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当昨日已成过往

第九章 酒醉情开

当昨日已成过往 叶訄明 4146 2016-10-14 19:02:05

  学期过半,学院各项活动也接近尾声。学生们都进入一种无休止循环,吃饭睡觉上课打游戏,鲜有外出聚餐结伴而行者,日子过的淡如水。

今天难得有一档子喜事,谭志恒老早便打电话通知何浪,说电商一班班长是他老乡,今儿个生日,约他喝酒,他怕一人招架不住,所以叫上罗震和何浪。

何浪与罗震晚饭都没吃便赴约去了,陈凯当然是个例外,他被损说亏当个班长,酒都不喝,去了也丢人。

天空散发着旧色黄光,似是回忆中的胶卷,时间记载着这种早已埋葬却刚刚发生的事情。

白条布带吊着陈凯的右手搁在胸前,此时他沐浴在一抹暖色昏光中,脸上涟着笑,左手持着手机,目不转睛凝视着对面阳台上一只唧唧叫着的喜鹊。

他并不想去喝酒,但绝对不是怕丢脸。这两天,他与李静聊得欢天喜地,像久未相见的老友。但是,黄亦敏的感情也跃然在字里行间,叫他难以开口拒绝,怕打破僵局伤害黄亦敏。虽说李静语言有些矜持,字句都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但有种隐匿的无奈也被他甚微观察所察觉,他虽不知李静为何不敢有动情行为,但他坚信,自己迟早会打开那扇带锁心门。

“叮咚”

打开QQ,李静发来一句话‘今晚姐妹几个到休闲草坪玩游戏,你去不去?’与此同时,黄亦敏也发出了同样的邀请。

陈凯兴奋之余又有些苦恼,这种多人娱乐并不能发展两人的感情,甚至会被他们拿来取乐挖苦,起到相反的作用。不过,能见到李静就是一大进步,他开始打扮自己,与室长和建飞招呼一声便出了门。

浅夜时的秋风,清凉怡人,飘散着青春的气息。

校园内,五彩斑斓的灯像深海鲜亮的鱼,一晃一晃的,耀眼夺目。中秋的风,吹拂在每个路人的衣上,来的清爽舒适。休闲草坪上,嬉笑打闹的不只有小孩,同学们也似返回童年,像无忧无虑的轻燕,飞驰在这片绿色的天空。

在鱼龙混杂的茫茫人海中,站在草坪中央的陈凯一眼就看到李静。

李静与一群女孩向他走来,她此时穿着一套粉白色的连衣裙,披着长发,像春风里散落的桃花,远远便可嗅到她身上的芬芳。

片刻寒暄,众人围成圈,开始嗑瓜子聊八卦。幸好陈凯穿了一身球服,即轻松又单薄,不然会被这种怪异氛围给活活热死。虽说天并不热,但这种插不上嘴,又陷入一群女生舌战的环境中让他浑身不自在,直冒冷汗。

独立于众人之外的陈凯越发心慌,他开始后悔前来,但又无计可施,数了几十遍,七女外加他一个男生,更是无地自容了。看来逃是逃不掉了,只好硬着头皮无声地坐在哪里,像个二愣子一样,别人笑他也笑,别人气他也气,真够无奈。

最令他担心的问题还是有人问了出来。

“诶?陈凯是吧?你丫是不是喜欢我们家静静啊?”

这么多人,多难为情回答啊!何况黄亦敏还在呢?他偷偷斜视一眼黄亦敏,只见她脸色涨红,盯着提问的女生,像火山爆发时的前奏。陈凯掉过头,盯着李静,此时李静也正看着他,四目对视,十分尴尬。

“你说啊?你问了我们家静静号码,不就是想追她么?给你机会你怎么就怂了呢?”

陈凯嗫嚅,半天吐不出字来,不知哪里发出一阵蟋蟀声,似在嘲笑他的胆怯。

正当他愁苦难言时,电话响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难为的接通电话。

“烂得,你在干嘛?”电话是谭志恒打过来的,声音很粗犷,应该是喝多了。

陈凯无奈苦笑道:“和李静在休闲草坪呢,怎么了?”

“卧槽,虽然老子不想打扰你的好事,可今天你必须得来,电商一班班长说你作为班长,怎么像个怂蛋,酒都不喝,反正老子听了很不爽,你今天要是不来,我就看不起你。”谭志恒在那边停顿片刻,又说:“诶,李班长,你看这样行不行?反正我和我班长说了,他要做怂蛋我也管不了,好吧?喂,烂得,不是我说大话,今天刘波也在这里,他想给你道个歉,问你要不要给这个面子,要不这样,刘波说打电话给李静,你和她一起来,我们也认识一下,我再说一遍,你不来,我看不起你。”谭志恒两边制约着,看似也十分无奈。

陈凯顿时听的是不知所云,那头电话还没挂,他就看到李静接起电话,想必是刘波打过来的。

……

“烂得,不会让你喝多了的,你过来,帮我们撑个面子也行啊!”罗震和何浪在旁帮腔,话语中透着一股憋屈,像被要求背诵乘法口诀的孩子。

“好,哪里?你说。”陈凯听得心酸,明白兄弟们被别人嘲笑讽刺了,肯定是那个刘波与那个班长烧的阴阳火,借陈凯来讽刺他们班的作风。

此时李静立在他眼身前,仰视他怯怯说:“你去么?”

陈凯点点头。

两人和几个女生解释了半天,真是让陈凯蛋碎一地。一路上,谭志恒电话打了好几个,声音越来越兴奋。

学院右侧有条步行街,名向阳街,这里是学生们夜生活的第一场所,网吧、台球厅、KTV、衣服店、鞋店、奶茶店、烧烤店、泡菜摊、麻辣烫等等。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独占一方。这里行人更甚,老的少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衣服简朴的、鲜艳的、拉风的、怪异的。头发短的、长的、齐刘海的、黄的红的白的紫的绿的都有。这儿简直是学生寻找娱乐的不二之选。

陈凯淡定寡言走到入门口,忍不住问了一个令他心塞的问题:“你觉得容易喝醉酒的男生是不是特怂?”

李静与他对视一眼,红晕着脸颊别过头说:“你容易喝醉么?”

“诶,这个,我不会喝,大概一两杯就倒了吧?”陈凯摸着后脑勺尴尬的说。

“没事,还有我呢?”李静语气冷淡,说的自然轻巧。

陈凯停止脚步,注视她说:“你很能喝么?”

“这个~我确实能喝一点,也可以帮你挡两下哦,但今天是刘波要我来的,他也许不会让我喝。”李静见他满脸疑惑,不禁觉得他的样子滑稽可笑,但她想到喝酒,又令她想起过去,她之所以能喝,是因为有一群爱喝酒的姐妹,高中时她们就隔三差五聚餐,一来二去,谙练了一身好酒量。

“他叫你来,肯定是想让我在你面前丢人的,哼!”陈凯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低着头向前走去。

而李静却被他这一举动怔住,她突然发现陈凯有时好可爱,于是她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在他耳边轻轻道:“别怕,不能喝并不丢脸。”

听到这话的陈凯脸色通红,羞涩着向前走去。

霓虹闪耀,人声鼎沸的烧烤摊散发着青春的活力,这儿聚集了不少青年,少则双人成对,多则十几人抱团,十分热闹。

见到陈凯两人,谭志恒热情推搡,将他按在椅上,边说边倒酒。

“我就说老子的兄弟是不会认怂的,这杯酒我先喝了。”说着他把刚倒的酒给喝下。然后对着对面的李班长说:“烂得可是我们班这届篮球赛的MVP,他能来,也是给了你我面子,他不会喝酒,你自己看着办。”

李静坐在陈凯身边,是罗震让的座,而李班长坐在陈凯右侧,此时正倒着酒。

李班长原名李俊杰,生着一张大嘴厚唇,眉毛很浓,鼻子也很大,身子架也十分健朗,看上去有一种略胜他人一筹的感觉。他穿着一身球服,他不是队员,所以没有号码,也没有参赛。

“那就先罚三杯,迟到必要罚啊!”李俊杰将三杯酒依次摆在陈凯桌前。

“诶,这怎么能行呢?这样,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球场上是我过分了些。”刘波起身看了李静一眼,接着打开一瓶啤酒说:“如果你给个面子肯原谅我,我们就吹一瓶。”

听闻此话所有人都怔住了,这不明摆着也让陈凯吹一瓶么?

“烂得喝不了酒,我来。”罗震起身,也打开酒瓶。

何浪一把从罗震手里抢过酒瓶,说:“你他妈都喝了不少了,这瓶我来,正好我口渴。”

“这怎么能行呢?我真心诚意来道歉,我到现在也喝了不少了吧?为了请求原谅,我也算豁出去了,如果你们代替他,这歉道的就没有诚意了。恒哥,你说是不是?”刘波说的句句在理,但心里的小算盘谁都知道。

谭志恒当然也明白他的作为,但只能点点头。他也是久经酒场,这个道理是说的通的,刘波本就喝了不少了,陈凯刚来,虽说不会喝酒,但酒桌上讲的就是不落下风,这个点若是陈凯退缩,那接下来的酒喝的肯定是委曲求全,被牵着鼻子走。

“李班长,你怎么看?”谭志恒不便拿主意,也不想为难兄弟,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一难题交给对面处理,这样才显得大气,也不用去为难陈凯。

陈凯听着他们讲,也不说话,他感觉到兄弟们在为了他而努力,无论什么结果他都接受。

“要不这样?他是班长,也不会喝酒,刘波也喝了那么多了,单干一瓶也不成问题,但他作为班长都给这个面子了,能来也是看得起我,我也来一瓶,怎么样?”李俊杰都喝下不止一箱了,气色却好得很。

谭志恒对他这个说法十分满意,竖起大拇指说:“李班长为人就是爽快。”又转头问陈凯:“烂得,一个道歉,一个班长敬班长,你自己看着办吧。”

众人目视他,李静更是心惊胆颤,陈凯自己说一两杯就倒,吹一瓶,那不得疯了?

“你们看得起我,我又怎么能怂呢?”陈凯二话不说,站起来,单手持起酒瓶。

三人相互碰撞,便开始吹。

这是陈凯第一次吹一瓶酒,以前顶多是一杯两杯,也从不喝多。他首先感到一种令人厌恶的酒味入口,胃立马开始反抗,有种倒胃的感觉,喝到一半时酒卡在喉咙迟迟不下,一股股气从喉咙撑开,直到把嘴巴充满气,他才放下一点酒瓶散去气,随后又憋了一口气,继续往下灌。

一分钟后,陈凯便干完,谭志恒几人在一个劲拍手称快。陈凯没有坐下,看着李俊杰和刘波还在挣扎。

不一会两人也相继干完了。

罗震一直夸陈凯,也佩服,不喝酒的人也能吹下一瓶,就算是常喝酒者也难以做到。他也吹过酒,那纯粹是靠毅力才能做到的,而不是酒量。就凭这份坚韧的信念,罗震几人对陈凯更是大加赞赏。

几人吹嘘了几分钟球赛事后,陈凯终于忍不住了,他感觉到头大了一圈,晕呼呼的,肚子如海浪翻滚,心生恶心。他也不顾面子,一头栽倒在李静腿上。

李静当时就懵了,想叫他,却见他此时神志不清的模样于心不忍,她见刘波略显微怒又有些鄙视的看着陈凯,不知不觉对刘波产生了厌恶感。

他人还在喝,李静轻轻将陈凯的头放在大腿,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脸庞。

“喂,怎么了?凯哥不行了啊?来凯哥,我再敬你一杯。”刘波实在看不下去,拿着一杯酒拍了拍陈凯的后背。

陈凯已然不清醒,双手抱着大腿像抱着枕头,用脸和嘴往李静腿上蹭,根本就没有听到刘波的声音。

李静看着刘波,说:“他应该是喝不了,这杯我帮他喝吧?”

……

众人一脸顿挫,瞪着眼看着李静将酒喝下。

刘波怔愣一会,满脸不爽的喝下了手里的酒。

李静穿着裙子,她把裙子拉下,将陈凯的脑袋搁在上面,可陈凯似乎不乐意,嘟嘴又将裙子挑上,用脸贴着李静大腿上的肉,如此往返几次,李静被他这滑稽可笑的举动折服,也就随他去了。

这些动作都被他人看见,谭志恒等人心里虽然在骂陈凯无耻,但心里比谁都高兴。

刘波则是一腔怒火看着陈凯。

李静见着陈凯发红的脸,忍不住用手指在他脸上划了一下,陈凯像是被蚊虫叮了似得,娇声嗯嗯,转头抱着大腿反过头继续睡,还不时抿了抿嘴。见此情景,李静心头一热,越发对这个可爱的小孩喜欢了。

叶訄明

新手,请大家多多关注,多提意见,你们是我前进路上的老师,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