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的野蛮丫头

第八节 老爷子的沉默

我的野蛮丫头 海明未 2453 2015-09-01 16:46:20

  叮!门铃响了起来。

“回来了。”妈妈开了门。

“奶奶!奶奶!”一个小萝莉奶声奶气地跑了过来,扑进丫头妈妈怀里。正是丫头二哥的三岁女儿赵思雨,身后跟着的是丫头大哥五岁大的儿子。

“黄奶奶好,奶奶好!谭爷爷好,爷爷好,谭姥姥好,姥姥好,叔叔阿姨好……”倒是丫头大哥的儿子最有礼貌,几乎将大厅里的人都问了一遍,小小的脑袋晃了晃又将大厅里的所有人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多了几位,却不知道怎么称呼了,抓了抓脑袋住了声一脸疑惑。

哈哈哈!大厅里一下子因为他这个表情都笑了起来将尴尬化了许多。

“乖!”两位奶奶摸摸他的小脑袋齐声说。

“去,找位置坐下,就要开饭了。”丫头的大嫂陈琴拉过两小孩道。两小屁孩都在同一间幼儿园上学,都是丫头的大嫂陈琴接送。

“柔如怎么还不回来,老太婆,打个电话问问。”我家老头子对妈妈喊了声。

“谭年,给你二姐打个电话。”妈妈对我喊了一声。

“好的。”我掏出手机,找了姐姐的号码拨了过去。

“别打了,我们回来了!”门口处站着两个人,正是我的二姐谭柔如和姐夫秦小康。二姐挽着姐夫带有些俏皮的目光瞬间将整个大厅扫描了一遍,迅速从中找出我和丫头来。

“爷爷们好,棋迷们好,妈妈们好,哥哥姐姐嫂嫂们好,各位父老乡亲,我们回来了。”她大声叫嚷着,眼光却是直直盯着我和丫头。

“爷爷,爸妈,我们回来了。”还是姐夫比较识大体。

“都嫁为人妇了还这么不正经。”妈妈拉过二姐的手笑道。

“嫁为人妇难道就不是你们的女儿你们的孙子了。”二姐抱住妈妈的手,顿了一下用眼光指了指我和丫头,不解道:“那两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情况。”妈妈说。

“该轮到我了。”臭丫头站起来跑了过去将二姐抱住,眼角处竟破天荒的带着湿润了。丫头有两个哥哥,我有两个姐姐,臭丫头最喜欢的却是我的二姐,在十岁之前她和我睡在同一张床,十岁之后就经常和二姐睡在一起,不管高中还是大学,一有机会回家就会腻在二姐身边,像闺蜜一样。

二姐微笑地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目光却凌厉地瞪了我一眼。

——!!这啥跟啥嘞!为什么总是瞪我?

莹桐只是抓着我的手。在桌子底下,我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让她一下子面对我家里的几个老爷子确实不容易。

看着满满一大桌的菜,莹桐和杜少雄不由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是坐在长方桌子最下方的两位妈妈忙碌了一天的成果。

菜已经上齐,一共是三十七道,妈妈和李妈解下围裙坐在桌子的最下方。坐在长桌正中的两位老爷子,微笑地看着满堂的儿孙,却是先说了一句,“两位儿媳妇辛苦了。”

坐在长桌最下方的两位妈妈幸福地笑,连连说“应该的。”

老爷子对视了一眼摆了摆手说:“开饭吧。”

没有看我和丫头,我松了口气。只是气氛有些怪异,小时候我和丫头是他们经常拿来开玩笑的对象,我们满屋子绕着长桌跑,尝到我和她都喜欢的菜时她会强势地说:“呆小子,我是你未来的老婆,你要让我。”然后将那盘菜端到她的位置上。

每有我不服要张口出生抗议的时候她就伸出手来,皱着好看的眉头说,“不服!不服我们来石头剪刀布。”结果是每次都是我输,她能从我的表情里看的出来我要出什么,每次都惹得满屋子哈哈大笑,然后她又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将抢到的菜分一半到我的碗里。

任何恐怖片或者恐怖小说,里面的杀人狂,吸血鬼,僵尸还是野兽什么的,出现了就不觉得可怕了,你会在心里松一口气,说一声,哦,原来如此。可在怪物还没出现的那些前奏最是让人揪心,没有具像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真正的大师会通过音乐和声音或者抽象影像来表现这些无形的恐怖,你会感觉到在无形中仿佛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你,呲着牙抖动着锋利的爪,随时会扑上来将你撕成碎片。

而此时的我仿佛看到了海啸前的退潮,退得越远越可怕。

长桌正方两位老爷子端正得坐着,安静地吃着,两位老爷子不说话,下面的两个棋迷也只好沉默地吃着,小萝莉赵思雨开始时还不时叫着,“妈妈,我要吃这个。”但在这诡异的安静中,小萝莉不禁往她妈妈怀里缩了缩安静下来,一双大眼溜溜的转,满是不解。我的两个姐夫,臭丫头的两位嫂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曾经遭遇的狂风暴雨不会比我们小。

我想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诡异的一次聚餐,大厅里安静得只剩下了轻轻嚼动的声音,扒饭时筷子碰到碗的声音,夹菜时碰到碟子的声音,虽然说食不语是礼貌,但这么多人坐在一起静静地吃着,在我看来就像是恐怖片中怪物要出现的前奏。

我向丫头看去,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一下飞机就要带杜少雄回来吃饭。在那种情况下我也只能带莹桐回来,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要面对老爷子们的狂风暴雨,那绝对会死得很难看,我不知道吃完这顿饭后会不会被老爷子扫地出门,从此断绝父子关系。

丫头低着头,但夹菜的速度丝毫不减当年,碗里塞满了她喜欢的菜,吃相跟当年一样毫无淑女形象可言,我想如果我跟她抢她会不会还说出“我是你未来的老婆你要让我”这句话来,可该怎么应对接下来老爷子们的盘问,我心里实在没底。

似乎察觉我在看她,微微侧了头向我投来一个挑衅的目光。

——!!这啥意思嘞!!本来还想跟她打个招呼,等会挨骂的时候好有个照应,竟然是挑衅,等会挨骂的肯定不是我一个人,我朝她瞪了回去。

杜少雄双肩绷紧僵硬,表情非常精彩,尴尬腼腆却又要维持常有的礼貌性微笑,我不知道吃完这顿饭后他的面部的肌肉会不会抽筋。

莹桐看着这满桌子的安静,又看了看我那奇怪的模样,忽然微笑了。她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弯了腰将手伸到桌子对面的那盘炒猪肚上夹了一块放进我的碗里说:“你常常在我面前说伯母的炒猪肚才是最好吃的,我试了一块确实很好吃,你多吃点。”说完又往我的碗里夹了一块。

我看到了坐在正中间的两位老爷子眼里出现了欣赏的神色,两位老爷子对视了一眼都呵呵笑了出来,说:“一家人吃个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安静了。”

老爷子开了口满桌子的人都仿佛松了口气,小萝莉拍了拍胸口做出后怕的表情小大人般长长呼了一口气,惹得满堂大笑。我给莹桐夹了她喜欢的菠菜,在桌子底下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她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我面无表情地忍着,我知道照正常情况这力度大腿上肯定紫了。丫头冲我露出幸灾乐祸的贼笑。杜少雄脸上的僵硬终于换回了自然,绷紧的双肩这时也放松了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