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明后传

第二章 刺客(上)

明后传 沫江霓 2094 2015-10-03 13:20:07

  耳边的喧响渐渐消失,我与诗琴来到了蓬莱宫偏殿,寂静无人;我随意坐到一张席上让诗琴为我整理衣着,却也是心不在焉地随意观望殿内的摆置;不经意看到一个身着朴素的男子朝这边走来,边走还不时地四处观望似乎是在刻意观察什么。他看到不远处坐着的我将头低得很低迅速从我身边走过。

我起身,放快脚步跟上了他。他发觉身后有人便转过来抱手作揖:“拜见郡主,不知郡主又何事吩咐?”言语间十分严肃且一直低着头,这不得不让我多心,楚若钰失足是否与他有关。

且不如先探探他的口气再行定夺,但我实在不知该如何称呼他,便跃跃欲试的喊了声:“‘公子’,看公子身着不是宫里人,原想着应是哪位大人的侍卫一个好奇不想却冒犯公子了,还请公子海涵。”我抬眼轻瞥他丝毫未显不安,要么是演技太好要么便当真无辜。

他思量片刻终于抬起头:“郡主折煞在下了,在下是程国使者的随从,不想倒让郡主误会了,郡主见谅才好。”

还知道我是郡主。

我定睛看着他,他身材高大壮硕身形极好,一看便知定是常年习武之人。眉宇间若有若无的焦虑但也饰不住那股英气,虽身着朴素但依旧遮不住那股与生俱来的气质,这样一个能让天下女子为之倾心的男子想必不会做那等不上台面之事吧,不过若说他仅仅是一个侍卫也难免会让人不相信。

我只是一畏的望着他,他看我半天没什么反应便开了口:“既然郡主无其他吩咐,在下先行一步。”说完迅速转身走开,我还没反应过来却见他己走远。便赶忙喊了句:“后会有期!”

他转过身只是毫无表情的望了我一眼,我自觉无趣便也低下了头。

“郡主别发呆了,快快回去吧。”诗琴一语惊醒了我,我随意答应回了正殿。

皇帝手持酒杯走到二位使者跟前说着一些客套的话,满殿的人们也都纷纷站起。我无心理会只是小心地左右观望。殿后的石柱旁似乎有人,而且是个蒙脸的黑衣人。见他慢慢往前向前,最后竟拔剑出鞘飞速刺向正与皇帝交谈的程国使者。

我大声道:“小心!有刺客!”

还没人迅速反应过来只是不解的望着我,我见使者性命耽危急速拔下头上的玉钗才上桌子三两步到殿中央丢向刺客手中的凶剑,剑被弹落到地上。满殿的人也都明白了过来,纷纷往后退着生怕连累自己。

皇帝前面挡住了一层侍卫,他震怒地喊叫着:“快快拿下刺客!”看似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实则一直在往后退着。

长阳王异常郑定的说道:“怎么?这么多次了,还想着杀本王,看来你还当真是固执。”

看着二人眼中的种种相信这两人定有很深的冤渊。

刺客不予,满眼怨恨地观望四周慢慢走近他的侍卫。我母亲担心的喊道:“贞儿,快快过来!”

这一句话似乎提醒了刺客,他抽出袖筒中的弯刀锁住他身后的我的颈部:“都退下!若想保她的命,就要保我的命”

我知道像他这种威胁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不过是吓唬吓唬并不会真的杀了手里的人质,否则才是真的毫无退路了。

既然如此不如镇定一点乖乖服从免得让刺客手忙脚乱倒伤了我的性命。父亲母亲焦急万分请求皇上救我性命,皇上斟酌片刻有些犹豫道:“郡主安危重要,尔等放了他。”

自己的祖父在危难时刻居然还会将孙女的性命与自己的江山社稷想度量,果真是皇帝薄人情。

刺客听闻大喜,带着我退出殿外,退出蓬莱宫。里面的人也都小心地慢慢跟了出来,我微微侧眼看着刺客总觉得似曾相识,眉宇间那种感觉总很熟悉。对了,难道是他?

我的手不觉得伸到他的脸边想轻轻拉下面罩,却被他打断:“你想耍什么花招?老实点,刀剑不长眼。”

“你是?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我很认真的对他说,我们凑的那么近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但我却一点都看不穿他的心,他究竟是谁,是怎样一个人?我的手开始缓缓拉下他的面罩,他不再阻止只是望着我,手上的弯刀也渐渐松放了下去。这时,皇帝等人都来到蓬莱宫门口,见他放松警惕就趁机让侍卫从四周慢慢包围,面罩即将拉下,我却看到四周满是侍卫就伏在他耳边悄悄说道:“快走吧!放下你的执念,世间恩怨本就难断何不释怀?”

他反应很快对我微微点头便突破重围杀了出去但依旧没能躲过皇帝的御侍在心口周围被深深刺了一刀。

父亲母亲跑到我是身旁问我是否受伤但我都没有听到只是在思考这飞走的男子又会如何,这深宫庭院他又要如何才能逃出去。

长阳王走了过来抱拳说道:“郡主今日救命之恩,本王今生一定涌泉相报。”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王爷真是严重了,乐然不需要什么回报,唯一所愿便是汉越与贵国能长期交好往来,其他别无所求。”我只是随意敷衍两句但也丝毫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对长阳王说生怕一个不经意间又坠入另一个深渊。

皇帝调动御林军连夜寻刺客的下落,也好给程国一个交代,经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一晚处处人心惶惶宴会自然是散了。

我欲与父母会怡景宫卫启却悄悄走到我身旁只是小心说道:“你本可以捉拿下那个男子,为什么要放了他。我心里的贞儿一向正直为何今日会包庇一个来路不明的刺客?你知不知道自己的性命刚才就在他一念之间。”他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愤怒,若不是在乎又何苦愤怒。

我摇头轻笑:“我只觉得他一定不是坏人,世间之事有因才有果我不信他是那种草芥人命之人,也断不会相信他会要了我的命,卫大哥不必为我担心我自有分寸。”

卫启不再多言只是略带冷漠的一笑,直到我离开才小声地说了句:“本是我没本事保护好你。”

我不想再造成误会便假装并未听见与父母回了怡景宫。

沫江霓

江霓初来乍到,诸位读者捧个场哈。Q1352336219,欢迎大家来提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