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当昨日已成过往

第八章 执着左右成功

当昨日已成过往 叶訄明 3693 2016-10-14 19:01:30

  全场一片寂静,只听见陈凯大喝一声“甩”谭志恒也顾不了那么多,连看都不看,一下将球甩到半场,刘波见势不妙,极速追赶。拿到球的陈凯一个转身向前跑,在罚球线起三步,刘波紧跟其后,最后一步上篮稳稳跳起。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刘波居然一把推向陈凯的腰,陈凯虽失去平衡,但也不忘上篮,他也不顾落地保护自己,硬是将球送上篮框。球进,人倒,由于惯性太大,陈凯摔倒在地还在地面上滑了一米多,他右手护着身体,硬生生用肘子顶在球架上,听见‘嗙’的一声,陈凯便拖手在地上痛苦呻吟。

这声响像两颗原子弹,一颗在黄亦敏心里炸开,一颗子在李静心里炸开,两人欲想冲过去,但陈凯的兄弟们早已将他包围。

何浪含着泪转头,向刘波冲去,对着他肚皮上就是一脚,将他踹出四五米,用手指着他怒道:“烂得有什么事,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刘波坐在地上没回过神来,死死盯着何浪。众人被何浪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但没人上去劝说,何莹莹心惊胆战,喃喃自语:“好可怕,好可怕。”又拍拍胸脯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裁判协商后,比赛还是继续,陈凯罚球。这一球至关重要,球进,三班赢,不进则拖入加时,加时对三班来说没优势,陈凯已受重伤,肯定会输。

陈凯站在罚球线,右手垂着,左手托球,表情扭曲,痛苦不堪。

“算了,我们这一球不发了。”见陈凯迟迟无法用右手拿起球,谭志恒不忍心,他情愿输,也不愿看到兄弟如此为难自己。

“我们不罚了,让他们开球。”罗震也对着裁判叫喊到。

见裁判欲要开口,陈凯笑扭头对他们轻声道:“没事,别担心。”

场下,黄亦敏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泪水在眼眶直打圈圈,李静看着陈凯的表情心里念着‘多希望痛苦的是我,不是你’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陈凯罚球,没有人因为罚球时间的规定而提醒他,裁判也不吹哨,就目视着他。

陈凯摆动着右手,一阵阵痛涌入心扉,看来是脱臼了。他凭着坚强的意志,在众人毫无反应之下快速抓球,向前抛去。篮球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发出一声脆耳的‘唰’声,全场哗然,掌声响彻天际。

比赛并未结束,陈凯依旧全神贯注看着球,对面发球者并没有想到,陈凯会冲过来断球,场内的叫喊声被场外的欢呼声淹没,只听见陈凯抢到球后大吼一声‘啊~’球飞上天空,伴随着哨音落地。又是一阵更高亢的欢雀,队友们将陈凯小心抱起,不敢将他抛向天空,便一直举着他大声呼唤,场下掌声长久不衰。

“等,等一下,把我放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陈凯头一直歪着看李静。

兄弟们放下他,吵闹着簇拥他过去。

见此情形,场边的人都紧张起来,目视着陈凯过来,黄亦敏呼吸都变得急促,拽着李静说:“他什么意思?他过来了。”而李静更是连呼吸都忘记了,目光集聚在陈凯的脸庞。

陈凯步伐稳健,但心有悸动,他停在李静与黄亦敏身前,注视着李静道:“虽然我不怎么认识你,但我很想和你做个朋友,可否把你的QQ号码或者手机号给我?”

一道炸雷轰地一声在黄亦敏胸口炸开,过去他一直以为陈凯所作所为是因为她,令她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为了李静,她好像突然被掏空了灵魂,泪眼汪汪的看着陈凯。

被这句话吓傻的李静万万没想到陈凯会要她号码,她使劲搜索近期与陈凯碰面的场景。她见过陈凯对他传递的暖意、哀怨、愤怒。之前她不明白这是为何,此时她才领悟,她一直认为陈凯看上的是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的黄亦敏,不曾想到会是自己,慌乱之下,她颤颤地说了一句:“你,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要你的号码。”陈凯根本没有看黄亦敏,眼孔里倒映的全是李静惊讶的面容。

“墨迹什么啊?给他就是啊。”

“就是,就是,快点的啦!凯哥这么诚心诚意的,你可不要伤了他的心啊。”

旁人在侧边吹捧,挑逗,急的李静开始发抖。

“你们别这样,吓到她了我可跟你们没完我告诉你们。”陈凯看出李静紧张到无法平静,笑着对兄弟们说,其实是为了不让自己与她眼神相交,避免尴尬。

“这……”李静突然想到黄亦敏,心剧烈颤抖一下,她转头发现黄亦敏别头走了。这让她瞬间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心酸,这什么跟什么啊?陪阿敏来要号码的,最后却被要号码的人要号码了。李静思忖片刻,决定给他,也反问了陈凯的号码,打算回去之后给阿敏。

散场后,罗震等人扶着陈凯到医务室,李静与何莹莹往宿舍而去。

一路上,李静思绪紊乱,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何莹莹在一侧劝慰她,叫她不要想太多。爱情是强求不来的,陈凯不喜欢阿敏又不是你的错,你就是把号码给了阿敏,也不一定能成。李静一路造句,把将要对阿敏说的话都盘算得清清楚楚,可在推门看到满脸泪痕,默默坐在床沿的阿敏时,她脑袋却一片空白。

何莹莹到阳台倒水,李静轻轻坐在黄亦敏身边,将纸条放在桌上说:“这是陈凯的号码。”

“你什么意思?笑话我?”黄亦敏言语冷淡,面无表情。

“不是,你别误会,我只想说我不知道陈凯会来要我号码,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你,直到他走过来那一刻我心里还在为你祝福,真的,我没骗你,你也知道,我身边有个刘波。”李静说着,声音渐渐淹没。

“有个刘波怎么了?你的意思是我身边没人了?你又何必来讽刺我呢?”黄亦敏看起来有点生气,语速都快了些许。

何莹莹将两杯水放在桌面,侧坐在椅上微怒到:“阿敏,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刘波追了静三年,静都没有答应,怎么会无缘无故接受一个毫不相识的陈凯呢?要怪只能怪陈凯,怎么可以说静的不是啊你?”

“我也是受不了这打击,我……”黄亦敏激动,看了看委屈不已的李静说“静,不好意思。”

李静拿起水杯,喝了一半,轻声道:“或许我的大学注定没有恋爱吧,你们应该发现了,我对所有有意与我要好的男生都保持距离,只有对刘波没有,因为我是不可能与刘波在一起的,我们两都心知肚明,他有意,也不能。”

“为什么?”两人同时诧异。

夜渐深,宿舍楼的灯一一熄灭,人员零希,寥寥无几的超市内只有收拾残局的工作人员,球场灯也灭了,路灯在无人道上摇曳,冷冷清清,只有风儿在吹奏夜的美,以及夜的黑。

“我有一个男朋友。”

“啊?”

“他在部队”

“啊?”

“你们别啊了,听我说”

“哦哦”

“在我高二那一年,他去当兵了,他让我等他,说他两年就回来了,但他迫于家里的压力,又留下了。”

“那刘波呢?为什么他一直在追你?他知道你有这么个男朋友么?”

“刘波是他的好兄弟。”

“啊!”

“他在去部队之前交待刘波,让刘波照顾好我,后来我发现刘波喜欢上我了。”

“对,刘波确实喜欢你,他和我们说过。”

“刘波是个不错的人,他暗示过我好几次想和我在一起,甚至追到大学,由于我是他兄弟的女朋友,所以他也有意与我保持距离,我知道他因此非常懊恼,所以与他在一起我总是表现的很自然,大学以来,他也见过我拒绝过一些人,他心里开始发慌,怕我真与别人好了,所以提出要在一起的话,条件是不能让他兄弟知道,但也被我拒绝了,我不想因为我,令他们兄弟反目。”

“刘波还真是个痴情的种,那你和你男朋友怎么样了。”黄亦敏挪了挪脚,与李静靠得更近了些。

李静看着黄亦敏,摇了摇头说:“有时好,有时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我进入大学后,男朋友总是怀疑我,所以我非常理解阿敏,有时我也想像你一样分了,因为这种感情维持下去,会让我自己崩溃,真的太累了。”

“那你为什么不分?”何莹莹瞪着圆溜大眼问道。

“我不能那么自私,他在那边很辛苦,也没有做对不起我的是事情,他唯一的寄托都在我这,我要是和他分了,我怕他受不了。”

“哎,你真伟大。”

“可现在他老怀疑我,有意要和我分手一样,我很害怕,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了,令他这般不信任我,你们知道的,我很少与男生交流的。”

“肯定是刘波在烧阴阳火,他肯定造谣说你的不是,所以你男朋友怀疑你,这样一来,等你们分手了,刘波就有机可乘。”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黄亦敏和何莹莹同时想到刘波,因为只有刘波才能和李静的男朋友联系,而男友的怀疑肯定是因刘波引起。

“不会吧?他怎么可以这样骗他兄弟呢?”听闻此话,李静也非常震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刘波追你追这么久,又生怕你同别人好了,现在还不抓紧时间给自己挖个坑,等你跳下去,等你真的与别人好了,他就没机会了。”女人最爱瞎想,黄亦敏也是。

……

“那你有想过真的和你男朋友分手么?”何莹莹问道。

“哎!”李静思忖片刻说:“有,在阿敏分手时,异地恋真的很难维持,令人十分难受,特别是当他不再信任我时,我很恼火。”

“难怪你昨晚那么晚还不睡。”黄亦敏说,李静点点头。

“分了吧!大学多没美好啊!完整的大学一定要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何莹莹挑逗说。

黄亦敏为李静的感情遭遇感到怜悯,她宽慰说:“其实我也不反对你和陈凯好,看你们好我也会开心,要不我们两个打个赌,陈凯选择你,你请吃饭,选择我,我请吃饭,你看怎么样?”

“这怎么行?我对他……”李静刚想说我对他没感情,但脑海突地冒出一副陈凯愤怒的表情,竟使她语顿。她立马改口道:“顺其自然吧!不过我觉得,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我还有个男朋友呢。”“你那也算男朋友?不关心你也就算了,还天天怀疑你,我呸,我宣布,你们今天都正式分手了,为了大学青春无悔,让我们一一起恋爱吧?”何莹莹顿时站起,双手撑开似拥抱蓝天,大声叫喊着。

“隔壁的,你们能不能小声点,现在都几点了。”隔壁寝室被何莹莹这声给吵醒的女生在阳台对着她们骂道。

三人相互凝视,无奈的偷笑起来,又小声喊道:“让我们一起恋爱吧!”

叶訄明

新手,请大家多多关注,多提意见,你们是我前进路上的老师,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