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十二章:一案风流笔下收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1932 2016-11-17 09:28:14

  但看萧四小姐全诗每一字,词性对的之巧妙,意境也是极好极美的。再比较花娴的五律《春山》,全诗词性虽然掌握的也算突出,不过意境上却是略逊一筹,有了比对,两者之间的差别一览无余,瞬时分晓。

再看那萧四小姐从头至尾面带浅笑,温尔有礼,却是从始至终便获得众人好感,原先以为她会输的众人,在看到她这首诗后彻底拜服,一直不骄不躁的态度,在此时更显得她奇思异想,才思敏捷,卓尔不凡。

“我觉得她二人的诗,却是萧四小姐的五律更为精彩,不管是意境还是用词都颇为巧妙…………”

这说话者,是一身穿海棠飞花粉色直裾,头发挽做妇人髻的女子。

“萧四小姐的五律确实不错…………”

“花娴小姐的也是不错,可惜比之萧四小姐的诗还是略逊一筹…………”

“花小姐的也很不错啊……”

一时场下众人的议论声又开始响起,各抒己见,却是首肯萧四小姐的居多。

台下争议鉴赏声如此之大,自然也不用再交由评审鉴赏,胜负皆在表面浮现。

但见那花娴听及场下众人的议论声,脸色已是惨白,只牙关紧咬,神情颇有些狼狈。她眼睛迸发出一丝冷冷的寒意,直盯向萧四小姐,似不可置信,不想相信自来传言不多的萧四小姐,竟能在作诗上比过自己。

想及之前的赌注,只怕经过这场比赛,自己败于她萧初锦手下换做“兰”牌的消息,不日就要传至整个洛阳,心中不免又是一恨,转眼再看看台下如此多人,想来也是赖不掉的,不由得脸色更加铁青,却也只能咬牙认命。

“萧小姐的诗,花娴确实不及,这一场却是我输了,我也自愿将手中“雪”牌换于萧四小姐,不过还望萧四小姐能不吝赐教,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着却是话锋一凛,眼神犀利,直直的看向她。

“旦说无妨!”

只见萧四小姐由始自终,淡定无常,温和有礼,轻轻颌首。

“洛阳甚少有关萧小姐之传闻,却不想今日一鸣惊人,花娴却是想问:你,师从何就?可愿与在场中人一诉疑惑?”

花娴眼睛微眯,频频试探…………

只见那萧四小姐神色一拧,略有为些难,沉吟数久方才缓缓开口道:“我之所学,乃母亲所教。”

众人一听不由哑然,后才惊觉想起这嘉禾国公夫人,本家便是那书香门第大元,其父亲便是那江南第一书香世家,慕名而去的儒客更是不计其数。虽未曾在朝为官,可在江南也是一楚翘首,受多人爱戴,以至于声名远播,千家竟晓………………

不由一时感叹道:“原来如此,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造诣颇深,造诣颇深啊……………………”

“萧小姐不愧为此季魁首,我等都甘拜下风,心悦诚服………………”

如此,此次大赛便再无意外,依然由那个身穿朱红色衣袍的女官高声宣赫:

“本次夏季诗香联会大赛,最终魁首者为——嘉禾国公府萧四小姐,萧初锦。”

说到这儿那女官对着初锦轻轻笑了笑,礼貌的说了一句“恭喜”!

初锦也礼貌一回礼。

又见为首处的两位大人也慢慢起身向初锦的方向走来,两人同时对着初锦道了一句“恭喜”,随之那个略显富态,却自带万分精明的文大人将一旁女官手中的“雪”牌,双手为托,递给了初锦。

那是一枚如水滴般晶莹剔透的羊脂白玉佩,下角垂着一条淡黄色流苏,呈方形状态,正面雕刻着一圈如同波浪状的边框,将一个隶体的“雪”字牢牢包围在中间。

初锦紧紧盯着手中那块羊脂美玉,面上终于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来。

《墨香频泻楼》想来是离她越来越近了……

时至今朝,正直一场暑夏,离昨日大赛不过一天。

八月里的天气实常闷热,只是静静坐着不动,额头便可出上密密一层汗细。

从茶楼向外望去,街边有一包子铺,远远的距离也得以清楚看见那漂浮于高高的房檐,宛如游龙之势,绞若天上,将散而未散,时凝又聚的浓浓蒸气,人们现在就如蒸箱里的包子,难避难逃,不得不承受着这如煎似烤的熊熊热气。

初锦手执一把叠扇,碍于根深维系的世家修养,不得狂野猛乱地大快朵颐。

是以,此时她叠扇轻摇,风度规范,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娴雅和风之流,实教人不忍亵渎。

只见她,肤如凝脂,面若桃李灼灼其华,只不过此时她那好看的柳眉微微皱起,如月华洒秋水的杏眼频频上眺,不点而红的薄唇轻轻撅着,这些动作无不显露初锦此时因这天气使然,而控诉出的不满之态。

可即使是她生气的模样,在这巧夺天工,宾客满堂的环绕下,依然光彩照人,晃若明珠。

手指尖轻敲桌面,发出有何违感的“嗒嗒嗒”悦耳声,步调一致,却又透着急切,烦闷。

啪啪…………

只听一楼底下,不知何物碰撞发出亮耳的响声。

初锦及身后两名侍女,及二楼雅座众人,皆惑然寻声望去……

但见堂下,一人略近甲子之年,身穿土色长衫,头发用一同色布巾高高束起,胸前串挂着一串黑色檀珠。

虽略近甲子之年,不过全身散发的气息却比一及冠男子,当之不弱!

只因他双目炯炯有神,浓黑的飞鹰眉频添饱和之态,即使此时还未说话,那张略呈褶皱的脸依然有着不减年少风采,暗显钟龙刚阳之态。

不过重点不是在这儿,而且他那双略显突骨的手里,此时正拿着一根木锤,而他身子前方就是一个矮小木桌,桌上一壶茶,再配了一个茶杯,另外旁边还放了一个木锺,想来,方才便是这两物,发出的声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