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十章:面颜浅笑又惊魂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2052 2016-11-14 17:33:12

  女判官看着最终剩下的两人,面色依然淡漠冷静,一如既往的官音:“这最后一赛,却是只有一题,你二人且听会好了:

“清溪潋滟,湖泊荡漾,江河汇,汪洋海,波汹涌,浪澎湃,浩瀚水==”

一联即出,四周皆不由愣住,这……这……这联,这叫联吗?这简直太变态了,全联二十二个字,且都是同一偏旁,涉及形动词,名词,物景,而且都同水有关,最后三字再是着重的形容,浩瀚水……

且不说字数凑上去,可这词性一方和平仄相对就有很大的难度了,场下各文人才女们,不由暗自乍舌,看来这季度才女真不是那么好当的,却也是需得学识挺拔,出类拔萃,想及自己对这一联,那可真是头疼得不言而喻,众人不免微微有些黯然。

且看那宋韵皱了皱眉,额角微微凝出一些冷汗,约有半柱香的时间才听她开口道:“清溪潋滟,湖泊荡漾,江河汇,汪洋海,波汹涌,浪澎湃,浩瀚水――峨嵋峻峭,崆峒峥嵘,岷崃屹,峙峪峡,岭崎岖,峰嶙峋,崚嶒山。”

随之众人只见那萧四小姐不急不缓,略后一步徐徐吟来:“清溪潋滟,湖泊荡漾,江河汇,汪洋海,波汹涌,浪澎湃,浩瀚水――蒹葭苍茫,芳草芜萏,茉莉菁,芍药茗,芥茹芸,荷蔬蓠,落英花。”

众人听着气息皆是一抿,随后变得黯然伤神,心中不由得叹道,这两个女子的才情他们怕是再赶上两年,也未必能够追上,不由皆变得失魂落魄!

场面骚动许久,众人心思各异,难言其楚,半柱香的时间也随之过去,女判官拿着布告,在台中徐徐公布:

“清溪潋滟,是为:平平仄仄,湖泊荡漾:平平仄仄,江河汇:平平仄,汪洋海:平平仄,波汹涌:平平仄,浪澎湃:仄平仄,浩瀚水:仄仄仄。”

“而宋小姐的答题各位请看:峨嵋峻峭,是为:平平仄仄,崆峒峥嵘:平平平平,岷崃屹:平平仄,峙峪峡:仄仄平,岭崎岖:仄平平,峰嶙峋:平平仄,崚嶒山:平平平。”

说及此,那判官略微停顿了下,又继续清冷说道:“?对联,雅称楹联,俗称对子。它言简意深,对仗工整,平仄协调,是一字一音的汉语语言独特的艺术形式。”

“各位世家文人才女们想必也知道对联的六大要素:一是字数相等,二是平仄相偕,三是词性相当,四是结构相应,五为节奏相同,六为意义相关;而对联的九忌又分为:一忌合掌二忌重,三忌失对欠平衡。第四失替应留意,五为乱脚六孤平。第七切记三平尾,八忌上重下边轻。九忌初学用僻典,浅显易懂也求精!”

“而宋韵宋小姐这道答题,却是直接在平仄相偕这里便直接败送,所以此答题经过我们四位才女的评委,最终给以丙分!”

众人一听及此,皆是忍不住长长一叹,不由露出惋惜之情。再看那宋韵却是脸色惨败,花容失色,却也只是叹了口气再次坐下。这副接受打击的良好心态,却是叫众人暗自垂怜!

只见女判官面露一丝客套的微笑,抬眼望向那坐在,一蓝一碧色衣衫前面的萧四小姐,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本次诗联会大赛的冠军是――萧初锦,萧四小姐!荣获…………”

“且慢…………”突如其来一道如大雁鸣唱,空谷传音的两字。

众人闻声而向,见那说话的人却是评委台处的“风花五才女”以雪为雅称,排名第三的花娴!

“雪才女这是……?”女判官有些不明,因康和郡主与落汐长公主今天不曾到来,这评委结果可是经过她们三位才女一起点评过来的,这都宣结果了,却是还要做哪般?

却见那花娴小姐缓缓从评委台站起,莲步轻踩,向台中款款而来!

“时至眼下,这个季度的最终魁首确实非萧四小姐莫属,虽说国公爷带领我周国一众文官,其才识绝然不必言说,可萧四小姐以往少有露面,更不必谈其传闻,所以本才女与花才女,月才女以及梅才女共同把持大会,一度觉得萧四小姐今天不过才过两赛,便轻而易举拨得头筹,恐台下众才女们心有不服,后又说我诗香联会的不当之处。因此心中有些踌躇,不知萧四小姐是否实至名归,真有八斗之才?”

说到这里花娴声音略一停顿,眉眼含着温和的笑意看了看台下的反应,见并没有惹得众人不快,心里稍稍放了心,后复又继续说道:

“因此我三人共同商议良久,最终得出结论,此行特派我一人与萧小姐再次比试一番,不知萧小姐觉得如何?可敢应承?”

这话说来,便是怀疑那萧四小姐之前斐然成章却有不实之处。

众人不由拿眼看台上的两位大人,但见他二人依然正襟危坐,脸上神情淡漠,似对这四位才女的行为采取了无视默认的态度。见此,场下众人不由皆是无语言发,只得微愣地把眼光递向那萧四小姐。

初锦柳眉微蹙,眼神略微有些不奈,声音清雅开口说道:“比赛有目共睹,这临近结束,你却是平白无故便要再加一场,于我却是觉得,有些强人所难!”

“萧小姐可是忘了自己第三场才入赛,由始至终却是只进两赛便拿得才名,如此不是太简单麼,更甚者萧小姐可是担心再加一场,这魁首之位便要拱手让人?如果你真是八斗之才,又怎会吞吞吐吐,不敢迎战?”

花娴不气不恼,面含轻笑,眼神略微有些挑衅。

且看那萧四小姐,却是眉头轻轻皱起后又慢慢舒开,嘴角微扬,薄唇轻启,又是开口说道:“我第三场临赛,却是不可言说的事实,不过这却是王大人亲口允诺,而你这临尾针对我再加一场,若是没有彩头,便显得鄙露可笑,我却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此言一出,全场沸腾,却是没想到那萧四小姐会如此作答,比试还要彩头,却还是向雪才女索要,这着实有些大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