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玉人劫沙华现

第五章:风华乍现

玉人劫沙华现 君公子十七 2152 2015-09-18 19:39:13

  “你不敢应战吗?谢清韵!”

被点名的谢清韵回头看向虞清婉,她莫名有些汗颜,她是怎么招惹上这个姑奶奶的。谢清歌则投以担忧的眼神,他有些担心他这个善良的妹妹被别人欺负。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从虞清婉转移到谢清韵的身上,赵浔则放下酒杯,神色沉重,虞清婉的为人他知道,绝不是盏省油的灯。

另一旁默不作声的秦無,淡眸看向谢清韵,他在期待她会如何应答,是不是真空有其外表,内而却虚实。

“怎么,不敢?”虞清婉高傲的抬起头,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她的舞可是当今皇后教她的。曾闻皇后以一舞博得赵泷青睐,后又诞下一儿一女,持凤印坐镇后宫数年,圣宠不衰。

????该来的总要来,彤晓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又是一名宫斗演员,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更何况现在只是一场小小的比舞。

原本想平平静静的度过余生,可是有人非要让她撇去平凡,逼她大放光彩,这可怨不得她,有些人站得越高摔的就越疼。

“我应战!”谢清韵站起,不顾其他大臣王爷差异的目光走至殿中央,身子微微一弯朝着龙椅上的人行礼,“臣女谢清韵拜见皇上,皇后,太后!”

“免礼,你就是宰相府的嫡女谢清韵!”赵泷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艳,此女子行的礼不越矩,却恰好适当,不畏惧也不高傲。

“正是臣女!”谢清韵站在殿中央,一袭粉衣衬得她肤如凝脂,可脸上却是淡如清水,没有任何表情。

“皇上,我觉得这孩子聪慧,甚是讨人喜欢,不如让这孩子以后多进宫陪陪哀家!”赵泷身旁端坐着一位女人,同样是一身黄色宫服,头上的金色珠衩显示着她身份尊贵。脸上有些风霜的历练,但是不免看出女子从前的风光。

“母后看来十分喜欢你,传郑谕旨赐谢清韵宫牌,以后通行皇宫畅通无阻!”

?谢清韵接过宫牌,上前谢礼,“臣女感谢圣恩!”这份宫牌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这小小的宫牌却代表着无上荣誉。

?有些大臣则交头接耳,纷纷讨论起来?。宫牌通体黄金打造,尾端挂着金色丝线栓着的红色流苏,而拥有此牌的人除了太子赵浔,还有夜王和襄王,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获得过,而皇上赐宫牌之举真是谢家嫡女无上的荣幸。

而其他大臣都必须接到皇上的谕旨才能进宫,就连清岚郡主也不能擅自入宫。这时她的小脸像是开了颜料铺,什么颜色都有,此时恨谢清韵的心也更深了。

“那开始吧!”虞清婉已换上一袭粉色水袖长裙,脸上则蒙上粉色面巾,有些若隐若现的美。

此舞美则美矣,丝毫不逊色于皇后当年风采,她粉色水袖抛向空中,绣花鞋轻轻点地旋转,手上的动作犹如一只将要脱离笼子的彩蝶。

一舞毕,带点酒意的柳越提着酒壶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他着一身戎服,嘴里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好……好!”

柳越身旁的锦衣女子则拉了拉他的手臂,轻声吩咐身侧的侍女,“将军醉了,去弄点醒酒汤来!”

“是,夫人!”

柳越这名字看似风雅,闻其名也会是个儒雅的翩翩公子,却不料竟是一介武夫,真是辱没了这等好名,谢清韵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摇摇晃晃晃到殿中央,仰头饮下酒壶中的酒,随后朝太子走去,“臣祝贺太子生辰!”

“郑看柳将军醉了,来人扶他下去解解酒!”龙坐上的黄锦男子,眉微微蹙起,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淡淡金影,眸里也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色彩。

“是!”柳越被二人架着走出沁缘殿,“哈哈哈……!”身后传来他沉闷肆意的笑声。

柳氏上前身子朝赵泷微微一弯:“柳氏先行告退”

得到皇上准许后,柳氏便随侍女一同离开。他们走后,殿内便弥漫着一股不知名的气氛,没有任何一人言语。这好好的跳舞竟是被柳越这么一搅,失去了原有的滋味。

“谢清韵我已舞完,你呢?”虞清婉的一袭话打破了这一沉寂,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这次的比舞上。

彤晓也就是谢清韵,她的基本原则很简单,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奉还。表面虽柔柔弱弱,但绝不是那种好欺负的,狠起来也是令人望尘莫及。

所以这次她并没有换上舞服,依旧着一身粉色罗裙。她慢慢走至殿中央,迎着古琴优美的琴声,身体开始舞动。裙摆绽放犹如一朵圣洁的白莲开放,吐露阵阵幽香。

只见她飞身跃起,纱裙随着动作扬起落下,整个人仿佛都镀上一层银爽,神圣优美,不容亵渎。女子面如靥花,那微微一笑,便足以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这一舞,虞清婉她知道自己早已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这场比试是她失算,也是输给自己的骄傲,输给自己的好胜,因为她不知道有一句话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刚才那一笑直射赵浔的心房,他迟迟没有回过神来,连手中的酒杯都不曾放下。他是彻底的喜欢上眼前的女子,圣洁,没有一丝杂质的美在吸引着他。

就连秦無那没有焦距的眸,也因刚才那一笑,起了一丝小小的涟漪。他举起酒杯,薄唇轻抿,饮下这不知味的琼酿。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有点本事,他随后恢复常态,没有表情的脸继续板着。

在大家为那一笑愣神的时候,谢清韵早已落座:“兄长,韵儿这一舞舞得好不好!”

“嗯,韵儿舞得极好!”谢清歌温厚的手掌揉着谢清韵的发心,他的眸里锁不住的涓涓柔情,这兄妹情真是羡煞旁人。

看着这一幕幕的亲密举动,赵浔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就像有数万只蚂蚁在啃噬他的心。垂眸低头,独自饮酒,看来那件事要早点行动了。

“好,不愧是我赵国第一才女!”赵泷不禁拍起手掌,他对眼前宰相府中的嫡女甚是满意,但是他也深知此女子必能引起大乱,只道红颜祸水。

谢清韵抬眸迎上那些炽热的光线,哎呀呀,真是头疼!她忘了,今日可是太子生辰,却被自己抢尽风头,不知等会又有什么暗潮汹涌在等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