如来时悄然,淡然的不像世间人。

单寒真的像面上淡然吗?事实上,你奥特了。谁也不知道飘逸若仙的单老大其实是内心作祟。那个女孩仓皇逃窜之后,他让人调查她。平望是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给挖出来了。终于,一周后,他不自主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只想让她记住他。她就像他一样淡漠,一个人难以在她心里成长。那次一面之缘虽然让她记住了,可时间久了难免会忘了。

钟若羽当然没想过这一切是巧合,若是一开始没被单寒似天人之姿所惊艳,难说不会有一秒此想法。

“平川回了?”

“回主子,在回来路上。那几个老家伙也就能给平川制制麻烦。”

“嗯!”……一室沉默。

平望平日冰冷石头脸不爱说话,单寒却更寡言。有时候单寒整日整夜不说话,处理公事忘记吃饭。平川不在的时候就是平望跟单寒说话。心疼主子这样的沉默,萧条的孤影,他们不知道看了多少年。

“帝都那边的职位已经部署好了,主子打算什么时候再去入职。”

“一周后。”

“是!我会去安排那边的事宜。还有件事,传闻凡门的头目沐子洋不知去向,失踪前身受重伤。我们根据他失踪前确定踪迹,就在您所在的城市,需要防范吗?”凡门门主由副门主连芸一手带大,暗地里也是沐子洋的师父。这个沐子洋倒是个奇迹,十岁经历生离死别,为了复仇和强大,手段可谓是穷出不奇啊!若是没有见过主子的奇迹,他必当要惊奇。

“不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