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在岁月倒影里等你

(06)路途漫漫

我在岁月倒影里等你 我是灰熊 2271 2016-10-13 22:18:20

  退了房后我独自去吃早餐,由于没来过这座城市,我不敢去离旅社太远的地方吃早餐,于是便到了一家小吃店点了一碗馄饨,很便宜,料也很足。我在的这一带应该是这座城市来不及带上的地方,这里的楼层很低,楼面好的便是死气沉沉的灰色,不好的便布满了霉菌,差不多一米长五十厘米宽的阳台起码吊了十几件衣服,私人衣物暴露在最外面,锈色的栏杆看起来很酥脆,有个小孩穿了件又脏又大的衣服坐在上面,看得我心惊胆颤。

可是当我走出小吃店,打了辆出租车离开这里进入市区时又看到了另一番景象,高楼大厦连地拔起直冲云霄,车辆我头上的路上穿梭永无止境,灰色的天空看不到太阳却能感觉到有阳光,冷色的玻璃楼面应该吓跑了很多飞鸟吧,不然怎么根本看不到鸟儿呢?

我看这片天空看了很久,心里觉得很不爽,很抑郁,这片灰色的天空颜色太不正常了,和我生活的那座城市一样脏。

来到庄凌君说的那个车站后我便向司机借了手机,问他在哪里,我四处张望,人太多了,怎么也找不到他,我低下头看见司机不耐烦的样子,便说:“我在车站门口等你。”

司机走了,我要等的人还没到,可我相信那个人不会像某些人那样撇下我不管的。不要问我哪来的自信心。

“终于找到你了。”

我赶紧转过身,他果然找到了我,他背着自己的行李包,今天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薄外套,底衣是黑色的,衬得他的颈项与锁骨白到让我妒忌。

“快走吧,我帮你把票买好了。”他接过我的背包,转过身说。

我点点头,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角混进人群,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所谓的缘分了。

汽车比火车安静了很多,但并不如火车舒服,我再次依靠药物来缓解自己不适,车子上方有电影可看,但是我不喜欢的武打片,我喜欢喜剧片,所以我只好转过头去看车窗外转瞬即逝模糊的风景。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问我。

我摇头,他便不再说话了。很久以后我再次自问为什么自己对他会那么无理取闹,想了很久,也许就是因为他总是这样吧,从来不强迫我做任何事情,我难过的时候他就会像幼霖那样在我旁边安静地陪着我,我开心的时候他也只是微微一笑,不会说太多的话。但我很满足,真的。

汽车的能力终归有限,十点钟上的车下午三点到站,我们步行去往他要去的地方,虽然走得脚都磨起了泡,但我还是不敢出声,谁让我自己要跟来的。

山路崎岖不平,气候温暖潮湿,我脱掉外衣系在腰上,右手扶着崖壁左手牵着他的手前行,傍晚天空逐渐暗了下来,我们来到他所说的小山村,我喘着气问他:“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他笑着摇头,说:“问的,没想到真的有这个山村。”我仰起头无奈地笑了,说:“敢情你一直都是这么旅行的?你怎么没被拐走啊?”

“没那个福气。”他走过来扶起我,十分遗憾似的说。

天色已经昏暗,没有月亮更别提星星,只是一片藏青色。走了一个下午真是腰酸背痛,没心思去继续大量周边的一切了。

庄凌君应该经常寄宿,他凭着直觉就能找到一家愿意收留我们的人,他说那叫经验。

那个家根本不像是家,就像一片废墟,天井有几只鸡四处跑着,我差点就摔跟头了。一个上了四年级会说普通话的小女孩是这个家的长女,此外还有两个未上学的小弟弟,她经得了母亲的同意,把我们领进一个小房间,说:“这是我们家唯一的空房了。”

我不敢怨,当初是我自己要跟着庄凌君来的。

小女孩点着蜡烛走进来,帮我们收拾好房间,房间里放了好多块已经腐掉的长木板,地板是水泥地,没有桌子没有椅子,就一张铺着褪了色的床单的木板床。她抱着棉被进来说:“以后有什么事告诉我就好了。”我问庄凌君:“为什么她妈妈一句话都不说?”他在我耳边轻轻说:“她妈妈不会说话。”我心里一惊,难怪村里的房屋看起来就这家最落魄。

到吃晚饭的时候,我硬着头皮喝了两大碗没有油漂着两片菜叶的汤水,然后吃了半碗饭,我实在吃不下水煮大白菜。于是我深切的怀念起早上的馄饨。

大概夜晚八点多,我坐在小板凳上看那个女孩写作业,觉得太暗,就把我身边的蜡烛放在她的旁边,说:“太暗的话眼睛会坏的。”她感激的看我。我问她:“你们学校在哪儿?”她回答:“好远呢,要坐竹筏才能去。”我吓了一跳,上个学还要搭上命啊?

“你爸爸呢?”

“爸爸出去打工了,”她放下笔和我聊天,“每次爸爸回来都会给我带回很多本子。”

“爸爸很疼你们吧?”我笑着说。

“是啊,呵呵。”她红着脸傻笑。

我想起自己行李包里有两本笔记本,本想写写游记什么的,但这里条件实在太差,我想想就把它们全部送给她了,还把从家里带来的话梅糖给她的弟弟们。她的妈妈在旁边织衣服不说话,黑黝黝的脸庞干干的,头发随便的扎在脸庞,又少又没光泽,想来这么多年来她一定很辛苦吧。

我离开座位,坐在腐木做成的门槛上,想起自己的母亲,心就像针扎似的疼,我不敢告诉别人那天我做了什么事,我很忏愧,很想念,却又很害怕被责备,被抛弃,所以我只敢在那天夜里用手机偷偷告诉幼霖我做了什么好事。

所以所有的这一切,除了我和幼霖没有人知道了。

庄凌君从房间走出来,和女孩聊了一会儿,陪着弟弟们玩了一会儿,便过来摸我的头,问:“想家了吧?”我摇头说:“不是。”他站在我的旁边,突然他敲我的头,说:“你抬头看。”我捂着头抬头看,噢,这里星星可真多!

星星连成一片,在黑暗中闪烁,对于这一片镶满水钻的夜空,我满心愉悦,但就在这个时候我还是不能逃离回忆,那时候天空也有这么多的星星,那个少年吻我的唇,告诉我他的心事,将眼泪洒在我的大腿上,他侧过身子,头枕着大腿说:“慕容,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我低下头问他的脸,轻声问他:“那我们以后都不分开好吗?”他闭着眼微笑,那么英俊那么温柔,点头,说:“除非你离开我,否则我一定不会离开你。”

夏友,如果我不在了,你会不会发现?

缘薄请浅,估计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