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明后传

第二章 刺客(下)

明后传 沫江霓 2066 2015-10-12 11:07:53

  院内的老树上宫人布置了许多红灯笼,格外显眼地将那些金碧辉煌的宫殿照的闪闪发光。时间在永不停息的行走,但望去这一排排宫殿依旧是挺拔地立在那儿,它们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经得起岁月的沧桑,而改变的总是世事无常。

我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它对我就如同星星与天空;我十岁之前的童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怡景宫,是皇祖父为我父亲挑选的寝宫,这里是父亲与母亲成婚之地亦是我出生成长之地,我们对它总是有莫名的亲切感。那院内老树上的秋千,那后园中曾与父母乘凉的石阶都是我的童年。

父母不想我待在宫中看尽世间人情冷暖便移置到宫外的府邸长居,;而这儿,也渐渐被遗忘,只是逢年过节进宫才来一趟,时间长了这里就显得冷清。

我拜别神情依旧显得担忧的父母回了我曾居住的地方——姝阁,这名是父亲提的只为我能出落成一位知书达理的聪慧女子,旁边是母亲为我布置的花园,园中央有个不大的池塘里面的小金鱼常会对着我吐泡泡。花园中的花千姿百态但惟独那鸢尾花却挺立在中央。鸢尾花本是身在偏僻陡峭的悬崖峭壁,她清高孤傲不与世俗同流合污,这便是我爱她所在。母亲常亲自为我打理那株鸢尾花,晨起,百花之中总有个端庄女子在用心为她的女儿打理这片花园。

这便是我的童年,总是平静安逸舒适的。

我和诗琴进了寝殿,宫女都打理好了。我唤了它们出去,只留诗琴为我更衣。坐在梳妆镜前见诗琴面带倦意。这一夜的闹腾有谁不累。

“诗琴,你快去休息我自己更衣就行;你也累了一天了。”

诗琴立即收了倦意面带微笑道:“这本是奴婢的差事岂能偷懒,何况奴婢不累。”

我假装瞥了她一眼;“你是铁打的?别逞能快去休息。”

诗琴拗不过我便退了出去。

我小心取下那些步摇玉饰披散了一头秀发,继而解散腰带脱下曲裙长袍。雪白而又丝滑的肌肤露了出来,那白的发亮的裹胸布也显现出来,我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经意得笑了:“又长胖了!”说着还捏捏自己的小腰。

我的视线只是望着自己却忽略了床榻纱帐后的身影,直到半饷后才明白过来。镇定再镇定,此时此刻我若大声呼喊不管今日发生什么我这一世都将落人口舌。我拿起一旁的丝纱寝衣随意披好慢慢走到床榻那边,正想一探究竟却见地上有一团黏稠稠的血,我快步走了过去却大惊一跳——原来躲在那床榻之后的是今日行刺长阳王的刺客,他还带着面纱只是额头上一颗颗晶莹的汗珠滚落下来,我看得出他是极其痛苦的便立刻上前查看他的伤口。

我蹲在他身边取开他紧压伤口而又十分冰冷的手他看着我目光中充满猜忌。

“公子这是何苦呢,汉越王宫的戒备一向森严您跑来这行刺只怕有去无回了。不过幸好,你碰上我,我只好劳心救你一程了。”我认真地看着他完全忘记了他偷窥之事。

“我是个刺客,能置你于死地,你不怕我?”他依旧猜疑着只是语气中并没有戒备。

“怕什么!我若怕方才一席话又是何苦呢?”我看了看他越觉得眼熟索性一把拉下了他的面纱,的确是他——那个蓬莱宫与我萍水相碰的公子。

他似有些躲避之意但依旧说了声:“对不起。”

“你对不起什么,对不起你骗了我还是对不起深夜闯入我的寝宫在那儿偷窥我?”有些戏谑的味道。我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扶到榻上,他倒也配合,只是站起之事见他眉头紧蹙痛苦的很难形容。

我有些发慌大声喊道:“去将诗琴叫来,本郡主有事问她。”外面的宫女很听话的答应了一声。

我先为他清理了伤口,伤口很深是被剑所伤且伤中要害是在心脏附近,见他愈发苍白的脸我只能装作镇静只盼能减轻他的精神压力。

“郡主,诗琴姑娘到了。”

“诗琴进来,其他人一律在外等候。”

“奴婢遵命。”

门被推开诗琴眼帘而入,可一进来便被眼前之景吓到:“郡主,这人不是?刺客吗?他怎么在您屋里啊?”

“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但明贞君决不能见死不救。你是跟我还是”我一语未尽却被诗琴打住。

“奴婢自然是听郡主的,郡主做事从来有分寸奴婢相信郡主。”有仆如此,我觉得自己怕是世间最幸福的主人了。

“好姑娘!你快些准备剪刀热水还有针线我要为他缝合伤口。”我清醒的说,我没有学过医,只是平日里读过一些处理伤口的书算懂一点,但也从未试过但今日只能放手一搏。

诗琴诧异的看着我而刺客也不经意的抓住我的胳膊并摇头:“你本无需如此。”

“事事皆有风险,你可愿意相信我与我赌一回。”

他不在拒绝只是以深邃的目光示意。

诗琴出去以她亲自守夜之名支开了守夜的宫女,我所要的东西不过一刻钟便全部准备好了。

我让他喝了一大瓶烈酒并塞了帕子在他嘴里可他却硬生生吐了出来只是说不需要。

我的手颤抖着迟迟不肯将利针送入伤口,他看我害怕抓住我的手硬是戳入皮肉中,我流出了一滴热泪淌在他粗糙的手臂上,我光是用眼睛看都觉得疼,而他却始终一身未吭。或许他受过的苦远远超过他受过的伤。

心中的敬佩也油然而生,将他安顿好正与诗琴清理杂物不想屋外出了声音:“深夜打扰郡主了,皇上派卑职搜查今日国宴上的刺客,所以想进去查看一二还请郡主谅解。”

“大人真是笑话了,小女闺阁怎会窝藏刺客?”父亲很镇定但声音中总有那种与生俱来能震慑他人的气概。

“王爷严重了。郡主自然不会窝藏刺客,只是有人见刺客逃窜到了怡景宫内,卑职只是尽自己所能办好差事,还请王爷饶恕。”

“父亲,无妨!大人是奉了皇命行事乐然愿配合大人。大人派人进来吧。”

沫江霓

各位书友多捧场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