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当昨日已成过往

第十七章 绝望

当昨日已成过往 叶訄明 3594 2016-10-21 10:47:35

  一大早,寝室的人都在问陈凯到底去不去上课,陈凯窝在被子里不言语。

等所有人都走后,陈凯睁开眼,他起身坐在罗震床前,拿起桌面上的烟,点上。这是陈凯来大学抽的第二支烟,烟云缭绕到消散,陈凯一直发呆的看着手机上的篮球挂件。

他从床上起身,在洗漱间洗了把脸,上了个厕所,然后下楼买了个早餐。他的早餐面包,坐在椅子上边发呆边啃,一点一点失神啃完。他喝水的时候一股测流的水流流到他胸襟他都没有感觉。吃完早餐他又上床闭上眼继续睡。

他只知道中午室友们给他带了饭,下午室友们出门之前问他去不去上课,他依然一动不动。

他在被子里,拿起手机,看着李静的电话,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睡意席卷,他才放下手机继续睡。

不是只有陈凯在一片伤痛中度过,李静一大早就坐车到超姐的学校去,一个小时的车程,李静就依着窗,盯着窗外,脑袋一片空白。

在见到超姐那一刻,李静忍不住泪如水下,超姐抱着她,边安慰边抚摸她的脑袋,像在安慰一个小孩似得。

超姐陪李静在学校附近四处转,用逛街来缓解李静的伤,她们走过服装店,去了电影院,在路边吃了很多小吃。

虽说李静一直在笑,但超姐看得出这种笑很牵强。见李静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无法自拔,超姐更加不敢将小斌接受家人介绍的事情告诉李静。

李静问了她无数次,可见到李静根本就没有恢复多少神情,超姐每次都说待会说待会说。

小时候,李静的爸爸喜欢带她去打鱼,是一种赌博机器,因此,她们最后一站就是距离学校很远的打鱼赌博场。

李静坐在上面,超姐站在一旁,里面的钱用光了超姐就叫服务员来给她加钱。每次都是一百一百的加,但超姐一点也不心疼,看着李静一个劲的对着按钮拍打,也许这对李静来说是一种解压方式吧。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待会还要回学校开会,我也该回去了,超姐,小斌到底是为什么不要我了?是不是因为我在外面和别的男人联系?”李静停止拍打按钮,转头仰视超姐说。

超姐对她微微一笑,说:“静,你刚刚不是说了么?他去找过小姐,不会和他在一起了么?所以你还问干嘛呢?问了也没用啊!”

李静之前是说不会在和小斌在一起,但她还是希望知道小斌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要和她分手,而且就算分手,也不代表一刀两断啊。

“我也说了我不会和他在一起了,所以你就告诉我吧!怎样我都接受。”李静到现在还在责怪自己,她根本没有想过其它原因,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让小斌误会。

“还是别说了吧,你知道也没好处。”超姐依然不想告知,她看了看手机,九点,她又说:“我们九点半开会,我必须过去了,不然赶不及,你现在回去还是继续玩?”

李静凝视着她,半天不说话,低着头打着鱼。

超姐最怕李静来这招,无声胜有声,这种沉默令超姐开始心慌,她无奈道:“我说好吧?”

李静这才开心的对她说:“还是超姐最好。”不时,李静用双手抱着超姐的腰。

“我说,但是你要告诉我,以后绝对不能再和小斌在一起,也不要再去想他。”超姐严肃道。

李静使劲点头,像个乖巧的小女孩。

超姐深呼口气,看着她说:“其实小斌家里介绍的那个对象前几天就去找小斌了。”

听闻此话,李静感觉入坠冰窖,全身都感觉发凉。

“我知道,你和陈凯的事情是刘波说的,但在刘波说之前,那个女的已经见到小斌了。而且现在那个女的还在小斌哪里。”

“这几天我们都有联系,他都没和我说。”李静压制着疼痛,说道:“难怪他这几天对我不理不睬的。”

超姐摸着李静的脸,说:“小斌家聘礼都下了,前天下的,而刘波是在前天晚上和小斌说的,所以说,小斌早就准备和你分手了,而你和陈凯这件事正好成为他和你分开的借口。”

“呵!我一直以为是我的错,没想到,最后他背叛了我,而我却做了个坏人。”李静万万没想到,小斌居然这么对她。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你不要自责了,不要难过了,看你现在的表情,我就放心了,我以为你会接受不了,又要哭鼻子了呢。”超姐笑着说,还在李静细小光滑的鼻子上捏了捏。

李静也是淡淡一笑:“放下了,我都放下了,超姐,你现过去吧,我再玩一会就回去。”

超姐没有拒绝,丢下几句让她注意安全的话便离开,如果不是这个会很重要,超姐绝对会一直陪着李静。

看着超姐的背影消失在眼眶,李静四目无神的环视四周。

四周人群混杂,有十几个中年人和几个妇女,他们都沉浸在赌博氛围中,李静深深呼吸,不再去想那些烦恼,看着眼前的屏幕,她使劲按按钮。

终于抛了一切烦恼,李静在打鱼的过程中享受了乐趣,她看了看时间,九点半了,超姐也开始开会了,自己也该回去了。她准备叫老板把分退了,然后回家。

就在李静站起的那一瞬间,几个民警冲了进来,在房间大声吼道:“所有人都不准走,全部贴着墙站一排,快点,诶诶诶,你你你,过去。”

李静顿时害怕极了,她听话的和一群人站在墙边,手一直捏着手机,她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超姐。

“喂,你,不准打电话,给我放下,待会到局里会通知你家人来接你。”被怒吼的李静顿时吓的不敢动弹,她颤抖的躲到一群人身后。

被带到警局后,李静等人才被允许打电话,很多人打了几个电话就回去了。这明显是在局里有熟人,可自己呢?自己从远方而来,对这里完全不熟悉,打电话给爸妈?这是不可能的,肯定要被骂一顿,而且爸妈也不可能赶过来接她,打给超姐?超姐在开会,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接,思来想去,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帮她。她像个孤儿,含着泪,在警局四处张望。

半个小时,有些人被另一些人带领出去,剩下李静等十个人不到,这下李静更加心急,她越来越害怕,超姐电话一直不通。此时她躲在角落里,流着泪,无助的抱着双膝。

李静最后决定打电话问小斌,以前无论出什么事,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小斌,小斌无论什么事情都会为她一一解答,此时她也没有什么人可以求助的了。

鼓起勇气拨通了小斌电话,小斌第一句话便是:“干嘛?”

这句干嘛让李静语顿,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自己被带到警局,可自己已然没有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问道:“我打鱼被警察带到警局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啊?以前就说了叫你不要打鱼,你不听,现在好了?长沙我又不认识人,你现在让我怎么办?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小斌此时非常恼火,虽然恼火的成分中带着一些爱,但李静却不像当初听得出来,以前被小斌骂笨,骂傻,她都可以感觉到小斌是骂着爱,可今天她却丝毫感觉不到那种爱在这种语气中。

“谁啊?阿斌,我洗完了,你快去洗洗,光着身子在外面会着凉。”就在此时,李静听到小斌那边发出一个女生的声音,顿时如当头一棒,李静泪水又开始不自觉溢出。

小斌沉默一会,说:“你别哭了,我帮你问问。”

“问什么呢?谁啊?”

“不是谁,一个朋友而已。”

“哦哦,你看你,亲那么重,印子那么深,我明天要回去,爸妈看到会说我的,真的是。”

“呵呵!”

听着小斌在那边打情骂俏,李静心都死了,她冷漠对小斌说道:“不需要你的帮助了,谢谢!”说完,李静便挂了电话。

在警局的一个小角落里,发出一阵凄凉,惆怅的哭泣声。

“你怎么了?哭什么哭?你不知道你这是赌博行为么?还哭,你怎么不叫家人过来接你?”一个警察对着李静发怒道,毕竟这里的气氛被李静一个人所影响。

“警察叔叔,我还是个学生,我求求你,放我回去吧?求求你了,呜呜!”在小斌和这种事情的双层折磨下,李静内心崩塌,她此时大声哭泣着,双手抓着刚刚骂她的那个警察,求饶着。

那警察被这么一阵拉扯,也是心有余悸,声音放低说:“你既然是个学生,为什么还要参与这种赌博行为呢?你家是哪里的?”

“邵阳!”

“那也是,你家人肯定赶不过来了,要不你等等?说不定会待会放人。”

李静之前是认为自己要被关在这里一晚,听到会放人,她放心的点点头。

警察走后,李静依然蹲在那个角落,她此时特别想要有个人来安慰她,她想到超姐,超姐却不打电话,小斌她是再也不想去找他了,刘波是个不错的人选,可是她不知道为何,现在对刘波是厌恶厌恶再厌恶。她想到室友,可她刚来大学,不希望自己在室友心里烙下不好的印象。最后,她把通讯录翻遍之后,眼球定格在陈凯的号码上。

她蹲在墙角许久,心里想着,如果十点半还没有放人,她就打电话给陈凯,如果放人了,她就自己回去。因为学校十一点关门,自己就回不去了。而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放人,如果真的要等到十二点,一两点,那自己一个人也十分害怕。

时间像是被冰冻的水,流的很慢很慢,对李静来说,没有什么时间比这半个小时过得要煎熬,从小到大,她何曾收到过这样的打击?

看着又有四个人被领走,李静更加慌张。

“警察叔叔,什么时候可以让我走?”李静跑到一个警察身边说到。

这个警察长得凶神恶煞,胡子拉碴的,一看就是那种不善之人。

确实如李静想的那样,那警察张口就说:“你还想回去?把你们关这关一晚上,看你们下次还敢赌博不。”

这话顿时吓傻了李静,李静满脸苍白,失神朝角落而去。

距离十点半还有十分钟,可李静一分钟都像在油锅里煎熬,她等不了了,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凯的电话。

“陈凯?电话!”

“不接!”陈凯之前起床吃了室友带的饭,手机就扔在桌上。

铃声响了许久,手机一直在桌面拼命的抖动,却没人去搭理,没人去触摸。

叶訄明

新人上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