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八章;初红渐渐丽容熏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2059 2016-11-13 08:47:20

  那坐于为首处的王大人面上冷若寒霜,紧锁着眉头直直地盯着她的方向。

从始至终初锦却并没有被他锐利的眼神吓到,她的面上扬起轻轻笑意,对着那王大人的方向温润开口回道:

“初锦自知,自由诗香联会出办以来,如我这般半场插入者并无例者,但初锦自幼精研文学,不续说对诗词方面造诣几何,这前面两场比试却是堪堪能过,今日之事,却是初锦先开了头,还请大人勿怪!”

这话却是略带了几分凛然的狂妄,引得正北方评委处的一众人等皆咋舌不已,挑了眉肃然着面色。

那为首处的王大人也是一脸肃然,浓黑的眉发向上挑了挑,那双深邃的眼瞳此时散发出无限精锐,如同利剑出鞘,势烈难挡。

“自诗香联会秉办以来,尊承圣意,严格举行,才女们争相竞选,皆从第一试由及,遵巡我赛规矩,不知萧四小姐有何德何能,能让我等评审为此破例?”

随着王大人的话一出,赛场中央全场寂静,或嗔目结舌,或眉头紧蹙,或幸灾乐祸,人人表情微妙。

“诗词联赋,由心而生,由景而发,由眼而看,由韵而鸿,由律而精!”

她站在台上凝视着看着王大人的方向,说话时脸上的神情如同瞻佛般虔诚,她的声音清雅如同空谷幽兰,洗涤着场中每一个人的灵魂。

“我自幼习诗,直至今日已然十年有余,从小教导我的先生时常对我说:诗词实乃文学世里的根深髓造,因为我们对尘世的独到通透,对自然界以及对各种花木鸟兽的深层了解,因为心中有了浓厚兴趣,迫使我们心中有情,没有多余的杂质,因为有情,所创出来的诗词也有了通透的灵魂和神韵,被世人赞叹,称为佳作。”

“而初锦觉得,诗词因为我们每个人心中有情而使它变得千古绝伦,若要一直将它传承下去,那么,我们务必保持原有的心态,心中不能掺有多余的杂质,要知道,万物皆有情,万物皆通灵,给其一分,它便予其一分。”

说到这里,初锦的声音幽幽一停顿,眼眸中满是认真。

反观场中众人皆做一副陶然聆听状,似被她的话直穿心底,顿悟颇深。

声音又温温开口说道:“初锦以往一直觉着,参与大会,以其赛后之名惟相拾,是为让我心中所爱诗词蒙尘,所以,初锦不屑一顾,这是初锦原有的心态,是我之不对。”

众人一听她说为了名利利用诗词参赛,本来还有一部分人有些恼了,待正准备出声呵斥,却听她继而认错,又娓娓道来。

“我周国自秉办诗词赛会以来,才子才女们积极踊跃,为我之国家文学建立了良好的风尚之气,而这一点却是初锦所忏愧的,身为国家一份子,却少了与众才子才女一起勉力前进的积极性,实在忏愧……”

她的话说到此处,直教台上参赛者与场中文人雅客兴红了脸,神情扭捏得有些不好意思,而在扭捏后众人看向初锦的神色却是多了几分好感与善意。

微微斜眼看了看场中一部分人的神情,知道达到理想中的一半,初锦心中微微一笑,脸上的神情却是不变。

“我洛阳才子才女们何其多也,每人才色,各有千秋,这参与大赛,不看名利,多人汲取,却是能够相互共勉,共同促进,再次增长心中学识,提高诗词的韵律性,这正是初锦今日才顿悟出来的,因此才斗胆向大人请求,望能成全我心中所愿,全我往日忏愧之心,与众位才女一起逐长。”

正北方评委处桌前,一个身穿黑色衣衫的女子却是忍不住站起身来,只见她微蹙着秀眉,面上含着不算好的冷笑,出言讥讽:

“照萧四小姐如此说法,今日这场大赛你却是稳操胜券,我们不答应也得答应了吗?”

“初锦并无此意,方才所言句句肺腑,实乃我心中所愿,还请姑娘勿恼,若初锦果真坏了大赛规矩,索性就此离去,不参与其中便是!”

她这话说的凌然大义,像是完全为了大会考虑,不想让众人为难,直激的场下一众本就对国公府敬畏佩重的人,迸发出强烈的维护之意。

“既然诗赛原没有明文规定,为何不能让萧四小姐参与?我们不服……”

一个稍显苍老的声音率先开口,话语中满满的偏袒之意。

“就是,萧四小姐才华卓然,若是大人们不同意,我们绝对不服……”

“不服……不服……”

场下的不满声沸腾不止,一如初锦事先所料,其实说到底她敢在第三场才参赛,也是有所把握才行此计,因此不管微澜与微辰如何用王先生的名义劝告,也不为所动。

正北方的评委处,众人脸色也是各异,那身穿白色衣衫的花娴与月才女李露皆是一脸愤愤,时不时拿眼去看那王大人,却看那王大人面上平和,态度明显有所改善,不复方才的锐利,二人不由看的心中一沉。

心中才刚有不好的预感,便听那王大人正色开口:

“自诗香联会秉办以来,虽大会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半途上场,可如今日萧四小姐这般中途上场者前无例事,若本官从你这儿开了这个头,以后再出现此例事,却是会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听及此,台下一片晔然,皆不由得开始互相争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初锦听那王大人如此说,眉头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看向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意味不明。

还没等台下些许人的维护声出口,那评委处的王大人右手抵拳,放在嘴边状似无意的咳了咳,饶有其事地说道:

“今日萧四小姐说的一番话,本官却是十分欣赏,惊讶于一小小女子,竟有如此通透的悟性,且嘉禾国公爷为人清正,一身浩然之气,深受我周国百姓的爱戴,相信身为国公府的千金,自然品行学识都是极好的,况今日在场文人才子们维护萧四小姐之心如此强烈,若是本官如此不明事理,岂不显得我周国的官员不近人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