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四章:意似黄莲苦也坚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2094 2016-11-09 09:32:52

  许是因着时间还早,湖面上只飘浮着零零碎碎的花灯,飘的不是很远,显然也是才放不久。

寻萝手中的是一个牡丹花状的灯,重瓣多层,是如桃花的粉色,很是好看。花灯里卷着一张纸条,那是每个放灯之人都会写的心愿,她也写了一个,写的:家人安稳,平和一生。

寻萝确实没有多大的心愿,她觉得她这十几年的生活都很好,很是幸福,人生中,除却安稳还能有什么是值得求来的!

花灯缓缓放在湖面,她轻轻拂了拂水,湖面一团荡开一层又一层的涟漪,花灯在水浪的冲击涤荡下越飘越远。

“公子许了什么愿?”

看着一旁那只桃花状的花灯在他的轻力拂动下渐行渐远,寻萝忍不住问道,却在开口之后微微皱眉懊恼,这心愿之事本就是私密,如何说得?

“你真想知道?”

他似乎并不恼,面容含笑,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什么,快的让人看不清楚。

寻萝轻轻别开眼,有些心虚尴尬。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她的手被乔昱然轻轻握住,这一动作使得她脸上大惊,努力地想从他手里抽出,却奈何他有所察觉,早已紧紧围绕,不留余地,教她再也挣脱不得。

脸上微微气恼,正欲怒言,却听他开口说道:“昱然心悦姑娘,若得之三分真心以付,必十倍相逢,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他脸上的神色是那么认真,声音充满温和的蛊惑,听的寻萝的手忘了继续挣脱,只迷茫着双眼,神色无措。

“这便是我的心愿,你可愿……真心付我?”

男子洁白如玉的脸颊起了一丝可疑的红色,但依然固执的看着她问出,不给她逃避的余地。

“我……我………”

她的声音微颤,脸上有着一丝感动,但到底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只无措的看着他。

“我给你时间想,今晚烟花灿烂时,我仍在环鹊桥上等你,若你来,以后昱然绝不辜负姑娘半分,若你不来……”

他的声音突然低哑,眼睛盯着湖面渐渐远去的花灯频频失神,如同深更,漆黑暗淡。

“若你不来……昱然此后定不纠缠……”

他淡白的身影缓缓绕过寻萝,向隔岸处的环鹊桥上走去,那一刻竟有些无助的孤寂感,与他原先的谦恭温和截然违和……

看着他背对她而立的身影,寻萝脸上一阵惊讶扫过,随之一抹愁绪锁上眉头。

因为夜晚的逐渐黑暗,湖面的灯光显得越发明亮。

微风拂动,吹起两旁的柳树枝条相互碰撞,沙沙作响,隐隐有些冷意。

寻萝轻轻环住肩膀,眼神依然盯着湖面,神色平淡,看不出心中情绪。

时间渐渐的流逝,湖面花灯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夜……似乎更黑了……

两人依旧隔岸背对而立,谁也没有看谁,谁也没有动作……

“嘭…啪…嘭啪啪………”

从桥的不远处忽地传来一阵剧烈的炸裂声,紧接着天空绽放开一朵又一朵的绚烂烟花,由小扩大,由红变白,如同湖水中小舟荡开的浪花,绚烂夺目,美不胜收。

开始还只是两处在放,随着时间的推进,四面八方的烟火漫天绽放,将这并不算很亮的夜晚,照的通亮非凡。

寻萝抬头看着漫天绚烂的烟火,有一阵子的出神,随之轻轻呢喃细语。

“烟花灿烂时……灿烂时……”

不知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眉眼突然变得柔和,脸颊尤似带了一点粉色,不过片刻眉头又拧成一股绳,双眉中起了浅浅的褶皱,各色表情在她面上变换着,或喜或忧,或怒或愁……

她对着湖面重重的叹了一口长气,随之脸上扬起一抹释怀的笑容,似勘破心底深处的主要难题,似剔开了脑中那抹愁绪,面容恬和,如沐春风。

提着裙角缓缓向环鹊桥中央走去,那人依然背对而立,身形皎然,如雪山上挺拔毅力的青松,不论怎样都是清姿绝逸的样子。

天空中的烟花依然在绽放,朵朵绚烂明亮,如同水墨钩花,串串相连。

在临近他的背影五步之远,他突地转身,教寻萝有些措不及防,停住了本就有些犹豫前进了步子。

他面上含笑,熠熠生辉,如同今晚的烟花绚烂夺目,眼睛好似水中央那颗珠子明亮非凡。

不过三个步子他便踏至她的身前停下,步履如风,吹的他的长袖翩翩起舞。

“你可是……愿意信我了……”

他的声音饱含急切,脸上虽仍旧笑着,却隐隐有丝紧张。

寻萝的脸上始于平淡,她侧着脑袋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良久才绽开一抹笑容,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时间仿佛顷刻间停止,就连天空中璀璨的烟花都成了忽略,他们就这样互相对视,眼中脉脉涟漪,如同黑夜中一点温馨的烛火。

天空中的烟花越来越少,夜也越来越深……

鹊桥上的两个戏子双双垂首,后退进帘幕之后,昭示着这出《花开锦绣》戏已是尾声,完结落幕。

手指一搭一搭的点着桌面,初锦望着台上因为散场而搬抡物什相互忙碌的身影,心中在这出戏之后变得有些微妙。

“月不归,思满江。诉一曲心之近,情之合,相互缘于;诉一曲情相守,人已远,绚烂满天;诉一曲心相惜,情依依,即使苦如黄连依然坚毅;问古月,月凄惶。看不开的情,道不完的殇,说不尽的凄凉。人生自古酸甜尝,诗也好词也罢,一个情字长又长,多少文人墨客留篇章..........”

“小姐怎的又感叹起来了……”

这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蓝色衣衫,模样讨喜,略显俏丽的婢女,看其年岁也不过十四五的样子。

但见那被她问起的女子略略偏头,即使那座鹊桥之上不再有人,眼睛依然一眨不眨的盯在哪里,似乎出了神。

那女子一袭海棠花刺绣金边紫色襦裙,姿势规然的坐在一张贵妃椅上,十四五岁的年纪虽还尤带几分稚嫩,却不难看出那张白皙如玉的脸已是绝色天姿,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水中芙蓉,清丽绝然。

她的眼如同画中神来的那一笔,熠熠生辉,眉如柳叶,鼻梁小巧挺拔,嘴的薄厚勾宜有度,配合着她的瓜子脸,整个人更显秀丽风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