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当阳光撞上夏天

很长的岁月里,我们放肆而乖张2

当阳光撞上夏天 舞雁 1144 2016-03-06 14:06:45

  晚上回家的时间变长好多,没有孙瑞阳的顺风车,可怜她不得不靠两条腿自力更生。

走到约莫郊区快接近居民区的地段,那里好几个小胡同里深幽黑长,里面空荡荡的蚊蝇声都会放大。

大路上,夏梓哼唧着小调,脚下左左右右的转换步子踢踏小石子,系在腰间的水蓝校服如裙摆样轻轻飞扬。

一颗小石子都被她玩出花样,从学校一路踢到这里,执着得一定要踢回家,从起点到终点。

小时候执拗起来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长大后我们总笑着说起自己的幼稚,却不曾想想是否丢了坚持。

“哧溜!”一下用力过猛,踹进旁边一个小胡同。

“汪汪汪汪....”急促的狗叫惊得她颤栗连连。

接连好多声,似乎还越来越疯狂。

夏梓慌得脚下一呆,小时候被大黄咬过一次后,她对狗就特别恐惧,一朝被狗咬,十年怕狗声。

没看见狗,她腿还没软。

回家!快回家!一个意念让她脚下渐渐变快,隔了一会儿几乎变成狂奔,边跑边嚎,“妈妈呀!有狗哇!”

继她跑后,一个穿着同样水蓝校服的身影,从巷子里走出,手里抱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狗,呆愣愣的望向那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打架打进局子还怕狗,她也是够可以!

怀里的小巴满意的啃咬他手里兜着的香肠,摇头晃脑的,乖乖叫了两声,“汪汪!”

言循墨揉揉它的脑袋,弯起眉眼不似寻常看上去的冷漠。

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挺晚了,夏梓一个人去孙家的时候,差不多天都黑了。

不过好在孙家是在S市东郊的一个大院,离夏梓家也就十分钟左右的公交车程。

她吃过晚饭,换了身运动服就报告老爸老妈出门她去晚练!

在玄关口穿鞋的空档,厨房里忙活的老爸突然探出一个脑袋,“一个女孩家晚上危险,记得找瑞阳陪你啊!”

“我又不跑远?”夏梓不以为然,又小声咕哝,“指望他?自身难保呢!”

夏余江没有听到回应,又问了一声,“知道吗?”这回只是声音。

“知道啦——”

晚上的公路两旁,树叶沙沙作响,昏黄的路灯下,她一路低头小跑,戴上耳机听着音乐,没过多久就到了孙家大门。

她看到门关着,先是鼓捣一番,发现还上了锁进不去,才六七点就关门?是不是太早了!

“孙瑞阳!孙瑞阳!”夏梓尝试性在大院门口喊了好几声,要搁在平时,一准儿一声召唤只神龙,啊呸!是孙大头!

隔壁楼房的窗帘下投出一目光,两三秒后秦天松开粉色的窗帘,继续盯向桌面的数学试卷,笔尖久久没有落下。

“大头,你死了吗?”扯着嗓子吼了好几下,喉咙都痛了,她揉了揉冒烟的嗓子。

死?难不成被孙伯伯吊在家里花样吊打?

被自己的想到的画面一惊,心开始砰砰砰的跳。

怎么办?怎么办?内心斗争一阵,她豁出去了!

一不做二不休,卷起衣袖,活动下脚踝,“呀!”牟足劲儿冲向孙家大门,大展拳脚。

熟练的垫脚,抬腿,抓杆,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就差一个翻身。

“那谁啊?干什么呢!”

忽然的咆哮,吓得她一个哆嗦,脚下一软,完蛋了!

一声清脆的“砰!”,夏梓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疼得龇牙咧嘴。

“哎呦,我的屁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