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野蛮丫头

第五节 接机

我的野蛮丫头 海明未 2097 2015-09-01 13:35:27

  乘客已经陆续拖着行李箱向出口走了过来,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高近一米七五的身影,方便面型长卷发,黑色的风衣,墨镜,在所有的黑色衬托下她的皮肤白得耀眼,活脱一个从杂志上走下来的超级模特。素蓝在大学时就已经有一米六八的身材,穿上高跟鞋比我还高,现在估计已经超过一米七了。

虽然戴着墨镜,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像公主般耀眼,这就是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素蓝的手挽着一个人,和她一样穿着黑色的风衣,看起来似乎是情侣装,脸上没有墨镜,行走之间透着一股逼人的自信,眉宇之间表情淡淡的,虽然素蓝挽着他,可他的目光却一直在她身上。

单从穿着来看都比我这个工地文员不知道好了多少,他们看起来非常相称。心里忽的一叹,接着便已释然,这是最好的结果。

他们看起来似乎在交谈着,表情亲昵。

“是她吧。”莹桐拉着我的手说。

“是她。”我挥了挥手,心里一时激动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嘿,臭丫头!”喊完我就后悔了,我这么一喊立即让我们成了这里的焦点。

“你疯了?!”莹桐扯了扯我的手,脸红了。

素蓝诧异地转过头,随手取下了墨镜继而笑了,她的动作就像电影《黑夜传说》里酷酷的女主,举手投足间犀利逼人。

我之所以敢当面叫她臭丫头当然是有所倚仗的,这里是机场候机厅,人多,人多的地方她是不敢对我动粗的。

她快步走了过来,迈着走T台般的猫步,高跟鞋敲在机场出口的地砖上,发出“笃!笃!笃!”的声响,那声音几乎让整个大厅都能听见。随着她的走动,黑色长卷发在她脑后一荡一荡的,虽然拖着行旅箱,仍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气场,像是女王在巡视她的领地,旁边的人都不由地给她让道。那双大眼直直盯着我,表情里分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若按动作片的节奏,我毫不怀疑她下一秒会突然拿出一把肩扛式火箭弹,或者双手忽然从腰间甩出两把飞镖手再拔出两把沙漠之鹰来向我扫射。

莹桐适时松了我的手,我愣了一下,丫头走过来先是抱了抱我,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重重地在我的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两下,好几下,啪!啪!啪!那声音清脆得就跟被甩耳光一样。

“噢噢噢!救……救命!”我的背部如被一台打桩击敲着,而我不能反抗,根据过去十几年的经验,反抗的后果非常严重,说不定会被打一顿。记得大学时每逢寒暑假我都特别怕回家,为什么?回家会遇见她啊!那个可怕的女人见面礼经常是一记左勾拳,送我一个熊猫眼,而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包括左邻右舍的叔叔阿姨,都会作为她的粉丝成为我的围观者,对我没有丝毫同情甚至还会丢下一句“活该!”。

您能想像吗?

其实也只能怪自己,每次在学校时因为隔着距离我都在信上和qq上电话上肆无忌惮地惹她。

“哈哈哈,还是那么呆呐,好久不见了,呆小子。”她哈哈大笑,手却没停。

而一旁的莹桐和她身边的男人直接被震呆愣了,张着嘴瞪着眼看着我和丫头说不出话了。

她注意到了站在我身旁的莹桐,我看向她身边的男人,一时间感动莫名,我想跟他说:这位仁兄作为她的男朋友你太伟大了,为人类除一大害啊。

可是下一秒,她忽然推开我,准确地说应该我们同时推开对方。几乎同时,我拉过莹桐,她拉过身旁的男人,又几乎同时开口。

“这是我的女朋友,叶莹桐。”

“这是我的男朋友,杜少雄。”

接着又几乎同时,很诡秘地,我主动地伸出手和杜少雄握了手,素蓝主动伸出手和莹桐握了手。由于素蓝站在我的对面,莹桐在我的右边,杜少雄在素蓝的右边,四只手同时在空中来了个交叉,看起来像是两个敌对国的使者在握手,又像警匪片《无间道》里大哥韩琛和黄警督的在警局里初次见面,一个说:你知道,我看见你什么牌了。一个说:我相信都是。

四人都微笑着说了一句听起来很热情的“你好!”便再也没有其他话了,杜少雄和莹桐是第一次见面,我和丫头几年不见只适合用拳头来问好,可我和丫头不说话,莹桐和杜少雄也无形地安静着。

丫头在打量着莹桐,莹桐也看着她,我看着杜少雄,杜少雄怪异地看着她。她像磁铁般吸引着包括整个大厅内的目光。

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了。

这诡秘的安静已经持续了十几秒,而且还在继续,而四只手仍在交叉着。我觉得我的表情跟木雕蜡像般坚硬尴尬。

我想我应该说些什么。通常为久别重逢的朋友或者情人接机,都应该问饿了吧!吃了吗?变帅变漂亮了,或者说今天的天气真好月亮真圆,可是此时我的脑袋里一片混乱。

……

……

口袋里响起《克罗地亚狂想曲》。

噢!!!!天!

我松了口气,心里感慨万千,感谢老头子,这个电话来得非常及时,维护了世界的和平。第一次感到接老头子的电话这么开心。我连忙掏出我的国产山寨iphone6,“爸,人接到了。”

“好,早些回来吃饭吧。”

我说:“好,我们就回。”

才挂了电话,丫头的手机想起来了,她大大方方地掏出她的正版iphone6,“妈,刚下飞机,见到了,好,好,就回。”

接完电话,丫头抬起头,那双美目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莹桐一眼,然后挽起杜少雄的手,说:“少雄到我家吃饭吧,莹桐也去吧。”

杜少雄和莹桐同时愣了一下。今天天气确实很好,月亮很圆,我忽然有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说臭丫头,少雄才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呢,你也太霸道了吧,而且莹桐应该是我来邀请才对。”我拉起莹桐的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和丫头是有婚约的,而且是爷爷和父亲两代人的约定,就这么回去绝对会死得很惨。

呵呵,这就是我们阔别三年的重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