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潇湘琴

第一章 大小姐,小女儿

潇湘琴 怜玥 2799 2015-08-26 17:56:44

  三畔种绽放的那一刻,新的生命就起始了。一百年或许对普通人来说是很漫长的一个过程,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讲,则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光点。那些人就是通过特殊手段所修炼出能力的强者。光有手段是不够的,还要有天赋与资源。而在脉脉相传的普通血统中,出现有天赋的“异子”是几率非常渺茫的。

拥有修炼资本的人则有新的选择。在依照琴、绫、萧、剑、诀、符的顺序与实力来决定排名和地位。而每个领域都会通过特殊的比试方式来选出最强者来担任首领的职位。

“琴女”则是琴这个领域中的新生首领。然而在琴女陨落之后,圣物“潇湘琴”随之失去音讯。作为象征着琴界的首领身份圣器,消失了则意味着首领不可再立,直至圣器寻回。失去了掌控的琴界开始暗流涌动。没有人会知道,此时的琴女竟还活着!

深阁之中,一个黑发紫瞳的婴儿正在酣睡。精致的面庞与玉雕似的五官,这便是转生后的琴女,有着与原本接近的容貌。这或许是上天的一种惩罚,让自己永远记住那份深入灵魂的痛楚。

幼儿的牙牙学语对于经历过数次的琴女来说不算什么。她在等待着自己的长大,等待着严落渊的到来,自己命运的审判……她一边等待,一边熟悉自己的新身份以及新角色。

这一世,她叫琪眷梦,是一位财主家大小姐。家中还有一个哥哥琪眷舜,比他大三岁,平平凡凡,没有修炼的天赋。两人关系就像一般的兄妹,无过多来往。

十五年的光阴转瞬即逝。琴女出落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家小姐,在琴术上的造就开始显露出来。作为琪家有史以来唯一的“异子”,家人又惊又喜:许许多多街坊大家少爷无不上街提亲,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琴女不拒绝任何人,也不会同意任何人。

琪家二老也不能擅自作主,一时间竟有些焦头烂额。

“梦儿呀……这……这让爹爹该如何是好呀!你倒是说句话……”琪翁函在大厅里晃来晃去,看着淡定品着茶的女儿。旁边坐着的妇人也只能干看着,不好说些什么。他们都了解这闺女的性子,就算是再大吼大吵也一样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那里品茶。

一位家丁火急火燎的跑来报告:“老爷!老爷…,云家公子带着彩礼来迎娶小姐,在门口堵着大半个时辰了……”

琪翁函听了差点没晕过去:“快快……快说小姐身体不适,不能见客……”

若是平常百姓家,他还不用怕。这十里八乡的财主属他老大。可是这一回的级别可是郡长的长子,一只指头就可以摁死他们琪家。这祖传的基业可不能随意丢了。

家丁没有听老爷的话出去禀报,而是愣在原地。本来就急火攻心的琪翁函开始猛烈的咳嗽:“你……怎么不去禀报!快去……”

家丁面露难色:“老爷……着云公子在门口请好了大夫……怕是早就猜到了老爷会称病……”

眼前顿时一黑:完蛋了……天要亡我!

琴女叹了口气,放下茶杯,挥手让侍女过来,耳语了两句。那侍女也不怠慢,匆匆的“是”了一声便跑走了。

在旁边安抚丈夫的妇人看见女儿缓缓站起身,颤颤巍巍的说:“女儿呀……你这是?”

侍女取出一把长琴交给琴女,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以琴会友,由不得他们胡闹!”

望着远去的背影,琪家二老越发觉得:这闺女真是看不透啊……

在大门口外恭候的云家少爷倒不急。临行前,家主特意嘱咐过,切勿心急。这琪家可翻不出什么大风大浪来。

原本紧闭的大门敞开,云崖睁开如图黑曜石般的眼瞳。“这不是来了么……哼哼……”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微微的行礼:“见过琪老爷……”

见出来的不是琪翁函,有些诧异。

琴女可不在意这些,只是微微欠身:“云公子有礼了……”

云崖打量着琴女,眼睛都直了。

“不知……小姐芳名?”

“在下琪眷梦……”琴女的嘴里冷冷的吐出这几个陌生的字眼。

云崖眯着眼睛,一副沉醉其中的样子。

“不知小姐可否愿意……”他还没有说完,琴女就温声开口:“公子一路劳碌,还请移步厅中喝上几盏茶再说来也不迟。”说着做出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请”。

云崖也不傻,这是摆明了要关门打狗。

他愣在原地,回了回神,旋即一笑:“小姐有什么事就不能现在说么?”

琴女也没打算他回乖乖的听话,便取来了长琴,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弹奏。

琴声悠悠,波动着一丝丝能量,有些醉人。所有的蝴蝶都笼了过来,随着琴音舞动,摇摆。云崖都惊呆了,在琴音的衬着下,琴女的面容显得很柔和,很动人。所有的事物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深入灵魂的乐符与震撼。

这便是琴者的力量!寻常人无法比拟的能力!

一曲终了,琴女叹了一口气,琴声缓缓的消散了。连同刚才到来的蝴蝶都一同消失,这便是幻境!用琴音使人眼前幻化出来的物体的能力!

云崖瞪大了眼睛,看着徐徐起身的少女,一股莫名的压力卷袭而来。

“云少爷可还满意?”少女清冷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响起,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这就是能力者吗?与凡人之间无可逾越的沟壑!凡人就如同一群蝼蚁,只配颤抖在脚下苟延残喘!

“我……我……”云崖面对逼近的琴女连连后退,豆大的汗珠开始滚落。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踏着虚空步的大小姐傲视着已经吓得瘫在地上屁滚尿流的云家大少爷,这个“天之骄子”……

“送客……”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吓得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伴随着琴女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

云崖在侍从的搀扶下,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出琪府走出去,没有丝毫初来的傲气与不屑。

听闻云少爷走了,琪家二老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望着一脸没事的女儿,不禁叹息:自己的女儿都可以长大到独当一面了……

正准备回去休整的时候,家丁再一次来报:“老爷,夫人!徽氏老爷携公子前来拜访……怕是……”

“他……”琪翁函一时语塞,有些支吾。

“你先退下吧……”琴女挥了挥手,看着一脸茫然的父亲:“爹爹……要不我再去打发一回吧……”琴女见父亲不开口,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必了……总还是要面对的……”半晌,琪翁函才缓缓的开口。

只有这一刻,他才开始意识到,他老了,或许只剩下一层世俗的外壳。

可是他心中,莫名的感觉,他一定要帮助女儿。这好似命中注定一般,暗示了琴女要做成大事。他或许只是一块铺路的石板,而成就琴女大业的,是一条由千千万万的石板奠基而成的大路,他心甘情愿为他而付出,作出最后的价值。

徽家的人马走了进来。“函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徽家家主徽晟缘拱了拱手,带着几分客气。

“劳徽兄记挂……徽兄光临寒舍,蓬荜生辉!不知……”

徽晟缘爽朗的笑了笑,便直接切入主题:“小儿年至17,当然是来寻门婚事了……”他干咳两声,接着说:“那就按照约定办事吧……函兄也是爽快人……”

琴女在一旁听着奇怪:约定?什么时候的事情?

琪翁函也是一脸铁青:这老狐狸也催的太紧了吧……

徽晟缘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琴女。

“伯父……那个……晚辈有事请教,不知……”琴女品着茶,缓缓的说。

“这想必是世侄女吧?哈哈哈哈!自己人面前,无需拘礼,但说无妨!”

琴女也不客气了:“那敢问伯父……婚约是什么时候……”

此时的琴女心里十分激动:她这一世还没有找到严落渊,怎么可以就这么快嫁给别人了!

徽晟缘笑了笑:“这是函兄在世侄女还未出生前定下的一门婚事,当然了,两家皆自愿,未有强求。”

琪翁函面色更加阴沉了,这现在可是一笔亏本买卖!

“对了,世侄女可能还没见过小儿……雯儿,这便是你的未婚妻--琪眷梦小姐!”

四目相对之时,她惊呆了。修长的身形,碧色的眼瞳!

是他!

“严落渊!怎么会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