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明后传

第三章 身世

明后传 沫江霓 2002 2016-01-07 17:05:34

  丝丝凉意窜进殿内外头的禁军统领带了人进来,他们都是粗人一举一动无不显现粗暴。我穿好寝衣窝坐在榻上,帘子掩着,里面的身影若隐若现。屋内的血腥味极重,我不知他们是否会察觉,而眼下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只盼他们能快些出去。

“大人,姝阁**外外都已检查完毕无任何异样,只是郡主这里……”禁军统领身旁的士兵有些为难的说到。

“卑职冒犯郡主了,还请郡主……”

禁军统领一言未尽便被我打断了:“统领大人放肆了!本郡主乃是当今陛下的嫡亲孙女,乃皇族之女,统领大人觉得本郡主会将刺客藏于床榻之内?大人如此认为只怕是碰了犯上一条。何况,本郡主着寝衣在榻上休息,大人当真敢来查看?”

屋内众人皆纷纷跪下:“卑职冒犯郡主,郡主息怒!”

“都知道郡主怒了,大人还不带着您的弟兄们出去?”诗琴一语点破,禁军统领颤颤巍巍的带着其他人退了出去。

诗琴出去告知了父亲我一切安好,让他切莫担心。

“好了,没事了,你可以出来了。”

刺客慢慢从我身旁的被褥中露了出来,我看他起来的吃力便让他不要再动自己下了床榻。

“郡主大恩,来日必报。”他强忍疼痛向我示谢。

我嘴角一扬道:“要什么回报?我救人只为良心不为回报。且今日是只小猫小狗我也定不会置之不理,何况活生生一个人岂有不救之理?对了,你我萍水相逢多次,此刻我却不知你姓谁名谁。”

他紧紧盯着我,我逃开他的目光故望别处。

“在下霍氏君彦。其实,我从不相信在皇宫里还会有心思纯良之人。你这样救我倒让我觉得很不安生。”他半身靠在枕上,双眉微蹙。其实细细看去这人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气质,他的高大甚至会让人觉得在他身边是安全的。双眸深邃一眼望不到尽头……

“此名甚好与你很是相符。在我看来你自小应是少了家人的关爱吧,内心所想觉得世间竟无一个善良之人。其实时事并不都如你所想的那么阴暗,好人还是有的,凡事关键在于人心。”我忠言相劝只为他能多想开一点,不再误入歧途耽误了终生。

“若不是人心叵测,我也不会变成刺客。世上是有好人,可我却从未碰到。”话语中透着哀凉,我身上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难道我就不算好人吗?你方才之言只是片面,恩怨总是纠缠不休你一谓消极也只是害苦了自己。看你也有二十三四了,本该是成家立业之时何苦坚持执念将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我站起怒喝到,只是不敢放大声音倒觉得像是太傅在教诲学生。

他看着我终于露出笑容,脸上的痛苦也渐渐消退,想必伤口不那么痛了吧。

“可能我的命运就此要改变了吧。明贞君,你是这世上第一个不图回报救我之人,亦是第一个如此怒斥我之人。”

“看你身世必十分坎坷,你若信我不妨向我倾诉,或许能解开心结。再者,长阳王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他怎会与你结下深仇?”我充满好奇心想一探究竟,凑到床榻下的软垫上俯身而坐。

“你想听?”

“嗯!”

“长阳王人中龙凤我本无意伤害他,只是母债子偿罢了…….”

我听了大半夜才明白了其中究竟。

程国先皇秦氏本有一发妻大赵氏,在先皇秦氏未称帝之前就已成婚,何况先皇前半生一直征战沙场一直无后,好不容易称了帝日子渐渐安生,后来就生了当今程国皇帝秦符,可红颜薄命皇后大赵氏难产而死。也正因为大赵氏过世先皇秦氏自此颓废不理朝政,过了几年程国危机四伏,周边小国虎视眈眈,经济也因此受到影响。

先皇不忍看自己用半辈子打下的江山至此没落便又迎娶了当朝第一富商之女潘氏,潘家几代都是奔走列国之间的富商,积累的财富可至倾国;为了稳定天下,得到后方经济支援先皇秦氏便娶了这个从未谋面的女子。

潘氏虽贤淑敏慧但先皇一直割舍不下先皇后大赵氏,也只是和潘氏相敬如宾。后来潘氏怀有身孕生下次子秦烨也是此次来到汉越的使者长阳王。生下秦烨后先皇更觉得自己职责已尽,对皇后潘氏更加冷淡。

深宫漫漫长路潘氏饱受世人冷嘲热讽,说她是皇帝的金帛有用是便拿出来,无用便丢到一旁,何况商贾虽富到底也是平庸百姓比不得皇亲贵族,世人自然觉得潘氏卑贱。潘氏哪里心甘。为了不再受冷落便用先皇后画像私自在程国寻找与先皇后相貌相似之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潘氏费尽心思终于找到了与先皇后相貌神似相似之人。此女子便是霍君彦的母亲霍氏,是当朝一官宦人家之女,自小便有倾国倾城之姿故美名远扬;在被潘氏强行带入程王宫之前,她早与一介平民相生相许,后不顾家人反对硬是偷逃出府和一个平庸百姓成了婚,并生下了霍君彦。霍君彦到刚刚记事的年纪母亲就被人带到宫中不得已成了皇帝的妃子。也正是此时皇帝大恼皇后潘氏为争宠而犯上,皇后被长期软禁不久之后抑郁而终,只留下一幼子秦烨。

霍氏不堪遭人侮辱,日日思盼夫君相救,但她深知夫君一己之力恐怕也是力不从心,何况还有一幼子在这世上,于是只留一封书信托亲近之人带霍君彦长大些许后再递交,而自己便在枯井中了却了性命。

几年之后,霍君彦受到母亲遗书,看到母亲言语之间露出许多哀愁,想到母亲在宫中度日如年,又想到母亲对自己的种种疼爱,想到父亲的懦弱,他心生恨意,发誓要手刃仇人,更是从此之后不认父亲,到山岭中拜了一位师傅学艺从此带着仇恨度过十几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