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三章:心如磐石何能移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2015 2016-11-08 09:34:19

  春风和媚,嫩柳清新,紫燕啼鸣一片。

道路两旁皆是大图所绘的集巷街道,繁荣昌盛,热闹不穷,这却是又换了场地。

“小姐,这么多天都待在府上,我们也确实该出来走走了,你看这街上这般热闹,有这么多新鲜的事故……”

婢女阿碧在一处实体楼下停下,看着楼上密集的人群驻足观望,眼里充满了活跃的跳动。

“嗯……”

寻萝抬眼看了看四方,随后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显然没多大的兴趣。

“闪开……快闪开……”

突如其来的一阵惊险大喝由远及近,寻萝缓缓转首,只见一匹马呼啸腾风而肆,迅疾猛烈,如一支箭雨势不可挡地向她这个方向奔来。

只见她身体如反射性的将一旁呆愣掉的阿碧向安全所地推去,而再回首时,那匹马却已到眼前。

脸在碰到毛茸茸的马发之时,腰间一个强劲有力的大手缠绕,如电闪雷鸣辗转间,两人的身体几个回旋,险险躲开了危难。

两人维持相拥的姿势良久,寻萝的脸上似乎有了微微的怔忡迷离之色,一张脸虽惨白,却带着一丝微漾的情绪……

“可有伤到哪儿?”

在危难时刻出手相救的人正是乔昱然,其实这几日他一直在派人留意萧府,她不出门他也不便上门巡看,只有等她出门才有与她说话的机会,谁料他才赶过来就看到了这一步,脸色已是铁青。

“没……没事……”

似突然回神,寻萝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红,表情微漾,稍稍有些不自然。

“没事就好!”

他这样答,脸上也稍稍松了几分。

“真没事……”

急急地推开他,寻萝眼睛微闪,如一只误入迷途的小鹿,不敢再看他半分,只轻轻回道。

“原来是韩大公子,你可知这大街纵马,惊嚇危险几分?今日若不是我出手快,只怕后患无穷……”

乔昱然转首,盯着马上那身穿福字红袍的青年男子扬声努斥,眼中迸发出几丝冷冽的寒气,脸色阴沉。

“我我………今日是意外,是这……马儿突然发狂,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

马上的青年公子似乎也觉理亏,说话参差打结,眼神乱飘,不敢再看二人。

“今日之事,乔某会告诉令堂大人,只盼韩大人会秉公处理,好好管制韩大公子一番,这若是以后再发生如此类事,那这南城百姓何来安稳二字?”

“乔昱然,你……你敢……”

马上之人声色俱厉,面色大变,不难看出他在听见这番话后的紧张与害怕,想来那位韩大人也算是个好父母官,平时公正不阿,对待子女也是一视同仁,才会教他害怕变脸。

乔昱然脸色更聚,冷若寒霜,如二月初雪凛凛散着寒气,显然他是真的怒到了。

“这世上还真没有乔某所不敢的,韩大公子近段时间还是好好在家修身养性吧,若是对在下有怨言,随时恭候你的大驾,只管放马过来……”

那马上之人显然没料到他会如此强势不留余地,听之一愣,随后脸色颓败,如寒霜中打焉的紫茄。

“算你狠……”

哒哒的马蹄声逐渐远去,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也慢慢散去,他的脸色却依然凛着寒霜。

“今日,多谢公子相救!”

寻萝一直盯着他看了半响,眼中神色微妙,脸上也早已恢复了红润,如三月桃花徐徐绽放,娇妍明亮。

“你……下次小心些!”

他看着她半响,声音不由放柔,才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来。

寻萝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神情有些扭捏状,在心中反复思量半响才开口道:

“七夕待至,夜晚的环鹊桥却是风光无限,寻萝静待公子鸣音……”

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少女转首扬长而去,这次再不复以往的莲步轻移,似带了几分紧张与懊恼,拂袖疾步。

“七夕……七夕……”

他怔怔的一遍又一遍念着这两个字,嘴角的笑容不自觉渐渐扩大,那双深邃幽暗的眼睛里熠熠生辉,如同冬日里的一抹暖阳,舒爽温和。

转眼又是一幕场景,七夕已至,天在大篷黑布的遮盖下已经变得有些黑了,环鹊桥下的水池里不时传来一阵阵蛙鼓声,呱呱洪亮清脆,给这灯火阑珊的七夕夜更添了几分浪漫。

今夜的风有些大,环鹊桥两旁的灯笼吹得左右摇摆,如同迷离恍惚的心智,欲挣又回……

鹊桥之上隐隐有一个白色身影,如画中的诗人薄笼雾中,充满了一种迷离的仙气,看得寻萝的脸色微微怔忡。

“寻萝……你来了。”

她不过才准备往桥上走,那桥中背对着的身影倏地转身,缓缓向她所在的方向走来,声音清雅携磁,不由自觉让人沦陷其中。

微微别过脸,灯光下她的睫毛一颤一颤,如受惊的蝴蝶,翩翅飞舞。

“你几时……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

乔昱然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停下,眉眼温和含笑,如雪山上的雪莲清绝淡雅。

“天还没黑尽,你来这么早作甚?”

听他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寻萝脸上有些尴尬,看着他微微疑惑道。

“七夕夜晚风光无限,来早一点也不枉虚废这份美好。”

他嘴角依然灼灼含笑,只是一句简单的解释却是让寻萝忍不住红了脸,在这红灯阑珊的夜晚添了几分璀璨的绝丽美。

“今晚河水里花灯缺乏,不似以往明亮动人,昱然可有幸邀得小姐共放花灯?”

这话却是让寻萝更加红了脸,这放花灯之事,却是只有两情相依的男女才会在今晚下放,他如此不露声色的邀请倒是教寻萝一时无措,绞着手看着脚尖难以言语。

时间静静的流淌,两人皆没有出声,她不说好,他就这么静静的等着,不气不恼,不急不躁,如方才回眸间温和清雅。

桥下的蛙鸣声逐渐加强,似不习惯如此安静的夜,争相喧闹,似催促,似急切……

“河灯很美,寻萝一直都没有机会放过……”

她这样答,声音温软清华,如四月里的黄莺轻轻啼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