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暮皎若秋水

第六章 夜逛青楼

江山暮皎若秋水 青衫落栀 3280 2015-09-04 09:48:20

  当天晚上,她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男装,带着小满,偷偷的出了府。自从来到这里,她还从来有晚上出来逛过,这天子脚下果然繁盛。

“小姐,我们真的要去吗。”小满,满面愁容,就像是要让她下火海一样。

“你说呐?”话里是毋庸置疑的威严,于公,她是为了一家子的人,于私,她真的很想去那个地方看看。

不多时,主仆二人便走到了门口,小满看着高挂的匾额,上面正正方方写着,雨露园三个字,她吓得往箫皎若身后躲了躲,却还是硬生生被箫皎若拉了进去,妓院就是妓院,还取了个这般诗情画意的名字,合着皇帝的雨露均占的后宫,在你这都一样,差就差在,一个是一群女人是侍候一个男人,一个是一个女人侍候一群男人。

未进门就看到门口站着许多莺莺燕燕的女子,也有一名妇人,在那吵闹,嚷着,骂着说她们是一群狐狸精,勾了自己夫君的魂去,结果却被乱棒赶走。真是可怜又可悲的女人,你在外面受人白眼,那男人却在里面风流快活。

“哎呦,公子看着面生啊,是第一次来吧。”刚进门就被老鸨捉住,她那一身的胭脂味真是让箫皎若恶心。

将胳膊从老鸨手中抽出,随手扔给她一袋银子:“看它不陌生就行了。”

老鸨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公子那里的话,来来来,带公子到楼上雅座。”她叫了一个人,把箫皎若,带到了楼上的座位,备好了点心,酒水。

箫皎若拿起酒杯,小满却夺了去:“小姐,你酒量不好,还是别喝了,小心喝酒误事。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箫皎若从小满手中抢回了酒杯,一饮而尽,这酒真列啊:“多来一次不好吗,跟这里的姑娘好好学学如何侍候夫君。”

“小姐。”小满羞得脸像猴子屁股一样的红。

哈哈,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箫皎若看着楼下台子上舞者女人,舞姿曼妙,盈盈可握的身子,难怪看的一干男人都口水直流啊。

箫皎若回想着从前自己还是付昕的时候,那时候上大学,就是因为晚会上自己的舞蹈,苏然对自己有了爱慕之心,大学时期,自己是舞蹈社的成员,经常出演学校中的各种舞会,看到楼下的女子,她突然来了兴趣。

箫皎若叫来老鸨,让她准备一间空房,准备胭脂水粉,和舞服,老鸨刚开始不知所云,因为箫皎若有钱便也照着做了。萧皎若换好衣裳,看着镜子里的人,感觉那么不真是,这真的是自己吗,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变成这样了。她从来到这里,那么久了,还是不会弄这个繁琐复杂的头发,平日里都是小满帮衬着自己,她刻意把小满留在看台,就像看看她看到自家小姐出现在楼下的台子上,会有什么反映。

箫皎若让老鸨帮她叫几个姑娘,老鸨以为她要做什么,可是带着姑娘进门,看到梳妆台前的箫皎若的时候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老鸨妈妈,今晚就帮我叫价吧。”箫皎若长发披肩,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脸颊有些微红,她让姑娘们帮她弄好了头发,满意的点了点头。

箫皎若闭上双眼,嘴角上扬,就用着一舞结束以前的一切,从新开始。

整个雨露园里的蜡烛都被熄灭,满庭的客人不知所谓,唯独看台的周围有着莹莹星火,卖艺的小女孩跟着妈妈在看台的一旁女子手握琵琶,女孩纤纤玉手不停地扶着古琴,高山流水。箫皎若双手抓着早已绑定在房屋中间的绸缎,脚踩纯白色织锦,身上穿的是月牙凤尾罗裙,头上只有简单的一支长锦簪,身姿曼妙从高空缓缓落下,映入众人眼帘。

坐在箫皎若南隔壁的呼延远,看见眼前的人,不禁惊叹,箫皎若虽美,但却不是最美,他自恃阅人无数,见过的美人,没有以前也有八百,但今日的她,却让人移不开眼睛,就算是后宫那群女人,也远远比不上眼前的人。

其实箫皎若刚刚进雨露园的门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她了,一袭男装也掩盖不住她的秀美。箫皎若没有看到他,这让他颇感无奈,不管自己走哪里都是万人瞩目的焦点,而这名女子严重一点他的影子都没有,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原本他想看看她夜访雨露园究竟要做什么,谁想到自己转身与探子交谈的,回头却只见小满独自站在那里。

箫皎若舞动身姿,将所有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旋转,跳跃,随着音乐的流动,她将自己初见苏然时跳的舞,全部并且完整的舞了出来,眼里是数不尽的忧愁,她甚至感叹,过了这么久,她以为自己都忘了那,在那个时空他应该过的很好吧!

小满刚刚还在纳闷小姐去哪里了,刚想去找箫皎若,就看到箫皎若穿着一身月牙色的罗裙出现在楼下,还是一本来的面目。小满瞬间脑袋就不灵光了,呛啷的跌坐在了椅子上,一只手扶着椅子的把手,一只手指着箫皎若,嘴巴张开,大的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她不明白箫皎若要做什么,她只知道这件事要是被老爷夫人知道了,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小姐也太大胆了。

箫皎若无意间看到了小满的表情,噗哧一下笑了出来,这丫头可真可爱。小满看到箫皎若还对着她笑,差点没有气的厥过去。而箫皎若始终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呼延远,正用着灼热的眼神看着她,只顾着在人群里找她要找的人,她今天来可不是为了玩,她不能忘记正事。

一舞完毕,老鸨开始叫价,五十两白银起叫,箫皎若就听见台下人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我出一百两”

“我出二百两”

“我出五百两”

“一千两”又是那个低沉的声音,箫皎若抬头,猛地对上了楼上的呼延远,眼前的人,依旧身着青山,今日,手上却多出了一把折扇,显得温文尔雅。

“在公子眼里,我就只值一千两?”她自然不能用箫皎若的名讳,一时又想不起来用什么名字。

“一千两,黄金。”

此话一出满庭的人都不胜唏嘘,看来这位三皇子很有钱啊,一千两黄金。

老鸨听的早已眼冒金星,她没想到这名女子居然这么厉害,可是看她的行头,铁定不是平凡人家的女子,要不自己一定要让她成为雨露园的姑娘。

箫皎若嘴角向上勾了勾,眼底却是深不见底的寒冷:“公子说笑了,钱,买不来一切,我只要对的人。”

“哦,姑娘所说的,对的人,指的是??????”

“一生一世一双人。”箫皎若不假思索,但这话听在呼延远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滋味,她这是在告诉自己,永远不会对自己有感觉,就因为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真是个聪明的女人,竟也能猜出他的心思。只是箫皎若的话在别人耳朵里却是离经叛道的,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是在平常不过的事了。

“我出一千零一两。”卫安合上手中的折扇,看着那个大言不惭说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箫皎若,眼底满是调戏,他原本对这个女人没有兴趣,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反倒有那么一丝的好奇,她一个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还谈一生一世一双人,真是可笑至极。

“公子且等我换身衣裳。”

二楼厢房中,箫皎若在小满的陪同下换着衣服,说是陪同,倒不如说小满是一直在念叨她:“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您可是堂堂相府千金,出入这种烟花之地已是于理不合,你怎么能以女儿身现身,还当众开价叫卖,这要是传出去,被老爷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

箫皎若衣衫半露,回头看着坐在桌边不停发牢骚的小满,无奈的笑了笑。

“真不知你如何还能笑得出来,就不怕我告密。”呼延远听到箫皎若像个没事人一样,还在笑,不知怎的,就有一团怒火在他身体里乱窜,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危险得意时,那个卫安,脚掌稳健,手掌虎口处有一刀疤,走起路来步步生风,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书生。

他想将此事告知箫皎若,推开门却看见箫皎若香肩半露出现在自己面前。呼延远一时间失了分寸,忙的转过身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他为脸红心跳的如此厉害。

小满见自家小姐还未穿好衣裳,景王爷就突然闯了进来,来不及拜见,忙不迭的去帮箫皎若穿好衣裳,而箫皎若感觉却像此事与她无关一样,不紧不慢的。

“我不是故意的。”呼延远不敢转头,生怕再看见不该看见的。

“没关系,我从未把王爷当作男人看。”

听到箫皎若这样说自己,呼延远猛地把头转过来,更是怒火中烧。

看着眼前的人如此控制不主自己的情绪,他真的是传闻中那个狠毒,冷漠,阴险狡诈的景王爷吗。只是箫皎若不知道,呼延远的确如此,只是在面对她的时候,却总是将感情表露出来,就连呼延远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能一直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王爷找我有何事。”

“我只是想提醒你,此人绝不是表面上的那样,一切小心为妙。还有,若你再不去,那位客观兴许会等急了,你要知道,男人,是没什么耐性的,到时候你要做的事情,就做不了了。”呼延远其实是想告诉箫皎若不要去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讲不出来,只想着自己在暗中保护她便好了。殊不知,箫皎若在还是付昕的时候早已是连续三年的武术冠军,除了不回那所谓的轻功以外。

“多谢王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