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七章:含笑依依莲步漫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2103 2016-11-11 16:45:54

  “砰砰……”

忽听台上传来砰砰两声铜锣响声,在这略显嘈杂的人群中也尤显激烈,阻止了场中所有人的喧闹声。

只见一个身穿朱红色刺绣飞鸟衣袍的女判官走至大台中央,手拿一幅卷轴,但见她面容肃静,对着场中众人高声宣和。

“夏季诗香联会,现在开始。”

一言既出,场下等候已久的众人再次沸腾,欢呼声难止。

“各位安静。”

那女判官虽只有三十几岁,整个人却透出无穷的压力与凌厉,不过只是两个浓重的发音,便将场中躁动的气氛全部压制下来。

但见她面上浮现出庄严的肃穆之色,轻蹙着眉头打开手中那幅淡青色卷轴,对着场下众人高声扬道:

“本次诗联大赛,共计五场,赛中题目由落汐长公主与四位才女共同秉出,而各位参赛者所对的题目偏差,再分别由王大人与文大人,以及花雪月梅四位季度才女评审。夺得本季魁首者,将获得“兰”牌一枚,荣居风花六才女之中,排名第六。”

说到此处,那女判官略微侧首,往六人所在的正北方向看了看,神情不似方才严肃,多了几分敬意。

只停顿了片刻,她的神情又恢复冷傲平淡。

“接下来,有请第一场参赛者入场。”

随着三声铜锣的“砰砰”声落下,便见一群或妙龄,或双十,或徐娘的各龄女子缓缓走至台上,偌大的台面容纳这些许人,竟所剩面积不多,初锦细看了一下,竟约近三百人之多。

只见两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两个大力壮士将一面高约两米,宽约一米的木制告墙搁于大台的西面放下,随后又迅速走下台,站于场下一处。

女判官走至木制告示墙侧,右手向着墙上的题目一指,高声宣扬:

“冷月衔枝千树玉=”

题目出口,便听她又接口说道:

“第一题限时一炷香,且看这一联,场中哪位才女的对能够与之合掌!”

话音落罢,便见一个身穿灰色衣衫,头梳妇人头饰的清丽女子接口:

“冷月衔枝千树玉=寒梅饮雪万家春”

但见陆续又有人答道“冷月衔枝千树玉=寒风过岸一池云”

“冷月衔枝千树玉=夕阳照水满池金”

“冷月衔枝千树玉=青山沽酒几人闲”

“冷月衔枝千树玉=清风揽叶百丛芳”

…………………………

场面争相纷纭,那真是高手论招,各有千秋。

一炷香落定,再经过评审们的现场裁决,淘汰,最终只得以四十人入围第一场,三百人中只挑选出四十人,由此可见这诗香联赛的严密与难度性。

第二场同样也是限时一炷香时间,经过重重优劣淘汰,第二场却是最终只余下六七人,这七人须得再分做对组,进行相互比试,各行切磋。

接下来进入了第三场。

“宋韵与杜林楠一组,李湘与周云一组,方言与刘维媛一组,两人互对比试。”

台上那个身穿刺绣飞鸟朱红长袍的女判官肃然开口,当看见另一人难法为组,独外行单时,她略做沉思状,隐隐有些为难,眉毛都轻轻皱起,却是不知该如何?

“至于苏美璇,你且……”

“不如让我来与苏姑娘搭档为一组,不知可否?”

那女判官话音还未落尽,从身后远处传来一女子声,绵绵如秋水由远递近。

众人皆不由自主回身望去:只见那女子如春花迎风而来,一袭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腰间佩戴一条金边白玉葫芦,粉色流苏下叠。面若芙蓉,绝然天成!眼如星灿,眉不描耳黛,唇不点而红,身形婀袅,浑身散发出良好的世家文雅之气,只教在场众人,忍不住频频猜测这女子究竟是何人?

“不知这位姑娘是?”首席评委处月才女李露却是忍不住开了口。

“小女子萧初锦,乃嘉禾国公府排行第四!”

那女子面容浅笑,嘴角轻弯,态度不卑不亢,温和有礼,只叫众人顿生好感!

“嘉禾……国公府…………这不是…………”

众人一听,气息一抿:嘉禾国公府排行第四,那不就应该是国公府嫡出的四小姐么!想及此众人一惊。

说起这嘉禾国公府,洛阳中人谁不知道,那可是名满九都,响当当的人物。

只因国公府世代为勋,传到现在已经十代有余,嘉禾国公府夫人育有三子一女,大公子年已行冠,现担任从四品上殿中少监;二公子却是在长到还未满十岁,便不幸溺亡;三公子现在已是二九年岁只束发,现余国子监任读。说起国公爷,更是倍受皇上爱重。

不过,最最主要的还不是这里,而是嘉禾国公府富可敌国的财富,名下酒楼铺子设及整个周国,至于国外,想来毕竟是周国官勋,也不会做出有损国面的事。

且嘉禾国公爷乐善好施,常年出财救济城中城外苦老百姓,对待远近赶考的考生也是照顾有加,所以,对于国公府,在场中人是敬佩以及爱重的!

“各位才子才女们,肃静……!”

眼见场面显些频乱,女判官声音一凛,震气十足,不消片刻便恢复平静,由此可见这女官还是很有威严的。

“这位萧小姐,今日的诗香联会已是入临第三场,你却是来的有些晚了!”

对于国公府的强大,女判官没有选择示弱,而且保持原有之态,徐徐淡声说道。

只见那女子一笑,慢慢说道:“初锦自知此次行为缺尚,如我这般中场加入者前无人者,略有抱歉,不过诗香联会不是没有明文规定,不过选拔赛不能参赛这一条!实况初锦对大赛情景实在欣慕,不知女官大人可否通融一二?”

“这…………”

场下众人听说是嘉禾国公府的小姐,且看她举止娴雅,性情乖张,皆忍不住出言维护。

“是啊,不是没有规定吗……”

“就让萧小姐参加又有何不可……”

虽大会没有这项规定,可这若以后,再出现一些人最后一轮上场,却是会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这判官此时也略有些为难。

“萧四小姐可知现已临第几场?”

忽听一道略显威严的锐利声至正北方向的评委处传来。

众人皆不由自主寻声望去,但见为首桌前,那身穿深蓝色官袍的王大人端正着身子,一双幽深的眼睛透出几丝犀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