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春似锦

第十四章:洛阳才气又频传

韶华春似锦 流月唱 1998 2016-11-18 15:18:29

  方老面带傲色,徐徐又道:“却说这小令着实好,词语精炼。上片写燕尔新婚直教仙人妒的幸福,下片写白头携手仍然画扇新如故,举案齐眉敬若宾的感情,必定相濡以沫才能如此。”

“用语亦是教人不由闭息停气:琴瑟,画扇,梧桐都不错。”

小老儿特意说明:“虽然梧桐在古诗中含义为高洁及愁思比较多,但是亦有忠贞爱情之意:古代传说梧是雄树,桐是雌树,梧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且梧桐枝干挺拔,根深叶茂,在诗人的笔下,成了忠贞爱情的象征。这写的着实妙啊!”

说完又是一阵长长的感叹。

“御王爷之才情我等众人都有幸耳闻,确实难有人及此……”

说话的人是一面如冠玉,身穿白色华服的翩翩公子。此时他面露尊敬之色,眉眼直视,教人明白他此时说的话乃至真心,出自肺腑之言。

“确是听说,这御王爷与康和郡主来往甚密,每年郡主生辰,王爷总是会提前赶往,特献礼物,而且坊间还有人曾亲眼见过康和郡主与御王爷同桌而食,同院听戏……”

这次说话的人是那自开始,说第二句话的而立男子。

“你这算什么,我可是听说等这康和郡主一登碧玉年华之二八,御王殿下便会当众请求皇上赐婚呐,明显的就是郎情妾意嘛,在座的众人,你们说,是也不是也?哈哈……”

说话的人嘻嘻作笑,面呈福态,看年龄应该已是知命之年。

这话说的略显嗤笑,可又叫堂下众人不知如何反驳,只有一少许人略略皱起了眉头。

之前那身穿玄色长袍,大约而立之年男子忍不住接口,徐徐而言:

“前辈之言虽不甚有差,不过那康和郡主家世样貌皆属典范,更甚至琴棋书画样样不逊,在我大周“风花五才女”中更是排名第二,赢得美名。”

说到此处,那人略一停顿,又徐徐说道:

“更何况,康和郡主姿容绝美,御王殿下风华卓然,二人实乃郎才女貌,堪称天作之合,就算到时圣上真下旨赐婚,让这二人共结连理,又有何不可?在座各位可赞成鄙人所言?”

那人向四周一拱手,浑身散发出极好的文雅之气。

“阁下所言甚是,我等赞同…………”

“蒽,不错,都赞同,赞同…………”

说完,下面又是一阵附合声传来。

“各位雅客都肃静…………”说话者声音中气十足,却是那说书人方老先生。这次他没再敲那木锺,想来是知道在场人都会给他面子。

“咱们继续往下说,莫耽误了各位的闲暇。”

说完,声音又侃侃而起:“却说就在昨日的诗香联会上,一女子满腹经纶,卓尔不群,从一寂寂无闻致使一鸣惊人,荣登“风花六才女”之第三位,手握“雪”牌。把原本的花娴小姐挤于第六,也从最初的雪牌变成了兰牌。

“最主要的是,此女不过豆蔻年华之二七,竟是比那康和郡主还略小一岁,不可谓不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哦?……这事儿发生在昨日我们却是还未听说,不成想方先生消息竟是如此灵通,先生不如与我们在坐众人详细道来,我却是想听一听这一小女子何以如此博才,竟将原本的雪才女比之让位?”

一头戴文人儒帽,身穿灰色衣衫的不惑男子说道。

“却说昨日的诗香联会大赛,那不可谓是不算精彩!”

说及此,方老那张略呈褶皱的脸,也忍不住变得活色生香起来。

初锦一边摇着手中的叠扇,一边仔细听着那说书的方先生将昨日的比赛现场描述了一遍,他的说书语气拿捏得十分稳当,那张嘴如同滔滔不绝的瀑布,不停地奔流停泻,声音抑扬顿挫,配合着他那活灵活现的手部动作,无不牵领着楼中众人的心魂,仿佛昨日的诗香联会就在眼前清晰呈现。

转眼看向微澜微辰,她二人也是被那方老的说书技巧引领其中,脸上的表情随着场景的变化而变幻。

“咱们的这位萧四小姐却真真是才识过人,当属女子中的翘楚,到这最后,萧四小姐无可厚非的胜了雪才女花娴,赢得了夏季诗香联会的魁首。”

“就这样,花小姐不得不将手中雪牌换给了女官大人,并由王大人与文大人相互赠予萧四小姐这块牌名,此后嘉禾国公府萧四小姐赢得雪才女,彩头换位,际进夏季风花六才女的名声如风流畔,传至洛阳才子才女们口中。”

那说书的方老笑着用右手捋了捋下巴上并不算长的胡子,略一停歇,又继续说道:

“却说这萧四小姐经过此次诗香大会,名声斗显,嘉禾国公府的威望只怕又增长几分,经过这次,皇子们只怕会更加热拢于与国公爷的来往交集,国公爷又向来独树一帜,不喜与皇子们有多余的来往,恐外人猜忌,只怕于萧四小姐这一面,又会多出无数桃花啊。”

说到这里,楼中众人皆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初锦用手抚了抚皱着的眉头,对于他们的调笑有些不悦,转头对着身后的微澜微辰说道。

“我们走吧……”

从茶楼离开,主仆三人坐于马车之上。

初锦从出来到现在脸色就有些黯沉。

身后两个侍女不时抬眼打量,见主子面色仍旧不好,几度张了张口,却仍是不敢说话…………

“却说这萧四小姐此季才气一出,嘉禾国公府声望更甚,自古以来功高盖主,却不知道这国公府这般声望,到以后又是好与不好…………”

茶楼之中某个雅客的话,直到现在仍然如鸣于耳,久扣心扉。想及那句“功高盖主”,初锦心中一时烦闷……

马车缓缓转进巷子,哒哒行驶……

忽听车外传来“砰……”的一声,马车整个身架剧烈晃动,一时出神不察,初锦一行三人却是无可避免地齐齐撞上车框,随后身子向后一跌……

“嘶……”

“哎哟……”

“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