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当昨日已成过往

第五章 眼见心碎

当昨日已成过往 叶訄明 2907 2016-10-14 18:56:45

  次日,暮霭沉沉,天空乌云翻腾,昏暗无光,风虽不大,但吹在身上有股寒意。特别是午后,云雾急急似憋着一口气,感觉随时可能风雨大作。

下午放学时,学生们急忙穿梭在人海之中,不到几分钟,路上行人便屈指可数,操场上燕群贴草而飞,旗杆上国旗飘飘如浪,树枝因风左右摇晃,宿舍的窗被风打得啪啪作响。

李静听风大急,她拿起一把七彩雨伞,匆匆出门。还好没下雨,于是她持伞向食堂走去。今天她不与室友吃饭,而是与一同考上大学,又是初高中同学的刘波有约。

陈凯几人也算好时间,往食堂而去。路上风吹细雨,但并不影响他的心情。他刚从球场归来,看了电商一班与二班的较量,唯一有一丝担忧处便是李静所在班级电商一班实力强悍,不可轻视。最令他开心的是本班比赛,李静却不去加油,而自己的比赛她却去了,更加坚定她昨日观赛是为他而来,每每想到此,他就会心一笑,倍感幸福。

打好饭,陈凯便坐在原位,也不开吃,等李静到来。罗震等人早已习惯做陪客,在一旁谈论刚刚那场比赛。

“看,就是那个十一号,电商一班的,投篮准,速度快,又高,我看只有让陈凯上去防才能防得住。”罗震指着从侧门走进食堂的人说。那人穿着白色球服,白色球鞋,短发,细眉微曲,眼光坚毅,皮肤白净。不是在球场见过他的凶悍球风,陈凯定会将他分在小白脸一类。

那人从侧门走到正门,左顾右盼,似在等人。

“看着吧,决赛场上一定将他拿下。”对于篮球,陈凯从来不服输,面对强力对手,只会激发他的斗志。他高二时为了单挑赢一个高三的学长,每天放学与他斗气,输了买饮料喝。陈凯用餐钱整整买了一个学期,直到最后的相互买,到学长快毕业时,陈凯便独享这份荣耀。

外面开始下起中雨,风也大了些。几人还在哪里等待,吵闹不休,陈凯则是呆滞地望着窗外,看着雨珠粘着玻璃缓缓下滑,看叶片被打得直直点头。他心想着下雨了,李静还会不会来?于是回头望向正门,只见那个男的还在等。等谁呢?朋友?女朋友?应该是女朋友吧?像他这种外表,性格烈的男生最受女生欢迎了,肯定在等女朋友。

一分钟后,李静打着伞,缓慢走进食堂正门的阶梯。穿着十一号球服的刘波上前接过伞,关切问她有没有打湿,会不会着凉?李静摇头,抖了抖残雨,自然地抬头向陈凯的座位看去。

当她与陈凯的目光对视之时,被陈凯的眼神给吓了一跳。这是李静第一次看到这种眼光,哀怨愤怒竞相在脑海浮现。这并不是她自己的感觉,而是陈凯神色中传递过来的。她在这种状况下,心跳竟开始加速,心里不知在胡思乱想着些什么,她又一直告诫自己,我与刘波吃饭,碍着他什么事?他为何用这种眼神看我?但很快她心里响起一种声音,你喜欢上他了?你喜欢上他了?这句话在她脑海挥之不去,她压抑着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与刘波走进食堂。

外面已是狂风暴雨,一些学生落荒而来,站在门口怒气十足,大声谩骂这该死的天气。

仅几息时间,地面便积水成池,续而向地下水道涓涓流去。

罗震等人早已不动声色,看着陈凯面无表情的沉默。

李静与刘波相对而坐,依然是那个位置,但李静却坐在黄亦敏座位上,正对陈凯。她低着头小心翼翼咀嚼。刘波则是手舞足蹈,喋喋不休的谈论着自己在球场上的华丽战绩。

陈凯捏着筷子,大拇指用力一顶,筷子卡擦一声断成两截。李静虽低着头,但她眼珠尽量向上撑,陈凯这些动作她全然入眼,不禁被吓了一跳。她又见陈凯将断筷往桌子上一拍,一声巨响震彻食堂。众人都向他看去,刘波也转头看着他,只有李静不敢抬头,她知道此时抬头肯定会与他撞眼。也确实如此,陈凯见她不抬头,瞪了刘波一眼,转身向门口走去。

怒气冲冲走出门口的陈凯径直向大雨中行去,他脚踩在水洼中只感觉一股寒意刺痛直穿心脏,令他十分难受。罗震哑口无言,欲起身去追,却被谭志恒拉住说:“随他去,让他自个静静。”

何浪叹了一声说:“这下打击不小啊!也没想到着李静竟然有男朋友。”

“也不一定,说不定只是朋友呢?”阳一颗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怕真有此事,这绝对会痛击陈凯的信心。

罗震坐下后说:“不急,他们班有个人是我老乡,就是他们班的中锋,五号,叫朱梓斌,到时候我去打听一下这男的。”

几人边言语便吃饭,偶尔瞄一眼那副令人厌恶的场景。

陈凯失神落魄地彳亍在大雨倾盆中,冷雨也浇不灭他心中的怒火。他想着,李静与那人可以亲密到一起吃饭,还是同班同学,这若不是接受他的追求了,就是已然是她的男朋友了。自己这般琢磨,步步精心策划,所有可表现的机会都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最终还是被他人先行下手,刹时觉得天都崩塌了。

食堂内,无心下咽的李静提着汤勺,戳着白白的饭粒发呆。陈凯这般怒火似乎在燃烧自己的心,将她的心灼得面目全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诠释这种感觉,痛?她并未感到,但她的思绪犹如交错的浪涌冲击崖石,翻来覆去,凌乱不堪,无法停息。天啦!我到底怎么了?他发脾气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喜欢他,怎么他可以影响我的心情啊?李静提醒着自己,不再胡思乱想。

天空不作美,大雨仍旧冲刷着地面。

罗震等人手无寸铁,只好等在门口,对着大雨叹气。

刘波与李静聊得甚欢,笑吟吟地站立在门口。见他们要出去,罗震等人只好让路。

“你回去吧!我反正回去要洗澡的,别淋湿了你的衣服。”刘波将伞递给李静说着,声音非常柔然,十分温暖。

罗震等人杵在一侧,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

李静向外探了一眼,继而扫视罗震等人一眼,又对着刘波说道:“没事,我也要洗澡的,淋一点雨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送你吧?”

刘波听闻内心一暖,但面色没有丝毫改变,他幻想着和心爱的人雨中漫步的场景,突然觉得与李静的希望又被点燃,星星之火终于可以燎原了,他想起自己这几年默默无闻的关心爱护,终于有了一些进展了,正要开口说‘那好吧!我们走’

话未说出,却被一句轻视的话给打断。

“这么大的雨,你好意思让女生送你么?”谭志恒从来不怕惹麻烦,更不怕别人惹麻烦,而且兄弟的麻烦最让他心寒,此时更是有一种为兄弟不爽的愤怒积压成火,冲上心头。

被别人鄙视,刘波脸色瞬息煞白,他不反驳,仅一脸皱眉看着谭志恒。

看来刘波也是个胆小如鼠之人,谭志恒对他更加蔑视到:“这点雨都不敢淋,是不是个男人?”又顿了顿说:“小白脸。”

再次被人诋毁,侮辱,刘波脸色涨得通红,欲要开口大骂,但一只冰凉的手浇灭了他心中的愤怒。

“你们凭什么说别人,自己还不是站在这里不敢出去么?”李静有些不乐意,反正她也不认识这些人,有意挑恤道。

“呵!我们不敢?搞笑吧?怕就怕有些人不敢,还要躲在女人后面,要女人为他出头?他都敢用女人来做挡箭牌,我们又有什么不敢出去的呢?兄弟们,你们说是吧?”谭志恒左右示意,众人点头符合。谭志恒可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话说在QQ群里单刀直入,舌战群雄,话语针针见血,虽不曾分出胜负,但也不落下风。其中有一个女孩被他损得失声大哭,好像因此事,那女生竟找到他,死缠烂打,非要做他女朋友,实在叫人汗颜。

刘波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他妈说谁躲在女人后面。”说着便向谭志恒越了一步,似是要上前开干。但介意在李静面前有损形象,又压低声音说:“有本事走啊?”

“走啊!”

“走”

男生一一踏上水坑,不顾大雨水深,大摇大摆径直朝宿舍而去。李静则被遗忘在哪里,像电线杆一样杵着,目视着他们消失在雨中。

几人像落汤鸡一样,狼狈归寝,室长曾德胜坐在椅子上与女朋友打电话,众人问他陈凯去处,他抬手指着阳台。

叶訄明

新手,请大家多多关注,多提意见,你们是我前进路上的老师,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