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当昨日已成过往

第六章 阴天已过,已然晴天

当昨日已成过往 叶訄明 3925 2016-10-14 18:58:14

  阳台被一面墙隔开,此时陈凯便瘫坐在饮水机旁,无神地看着阑干上的兰草发愣。何浪将衣服脱下甩在椅背,走过去问陈凯:“干嘛?没信心了?”

陈凯无动于衷,像一具无魂躯壳。

谭志恒弓着腰,将肚前衣服撮成一团,边拎边说:“你走后,他们亲密的很,就差当场接吻了,哼!那小子比你主动得多,哪像你?遇着不顺眼就跑,像个孬种。”

陈凯听毕,终于有所反应,但也仅是转头瞪了他一眼,不作反驳,不问详情。

“活该你追不到别人,像你这种人都能追到女生,那就见了鬼了,还以为你多有本事呢?也是个垃圾。”谭志恒见他反应冷漠,更加憋屈,很想在这落魄的表情上就是一拳。

罗震忍不住,蹲在陈凯面前,右手在他右脸上轻拍,说:“诶诶诶,醒醒。”陈凯瞪着他,不作声。

“那男的不是李静男朋友,你不要灰心,再说就算是女朋友,你也不要放弃啊!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啊!再说实在不行,老子豁出去,帮你把那男的打一顿,再警告他远离李静,你就说好不好?你赶紧给我起来。”罗震劝着,将陈凯双手一拉,像拉了一个铁秤砣,稍有失力便似会砸下去。

阳一颗连忙将凳子拖出来,罗震搀扶着陈凯坐下,又说:“你们先洗澡,我去楼下找朱梓斌,问下那男的的情况。”

阳一颗走到阳台,见外面雨小了些,回头对着罗震说:“你快点,我和谭志恒待会也要回去洗洗。”

罗震点点头,衣服还滴着雨水便出了门。陈波从隔壁宿舍回来,见众人围着陈凯,三言两语,断断续续谈论着,过去逐一问了个遍,来了一句:“就这个啊?上次我还看到李静和一个男的逛超市呢?”本还想下去的他,被几道凶光给震慑住,吓得不再做声。

电商班宿舍主要分布在六楼层,罗震直接冲进六一七寝室,见到朱梓斌正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

朱梓斌与他是娄底的老乡,到大学后才相见恨晚。两人趣味相投,性格相似,几次聊天便混的熟悉。此时朱梓斌还穿着球服,右手摸着鼠标,左手搁在键盘上,食指与中指间还夹着燃烟。烟头挂着两厘米长的烟灰。

“卧槽,输了。”朱梓斌大喝一声,其声犹如洪钟,厚重劲强。他撇手抖下烟灰,紧咬着烟蒂,双手在键盘上一阵猛敲,还不时骂着自己的队友。

“阿斌。”罗震用家乡话叫喊,朝他走过去。

朱梓斌听闻,起身让座,语气还带着火:“他妈的,遇到一群二逼队友。”又从桌上拿起烟,抽出一根递给罗震。

罗震接烟刚想坐下,阳台旁的厕所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真是冤家路窄,又遇到刚刚洗漱完的十一号。见此人,罗震哪敢再打听,当下拉着朱梓斌往外走,还说:“我有事要问你,你到我们寝室去。”

回到宿舍,众人将他们围起来,朱梓斌见势不妙,浑身绷地紧紧的。

陈凯只是小觑了他一眼,体格硕大,肌肉线条显著,个头很高,总觉得不是个善类,又转头向阳台望去。

一群人把朱梓斌拉到陈凯身边,罗震便开始询问。

“阿斌,你们班那个十一号是不是和李静在一起?”

朱梓斌皱眉,思忖片刻说:“好像没有吧!刘波只说过他喜欢李静,但具体他们什么关系我真不知道。”

“那李静是不是总和他一起出去?”

“那没有,刘波基本不出去,不是打游戏就是打球,反正我没见他出去过几次,打球的时候我们基本也在一起。”

头朝阳台的陈凯竖耳细听着,心就像黑暗里一朵发亮的花苞,一次次感受着微弱的阳光,一片片撑开。

“那你还知道他们什么事情没有?”罗震继续问到。

朱梓斌眼珠快速转动,咬着嘴唇,像在思索被遗忘的回忆。

雨已停,天空乌云浓浓开始飘散,兰花草细叶茎上的雨精灵摇摇欲坠,眨眼之间,颤动着像QQ糖一样跳下,再叮的一声化成无数小精灵欢快的逃窜。

“对了,上次刘波好像说过,他和李静是高中同学,对,他们聊天都是用的家乡音。”朱梓斌并不确定是否是高中同学,但他们聊天用家乡话是事实。

“看来还有希望。”刘建飞一向不发言,此时他也感到一丝欣慰,至少没有将陈凯的路彻底断绝。

罗震用乡音将陈凯追李静一事阐述给朱梓斌,朱梓斌边笑边点头说李静早就拒绝过班上好多男生,不过他并没有打击陈凯,只告诉陈凯李静性格有点内向,甚至可以说是高冷,有点冰山美人的感觉。

朱梓斌与众人聊了好一会,觉得这群人交结甚好,各个都吐露心声,很真诚,很随心,也没有多少防人之心。于是怀着愉快的心情回到寝室,走之前还答应他们,会帮陈凯留心李静与刘波的动向。

这么一餐似吃甜般点吹聊,使陈凯变了个样,表情虽严肃,但信心又提上来了,他是不会因为李静高傲冷清的性格而退缩的。当时就当众立下海誓——除非她找了别人,否则我就不会放弃,这让罗震等人放下心头一块大石头,对陈凯一阵冷嘲热讽之后相约打游戏。

令人惊讶的是陈凯居然也要与他们一起,借了陈波的电脑,创建了一个英雄联盟的号,取名‘烂得哇’。

罗震问他‘烂得哇’是什么意思,他说:“懒得说。”

何浪也问,他还是懒得说,见他们一脸茫然,陈凯以为他们还担心自己在失落中,于是解释道:“烂得哇在我们家乡话里面的意思就是‘懒得说’”

……

几人在游戏世界被狂虐成翔,而导致这种结果不出所然是陈凯所为。宿舍一声声急忙催促,像在教育小孩一样。

“烂得,快跑。”陈凯便狂点鼠标,陈波在旁心疼大喊:“轻点,轻点,鼠标都快被你点坏了。”

“烂得,把他杀了啊,开大啊。”陈凯左手一阵胡乱按键,陈波瞪眼欲哭无泪。

“有人来了,烂得,在草里面不要出来。”陈凯站在草里,一站就是三分钟,陈波就看着他站三分钟。

“烂得,打团了,你先上,你是肉。”

“我人呢?我人呢?”陈凯不见人影,所幸鼠标键盘无限按,陈波见状不忍直视,呲牙咧嘴在陈凯身后张牙舞爪。

“啊!我又死了。”看着银屏成灰,陈波的世界也灰成一片,他低着头,默默地转身到隔壁寝室避难去了。

陈凯似游戏中的人物,跑得满头大汗,精神高度紧张,注意力十分集中。

后两天,自动三班与一班篮球赛并无悬念,三班全胜。电商一班与二班篮球赛实力相当,但一班略胜一筹,赢五分。两场比赛陈凯都在场,李静等人都没来。

朱梓斌去过他们寝室两次,第一次是为陈凯而来,告诉他刘波确实在追李静,而且追了三年,从高中追到大学,令陈凯几人汗颜,对刘波甚至有了些许钦佩。但奇怪的是刘波本人也算得上优秀,却被李静三番四次拒绝,具体什么原因,朱梓斌也不知道。朱梓斌第二次来因比赛而来,双方都进入决赛,因此相互鼓励相互助兴,场上虽对手,场下皆朋友嘛。

明天下午就是迎新杯决赛,七一四宿舍与几位球员相约在食堂小聚小饮,涨涨士气。

食堂内,学生零希而坐,窃窃私语并不喧闹。李静与黄亦敏对坐,何莹莹坐在黄亦敏身边,几人吃了好一会,但总觉得气氛有些僵硬。一直心事重重的黄亦敏突然放下筷子,端正腰椎,双手撑膝,决然道:“不管了,我现在就打电话与他说。”

李静与何莹莹面面相觑,同时对黄亦敏说:“你确定?”

黄亦敏深呼一口气,态度强硬,断然道:“确定,再拖下去也没意思。”

这两天,黄亦敏一直与男朋友闹,因为异地关系,双方猜疑心愈加严重,时不时空降一些令人发指的怀疑。她男朋友是一介高材生,南京大学就读,对她的关爱自进入大学之后越加减少,一个星期也来不了两三个电话,且每次都抱怨黄亦敏的不是,说她QQ空间,微信留言上男生太多,话语太过暧昧。她男朋友一直坚信她在大学有对象,最狠的一次说,女人长得漂亮就会变贱。气得黄亦敏直接挂了电话,躲被子里哭了一宿。黄亦敏之前确实有意背弃他们的约定,但她心里却爱着自己的男朋友,虽对陈凯有些想法,但仅限于思想上。有时她甚至把陈凯当成自己的男朋友看待,来宽慰男友不在身边的痛苦。久而久之,作为替代品的陈凯逐渐使她有破格的冲动。而就在这时,她发现男友在那边与一个女孩关系密切,对她却是不管不顾,任由她闹,而且打电话语气冷淡到每次提问就回答你爱怎样怎样,随你,你开心就好。这使她心灰意冷。

室友并不知晓黄亦敏想与陈凯好,只知道她与男朋友吵的厉害,与她有同种经历的李静对她说:“你先别着急,再过段时间再说,不要闹情绪,凡是在愤怒中解决的关系往往到冷静时就会后悔,等你们都静下心来了,如果还是想分手,我也不劝你,可是你看你现在这表情?头脑分明在发热嘛!别真的因为气话而导致分手,到时候又来后悔,你现在要做的是冷静下来等待。”

这时,何莹莹对她们说:“三班那群人诶。”她第一眼看到何浪,感觉这人一股叼不拉几的样子,像街头小混混,心想着这人要是找了女朋友,肯定被他剁了吃不可。脑海居然出现一副不雅画面,何浪赤身裸体的样子在她眼前一闪而过,霎时便将她的脸印得彤红,她低下头,羞怯的偷笑起来。

李静黄亦敏撇头探去,见着陈凯等人气势庞大,大步流星围着两张餐桌而坐。陈凯看到她们,露出暖人浅笑之后很快涌入到人气之中。但他这一笑,令李静大惊失色,许久没回过神来。

罗震与陈凯又到超市提了几瓶啤酒,拿了几瓶饮料,恰巧碰到刚出食堂的李静。陈凯急忙将芒果汁递过去,罗震也给黄亦敏和何莹莹一瓶,并附加一句:“明天与你们班决赛,希望你们也来观战哦。”说完就与陈凯对视一眼,相继发笑。三人还处在茫然之时,陈凯两人便已回到喧嚣中。

“明天一定要将电商一班干趴下来不可,来,干。”谭志恒举起杯子,众人听闻也倒酒相敬,只有陈凯喝的可乐。

“我不说多了,我就看那刘波不爽。”何浪喝光酒,持杯而立。想起刘波在球场上各种小动作,又嗔怒道:“这人看上去干净,他妈内心就是一心机婊,动作不干不净,看老子明天不将他干趴下。”说完他又倒了一杯干了。

“轮得到你么?明天就让凯哥与他对位。”罗震也是个心机颇重之人,刚激李静等人来观战,想的就是希望陈凯可以把刘波打得落花流水,好给刘波一个教训。

“不错,就凯哥来。”何浪尴尬一笑。

“你他妈明天不在他面前拿上个几十分,事后自己看着办,叫你现在喝可乐,要是输了,提酒来见,我也不管你能不能喝。”谭志恒转头数了数又说:“这里八个人,八瓶。”

本就喝可乐而惭愧的陈凯咧嘴一笑,“切,我要是输给他,别说八瓶,八十瓶我也灌下去。”篮球,陈凯从不服输,最喜欢挑战。

叶訄明

新手,请大家多多关注,多提意见,你们是我前进路上的老师,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