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明后传

第一章 初遇(下)

明后传 沫江霓 2923 2015-09-21 11:34:50

  丝竹曲声缓缓婉转响起。

诗琴回来附在我耳边说:“郡主安心,汶蔏郡主本是奉了皇后娘娘旨意今晚献一舞‘以示汉越对使臣的重视’。但依奴婢所想,这皇后定是觉得寻常歌舞太过无趣这才想些新法子讨好皇上。”

我微皱眉头:“放肆,人多口杂可别给自己寻麻烦,好好揣着小心谨慎。”

诗琴也似知自已多言了红着脸闷不做声。

我约见帘帐后面站着一位女子,身形曼妙透着一股与众不同;她踏着音乐悠然转入大殿中央,一裘红色纱衣配上长而顺滑的青丝,额心的一点花钿当真美得让人妒忌。

她的裙摆随她的舞动而悠扬的转动,鬓边的铃铛响得十分清脆,一颦一笑能慑人魂魄。

“连我一届女子都陶醉了,怕是这世间男子无人不会为偌钰姑姑所倾倒。”我暗自说到。

离开目光看看那边的使者也都是目不转睛,果真世间男子还是禁不住美貌女子的诱惑;我憋不住笑了出来,这人果真会对天生美好的事物多些关注;看看大殿内的诸人皆被殿中央的女子所吸引哪怕我大笑出来也没人会察觉到吧。我还暗自窃喜,不想一抬头却见卫启在盯着我,双眸明亮透彻却掩饰不住其中的深情我只好对他尴尬一笑盼着他没见我失态的样子。他的脸上浮上微笑十分明朗。

很久之前,我便早已知道卫启对我有意;不过我不想戳破这层纱,毕竟他与我此生也终究是不可能。皇族之女,怎可能会嫁给一个无家世背景的将军呢?哪怕我心有意却也是痴梦一场。

想到这里,我转移了目光。既然不可能,何苦伤彼此太深呢。

-----------------------------------------------------

看着一舞将尽,我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偌钰姑姑本就身世可怜不受人待见,宫里人有都是势利眼,倘若又在这国宴上出了什么事恐怕她和英莲公主也无法再在这宫里好好待下去。这样的一对母女,当真是让人可怜。

我正想着,却不经意间看到偌钰姑姑脚下划过来几颗光滑细腻的南珠。“不好,定是有人想从中作祟加害她。”

可人却是永远赶不上事情的变化,眼见偌钰踏上那南珠将欲摔倒,头上的步摇从发中滑落掉到地上。此时,我也不知陈国使者长阳王是何时出现,一把搂住将要摔落在地的偌钰;偌钰早已惊慌失措。

我紧握衣角,不知这局面该要如何收拾。这上天真是喜欢捉弄人,往往最不想遇到的却偏偏要到来。偌钰这一失态,皇帝定会觉得自己颜面尽失,那偌钰将会如何?

我管不了那么多,急忙脱下厚厚的靴子,将外层长袍迅速脱下,头上的流苏有卡到发髻中,随机腾身跃起飞快转到大殿中央。

我转头朝乐姬使了个眼色,那乐姬倒也聪明对我微笑点头,我便安心转过身摆了一个美丽的舞姿。

音乐又重新响起,只是这次却不同于刚才那般娇柔透人心弦,平静中多了一丝坚毅,正和我的格调。

我甩袖破空一掷,踏着乐声徐徐转来,只见鸢尾花曲裙随着身姿转开,那裙摆之下露出白皙的玉足。纤纤玉指如同鸢尾花开一般,那及腰的长发也随身姿摆动,头上的流苏还会不时地发出清脆之声。想必那时的我当真是美极……

再长的乐曲也终会结束,人一生总会遇到写坎坷磨难,该来的终究是躲不掉,何不豁然一些坦然面对。

我停止舞动,随即恭恭敬敬的跪下:“乐然冒失了,还请皇祖父责罚。”

一旁的汶蔏郡主(楚偌钰)也走到殿中跪下,她身后的长阳王却也自然地跟了过来。

皇帝冷眼看这一切,但片刻之后却立即龙颜大悦,故作一副心胸宽广:“这跳舞失误本是常事,何况乐然一舞也是在美极。也罢,你们何罪之有,快些起身归坐。”

皇后看知自己精心安排已被搅乱神情尴尬不再多言。

我与偌钰相视而笑,不想却听见极其刺耳的一声:“这里本是皇宫重地,岂是由你们两个丫头摆弄之地,父皇,这二人若不罚,怎能彰显我天朝威严?”

我斜眼轻撇这个身着红袍,妆容华贵的妇人。这便是我的亲姑姑长公主,是我父亲的亲妹妹;本是血缘至亲,但她生性高傲刻薄,哪怕是自己的长兄也不会存有一点的仁义,只会一味挑拨,所以这宫中不待见她的人多了去了,苦于面子也只是随意搭搭话。我自然是不喜欢她的。

这时,看着这一切却一言不发的楚威国使者司马将军突然发了话:“今夜本是迎接新年公主又何苦执着于赏罚之间呢?听本将军一言,这宽容待人总归是好的,还请公主放下执念。”说罢,一脸无辜的笑容倒是惹得我姑姑不好意思了,只是瞅了我一眼,一言不发。

我正欲回到位上,却不想真正的危机才来。左丞相李季安走到殿中央唤我留步,并抱拳向皇上请赏:“微臣斗胆,想向皇上位我儿南谨讨一赏赐,还请陛下允诺。“说罢轻轻看了我一眼。

“不好,只怕是有的我头疼了。”我暗自猜想。

皇帝大笑一声:“也好,今日本是大喜之日,喜上加喜可不更好,丞相说来听听。”

左丞相眼看计谋得逞嘴角向上一翘:“陛下圣明,我儿南谨已到婚龄却也至今未遇合适人选,今日见乐然郡主如此大方知礼,便斗胆向皇上请赏,想将乐然郡主配给我儿南谨。”

我抬头看皇上反应,倒也是略有犹豫。有看向我父亲,满脸惆怅,我知道父亲也是很难决择,想让他安心便对他点头一笑,示意不会有事的。

皇后瞧皇上略有犹豫方便挽回面子趁机发了话:“南谨公子且不说是左丞相之子身份最贵,便是论起武功才貌这偌大的皇城只怕也鲜有人及。陛下,臣妾觉得如此极好,陛下何不成全了这对佳话。”

皇帝与皇后对视片刻便立即做了决定:“好,那今日朕便成全你们二人!”脸上一副欢悦。

我可是你的亲孙女啊!我暗自想到。

再看那李南谨正准备起身谢恩,看那笨拙的样子还算是皇城第一?只怕是天大的笑话,难道我明贞君此生真要托付给这种不学无术的公子?明亮的声音打破了沉寂,卫启和司马将军好似约好一般同时说了声:“不可!”声音洪亮坚定,这众人目光不由转移到他们身上。

司马将军手持酒杯,脸庞微显红晕但倒也让人陶醉其中。他一口饮尽看着我说:“自古佳人本该配才子,何况咱们眼前这位倾国倾城的郡主。我一向怜香惜玉,见佳人落魄至此不免伤感,皇上恕罪。”嘴上说着赎罪,但却是一脸的骄傲。

我默默暗想:难道帮人说话就不能谦卑一些吗?那么骄傲谁会答应你!我明贞君的后半生可是在此一举啊。

“那将军之意是我儿配不上郡主了?”左丞相死眼等着司马将军。

在一旁呆若木鸡的李南谨不知所措,拱手道:“臣..臣...本..倾心于乐然郡主,望皇上成全!”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皇帝与皇后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卫启却发了话。

“丞相大人多虑了,南谨公子自然是配得上的,只是这郡主与南谨公子且不熟识;如此,怕是显得唐突了。”他语言虽显淡定,但我听得出那无法抹去的焦急和关心。卫大哥,你何苦如此?

我父亲攻破这一道尴尬:“李兄莫急,儿女们还小此事来日方长,今晚是国宴咱们还是专注赏宴吧!”很恳切的看着左丞相。

李季安见此事不成,索性放弃了:“我也是一时想起觉得甚好,不想竟太唐突了。也罢,日后再议。”

他转身故作歉意:“老身唐突了,给郡主赔礼了。”

我一向不会对不值得的人和事上多花工夫只是轻轻点头,然后转身自顾自地走开了。左丞相看看四周实在尴尬得很,赶忙收了礼溜到自己的位席上去了。

只听见长公主毫升没好气的小声说道:“这乐然郡主还竟是个抢手的货色!”说着还不是望着我母亲。母亲倒也毫不相让举起酒杯对着她一饮而尽,满是豪杰之势;当真是我母亲!

我坐到位席上见司马将军举杯对我轻笑,我便同样举起酒杯点头致谢,然后一口气饮干此杯。人家帮了我,理应致谢。

这今晚当真惊心动魄,我坐在席上有些闷便让诗琴陪我去偏殿透透气,也顺便整理衣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