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玉人劫沙华现

第六章:赐婚难逃

玉人劫沙华现 君公子十七 1388 2015-10-09 09:56:15

  “皇儿,我看清韵冰雪聪慧,不如就许配给浔儿吧!”太后慈祥的眯着眼,手里的佛珠也不停地转着,所有人都不知道太后为何突然起意赐婚,并撮合他俩。

“什么?”虞清婉桌前的水果盘应声跌落,她不相信耳中听的话。为什么那个贱人就可以大紫大红,为什么她就可以嫁给自己梦寐以求想嫁的人,为什么……这不公平!

“怎么了清婉,你有何异议!”太后起身,一身锦服衬托出她高贵的气质,那强大的气场压的虞清婉根本喘不过气。

“姑妈……没什么,只是清婉太过惊讶了,呵呵!”虞清婉惨白的小脸上写着满满的不甘心,秀眉也拧成一团,可是脸上却要装的风轻云淡。

谢清韵微微有些诧异,看着眼前那身锦服的女人,她上前微微一屈。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只有她那清铃般的声音在回荡着。

“谢太后厚爱,感情之事得二人情投意合方可在一起,而我与太子只是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清韵还望太后三思!”

太后没有想到她会当众拒绝,但是冷静下来仔细回想,她看上的太子妃岂能如此平庸无能。她毕竟是经历许多风霜的女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只是一小女娃而已。

秦無不语,静静地看着这场无比精彩的戏。这个女人似乎有点意思,可道太子妃这个位子,是多少女子想要的。她们不顾一切,脱衣诱惑,只为爬上赵浔的床图一名分。

想到这里,秦無的冷眸里多了一些不知名的情愫,好像许久没有这么有趣了。

她拒绝了他……

清韵拒绝了他……

赵浔如黑曜石的眸瞬间黯淡下去,化成一颗没有光泽的夜明珠。谢清韵的话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将他炸的体无完肤,而且没有一点还手的力气。

“郑看这桩婚姻就怎么定了,不容勿缓就下月结婚吧!”赵泷的声音带着阵阵的威慑力,天子一言好比千金,殿下的谁也不敢多言。

“臣女……”谢清韵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赵浔拉过,“儿臣在此谢过父皇!”。

?沁缘殿里歌舞笙箫,笑声连连,似乎掩埋住之前的尴尬气氛,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

“咕咕……”树上的猫头鹰鸣叫着,皇宫外停着一辆辆大臣们的马车,谢氏一家四口漫步着,只有谢清韵有点魂不守舍。

她走着走着,脑袋不知装上什么东西,有点疼,脚下也一绊,似是要与大地拥抱,人倒霉的时候真是连喝口水都会塞牙缝。

幸好的是有人扶住了她,她才没有有失大雅,只是砸入一具温暖的身体。谢清韵抬眸看向来者,只见月下映着一男子的俊容,冰冷孤傲的眸衬着星星点点,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随意散在耳边。

是秦無,当今秦国太子,谢清韵里马脱离秦無的怀抱,身子微微一曲行礼,“谢殿下相扶!”。

她似乎只要待在他的身边,就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阵阵冰凉气息,还有那一股沁人的清香味在侵袭她的感知,此人还是不宜接近为好。

谢清歌许久没有看到爱妹跟上,只好寻妹回府,在看见秦無的身影也是上前微微行礼,“清歌参见太子!”

秦無并未回话,一星眸始终盯着谢清韵半步不离,像是看着自己觊觎的宝物。谢清韵被他盯的心里有些发毛,立马挽上谢清歌的手臂,“殿下,我和哥哥先行告退。”

看着他们将要离去的背影,秦無下意识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拉住前方谢清韵纤细的手臂。谢清韵有些不解,回头询问,“太子还有何事?”

秦無继续没有言语,只是冷眸盯着自己拉住她的手。他刚才怎么了,怎么会去拉她,那是一种潜意识情不自禁的动作,就连他也没有注意。

最后两人还是愈走愈远,谢府的马车也消失在街道尽头,就像不曾来过一般。

“殿下,我们也回去吧!”

“嗯,回去!”月下徐徐凉风袭来,吹起他墨玉般的发丝。他回眸挥袖踏足上车,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君公子十七

更新时间为两天一更,原谅十七是学生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