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在岁月倒影里等你

我在岁月倒影里等你

我是灰熊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10-13上架
  • 248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他们,我们(一)

我在岁月倒影里等你 我是灰熊 2993 2016-10-13 21:46:57

  多年后,她如愿成为一名心理辅导师,并进入市里一所较为有成就的私立高中担任心理辅导师。但是,她再也没有遇到那个因为不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成功的“一般女孩”,更没有遇到那个在高考前夕特地赶回学校纵身一跃的男生。

来这间学校已经半年了,学校十分重视心理教育,特地给在校的几位心理辅导师每人一间办公室,但是他们的工作相当清闲,因为学生的不信任吧,即使他们天天去巡班,向班主任打听消息,但他们的工作依旧相当被动。

盛夏的一天,她选择步行到学校去,虽然是清晨七八点,但阳光已经相当热烈了。她戴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低着头一边走路一边回复短信。

“我待会儿要去见林楠,要一起去吗?”

她看着屏幕不知怎么回答,但想起昨天在重枫家里的事,便回复道:“婚礼上再见也不迟。”

走到学校时已经大汗淋漓了,她摘下帽子在脸边扇凉,瞥见一个女孩穿着学校发的格子裙在马路对面看着她,她装没看见,径自走进校门。看见她进入校门了,她便立马跟上去,腰间的长发随风飘动,在她眼角闪过。

她没回头揭穿女孩的跟踪,只是如往常一样穿过静静的走廊,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也如往常一样将门关上。她知道这个关门并不会将女孩的长发隔绝在门外,相反,女孩一定会不敲门地走进来。

果然,她刚换好制服,女孩便开门走了进来,她一脸迷茫的看着女孩,然后微微一笑,问:“早餐吃了吗?”女孩红着脸,将脸边的长发勾到耳后,小声地说:“吃了。”

“那来坐坐呗。”她将工作证夹在制服上,对女孩说。

女孩走过去,低着头,不敢看她,只敢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一下她胸前的工作证,慕容瑛,这个名字,她在心里默念了半年,终于在今天才鼓起勇气来见她。女孩抬起手,下意识地去抓胸口,然后深吸气,又深呼气。重复了很多次,终于慕容瑛邹起眉头问她:“心脏不太好吗?”

“没有。”女孩觉得好笑,难道她的样子就那么像心脏病患者吗?况且,心脏病患者是这样的吗?

女孩并没有马上说出前来的目的,而是在平复情绪后环视了一下办公室,看见她桌上的一沓整齐放好的报纸,笑笑说:“老师喜欢纸质报纸吗?这年头很少有了呢。”慕容瑛转过头看了一眼报纸,微微一笑道:“纸质报纸比较有感觉。”

慕容瑛坐在工作桌旁面前这位眉清目秀的女孩,那长发很好看,在腰间,没经过任何处理,乖巧笔直的垂在腰间,又黑又亮,虽然没能看见她的下半身,但她能感觉到这是个有着漂亮小腿的女孩。

“老师,你觉得我是个女的,对吗?”女孩突然在短暂的沉默后这样问她。

“是啊。”她点头。

“可是,我不觉得我是个女孩,我想,我想,做个男的。”女孩的脸又红了,声音也逐渐弱了下去。

“做个男的?男孩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如此羡慕呢?”慕容瑛心中感觉疑惑,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孩子。

女孩吞了吞口水,将长发甩到耳后,垂着眼眸说:“他们可以喜欢女孩。”慕容瑛缓过了神来,看来这个女孩喜欢女孩。

“那,你应该有喜欢的女孩子吧?”慕容瑛温和的问。

“有,初中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女孩子,那时候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喜欢女孩,他们都说,男孩才会喜欢女孩,而我,是个女的。”女孩越说越绝望,她的声音在颤抖,语速不断加快,手不停地抓胸口,眼睛难过地看着慕容瑛。

“那你也一定听说过,女孩会喜欢男孩,那你有喜欢过男孩吗?想对那个女孩那样。”

“没有。”

“只是因为他们说男孩喜欢女孩,所以你才想做男孩吗?”

“是。”

“你很喜欢自己的长发对吗?”慕容瑛微笑着看她。

也许是因为慕容瑛从头到尾都那么平静的缘故,女孩稍稍平静了下来,她点头,并告诉慕容瑛她也喜欢穿裙子和高跟鞋,也爱用各种化妆品,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和其他女孩没什么两样。

。。。。。。

作为一名心理辅导师,她有义务为这个女孩保守秘密,并且祝福她,尽管这女孩的言语中那不小心透露出来的爱慕之情,她也要保守,装作毫不知情。女孩在她的办公室聊了一上午,末了要离开前,女孩下定决心,并告诉她自己会爱护自己的长发和裙子。女孩张开双臂,慕容瑛接受了她的拥抱,这是个女孩的拥抱,一种特殊的爱的表达和告别,她理应珍惜。

女孩走后她走到窗边,盛夏的骄阳在正午时分更加毒辣,她摸了摸肚子,好像一点都不饿,算了,窝在办公室里头睡觉罢了。

正如那个谁说的,你是个心理医生,但你连自己的心病都难以治好。

刚将手机放下,那个谁就真的来了短信,说,我已经回来了,下班后去接你。

她倒在沙发上,没有去回复他,闭上双眼,安静的等待天黑。

没有得到她的回复,他便知晓今晚她定会赴约,事实上,她没理由爽约,因为是她在半个月前在手机里头将自己失恋的情绪呼啦呼啦的往大洋的另一边倒的,那时候他正忙得一天只能睡三个钟头,只好说:“你先别哭了啊,都第七个了,再伤心也没用,等我回去再说吧,好吗?”她则“呜呜”不停,看样子是醉酒了,说:“哎呀,我不伤心,不伤心。。。。。。”

好吧,不伤心。

他将手机放在一边,开始下午的工作。

夜色阑珊,他驱车前往她所在的学校,远远便看见她在车灯前挥手,他微微一笑,猜想她应该会拉着他在这大热天一起去吃火锅。

“嘿,工作狂,这么晚,都快把我给饿死啦。”她钻进后车座。

“准是中午又没吃饭了吧,活该嘛。”他带着笑意说。

“哼,去,我们去吃火锅。”

果然没错。

在车子里,他说:“宣肆下周生日,夏友说要给庆祝他出生十周年,你知道吧?”慕容瑛哈哈大笑,说:“知道知道,有庄夏友的风格,作为宣肆的大伯,你要送什么礼物给他呢?”庄凌君摇摇头,说:“不知道,把我送给他好了。”

庄凌君带着她来到一家新开的火锅店,她环视一圈,说:“这装修够气派,好吃吗?”他合上菜单,从白色衬衫的胸袋里拿出一张贵宾卡,说:“应该不错。”

“常来吗?”看见他又贵宾卡,而且对这家火锅店好像挺熟的,带着她拐来拐去来到这个最安静的位置,她不禁问道。

“没,”待服务员走出去后他才说,“一个朋友开的,重庆来的哦。”

“真的啊?那还真是期待呢。”她笑着说。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吃起东西来毫无拘束,再辣的东西她都能吃下去,记得第一次看见她将一盆烫好的蔬菜泡进朝天椒的酱中然后吃下,脸不红泪不掉的说:“好吃。”嘴边红橘色的都没擦,又接着去扫荡其他能麻痹人类神经的食物时,他感觉到心脏在颤抖,他从没见过一个女孩子能够这样吃辣,而且他们所在的地方根本不吃辣,她的家里好像也没谁吃辣,但是她居然跟个川妹子那样。。。。。。

但是现在,他已经习惯了。他只是静静的坐在旁边吃着小吃。

“嗯,真的很正!”她吐吐舌头,将一大杯啤酒像喝白开水那样灌下。

“这次分手打算怎么办,奔三剩女。”他不去理会她对食物的见解,问。

“唉,你管我呢,顺其自然呗。”她想想后道。

是吧,二十七岁,还失恋了,是挺糟糕的。

其实分手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她,因为她不能忍受异性亲昵的肢体接触,从碰她的头发,到脸,到手,到嘴唇,她都没办法真正接受。最后她对第七任说:“就像意识得依赖物质,爱情得依赖身体,我们必须分手了,对不起,浪费了你那么多时间。”

第七任是个好人,一直在忍受着她的心病,但是到最后,她还是发现他和其他女子之间的事情。听到她说分手时,他的眼睛竟然红了,但他并没有挽留,什么也没说,转过身离开,消失在城市的霓虹灯中。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你才是真正的三十岁!到现在恋爱都没谈过。”慕容瑛重新将杯子倒满,说。

他没有回答,侧过头看向黑暗的露天停车场,他从不去过问她分手的理由,她也从不去问他一直单身的原因,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却谁都不肯捅破那层薄膜。

不对,他有过,只是奈何她一直逃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