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哇哦喔讴耶,18岁的那几天

第四章 猴精的智商与手段

哇哦喔讴耶,18岁的那几天 爱乐醒 6177 2016-03-04 10:11:58

  一直聊了很多,也才知道,孟荏苒大三了,是微电子技术系98信息管理班的,就住在3号楼。只是住在二楼还是南面,所以见到基本是不可能的。还说她弟弟孟和然,现在北京理工大学呢,这让辛新星不由的羡慕几分。顺口一句,臭咸鱼也翻身了,差点又遭一顿打,说了半天的好话,又是掌嘴又是道歉的,才作罢。最后,孟荏苒告诉他们过几天就有安徽老乡会,让他们两个都去参加,好处多多,至少以后受到欺负了,有个可以哭诉的地方,孟荏苒就是安徽老乡会的副会长。曾经带领安徽老乡会的老乡们,把湖南帮的给骂的没有一个敢出头的,从此安徽老乡会名声大震,基本上无人敢捋虎须。一听安徽老乡会的老乡们如此彪悍,两个家伙恨不得,今天晚上就想加入。孟荏苒也笑着说他们也太性急,说明天请他们两个吃饭,顺便认识一下老乡会里的一些朋友们。

真是极大的收获,他们两个开开心心的跟孟荏苒道别,回去的路上,候殳画还调笑的说,辛新星一见孟荏苒吓的那个样子,还以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辫子被人家抓住了呢。一提到孟荏苒,辛新星就是一个激灵,打着寒颤说:“千万别提那个孟胖子,你是不知道啊,她小时候就是肥肥胖胖的一虎妞,哎呀,打起人来,可凶了,别看胖吧,偏偏跑的还快。我要回家必须从她们家门口过,所以只要她想打我,就在楼道里等我就行了,只要看见我,那我就免不了一顿揍,跑不过她么,她大我两岁,哎呀,一想起来就脑仁疼,那是经常的一把就比我给摔倒在地,然后骑在我身上打我,都把我压的直翻白眼,好几次我都怀疑我活不了了呢……”

“没出息,被一个女孩吓成这副熊样,后来你长大了也打不过她啊?”候殳画哈哈哈笑着打趣辛新星说。

辛新星一脸苦涩的说:“打不过啊,我上初一哪会她上初三,我才一米四五,又瘦又小的,她那会都一米六八了,又肥又壮的,我哪是她的对手。记得有一次,我把她弟弟的裤子给划破了,偏偏她那个傻子弟弟总找我麻烦,嗯,我把他给推倒在教室的门上,上面有钉子,把他的裤子给挂破了,好吗,那个大傻子回去就告诉她了,我一回去就被她给堵到楼梯口了,她居然当着那么多邻居的面,扒掉了我的新裤子。靠!偏偏那天我特么没穿裤头……”

说到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立刻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我算知道为什么辛新星这么恐惧孟荏苒的原因了,原来是心里留下阴影,受到了一个男子汉尊严是上的还是不可磨灭的创伤了,呵呵呵,真是可怜的娃。

不过没一会,辛新星居然自语起来,“太意外了,孟胖子居然变的这么漂亮了,靠!真特么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唔,那个孟大傻子,居然也能考上北京理工,靠!苍天无眼啊……”

候殳画冷笑一声,这小子魔怔了,也就不说话,跟他一起默默的回到宿舍楼,各回各的狗窝。

一回到宿舍,宿舍里还黑灯瞎火的,那四个孙子还没回来呢?一想到,被人家给堵在门口不让进,心里就憋火,只保佑这三个个孙子被人家给认出来,不是图文艺术的,被揍个半死才好呢,哼,让你们不带我去。老大哪去了?呵呵,跆拳道馆里被揍的爬不起来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宿舍门被咣当一下推开了,灯也突然被打开。候殳画睡眼惺忪的抬头一看,宿舍里四个家伙一起回来的,听他们那兴奋的劲儿,是都去参加那个舞会去了,要不说的都一样呢。还没多想呢,老大牛超迪,一拍还有些迷糊的候殳画笑呵呵的说:“小五,老三他们请你去参加舞会你怎么不去呢,吼吼吼吼,哎呀气氛那个热烈啊,连我这笨鸭子都学会恰恰了,哦哦哦,恰恰恰……”其他三个促狭的哈哈哈大笑起来。

这下候殳画更郁闷了,虽然郁闷可是他还嘴硬:“哪有空陪你们疯去,我约会去了好不……”

宿舍里的四个人都哈哈哈的一大笑,一百二十个不相信,既然不相信也就懒的去求证了,于是他们开始高弹阔论起来,哪个女孩漂亮,哪个女孩气质好,又是哪个舞姿美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郁闷的候殳画都堵上耳朵,蒙上头睡。可他们还不算完,还更加大声的宣布说明天啊,就是明天啊,明天中午他们请几个女孩吃饭,哎呀,那个嘚瑟劲儿,恨不的让候殳画现在就跳起来捶胸顿足,嚎啕大哭的大呼后悔,求他们明天请吃饭的时候也带着他去。

候殳画听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下掀开盖着的单子,坐起来,指着他们四个一脸鄙夷的说:“都去撒泡尿照照去,照照去。我呸!丢人,几个不知道长的多恐怖的女孩答应让你们请吃饭,就骄傲成这个样子?傻子们,是让你们请吃饭唉,放血的事!真傻的无可救药了……哎呀,别说我哪只眼睛,就是**都看不起你们噢,看看哥,明天中午,有美女请哥吃饭……”

那边老二杨阳,老三马晓峰刚笑着说:“嗨,这小五要反把啊,他敢骂咱哥四个,真是身上皮痒……等会!”老三马晓峰反应快,他听了候殳画的话,立刻伸手拦住大家,“等会,小五,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有美女请你吃饭?哈哈哈哈,听听,听听,他说有美女请他吃饭,呵呵呵呵……”

他们不管候殳画如何的鄙薄他们,都指着候殳画哈哈哈狂笑起来,最后,老四朱勇边笑边说:“小五,你刚才还没睡醒,说梦话呢吧?还美女约会,还请你吃饭?呵呵呵呵,不是没睡醒发癔症,就是病了,还病的不轻……”说完他们又形骸放荡的笑做一团。

候殳画冷冷一笑,说:“要不要打个赌啊?明天中午要是没有美女请我吃饭,晚上我请哥几个大呼的,校门口一品煲好好撮一顿……”

“是这话?不反悔?”杨阳狐疑的询问一遍。

“废话都别说,就说敢不敢答应吧。”候殳画斩钉截铁的说到,“我一赔四了,敢不敢吧?”候殳画心里还是很有底的,他相信孟荏苒,他觉的就凭着辛新星和孟荏苒的关系,孟荏苒也不会放他俩鸽子,在说孟荏苒还是副会长呢,说话不可能不靠谱。所以他心里觉的底气非常足,说话也就非常的硬气。

他们四个见候殳画那么的底气十足,都有些狐疑了。彼此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有些糊涂了。

候殳画看见他们这个样子,得意的嘿嘿一笑,非常霸气的把手一挥,“都给我闭嘴,关灯睡觉,不准打扰我休息。”

他这个霸气侧漏的嚣张样子,立刻激起那四个人的豪情,都纷纷的宣告,赌了,他们四个和候殳画一个赌,候殳画输了请他们四个一顿,他们四个输了轮流请,请四顿,谁都不吃亏。

第二天候殳画他们班四节课,好容易挨到下课,候殳画和辛新星就匆匆的往宿舍跑,说好了,往他们宿舍打电话的。其实候殳画和辛新星两个讨论了一上午了,都认为孟荏苒不会放他们鸽子的,尤其是辛新星拍着胸脯的保证,还说如果真被放鸽子了,他替候殳画出一半的饭钱。这下,候殳画彻底没有顾虑了。

一回到宿舍,那四个家伙早早的就回宿舍等着了,他们请的人也上课,没到点呢。这等的时间里,他们都打了十几个电话了。当然等的同时也想证明候殳画必输无疑,因为他们上午已经经过多方调查,确实候殳画基本上都没跟哪个女生好好说过几句话,哪里会有女生请他吃饭,还是美女,更是天方夜谭了,都说候殳画心里素质太好了,是个做特工的材料。

候殳画一回到宿舍,手里的书本还没放下,就被他们给拉到桌前,“小五,刚才哥哥们商量一下,要是你现在认输,做哥哥的就让你一回,一品煲就算了,学校三号食堂整一桌就行,怎么样,做哥哥的不欺负你吧?”

候殳画冷笑一下说:“别啊,就一品煲,谁反悔谁孙子?”

老大牛超迪嘿嘿一笑解嘲到:“嗨,禽兽404谁不知道,还不如孙子呢……”

“闭嘴!”剩下的四个人同时对牛超迪断喝一声,不在理睬他。

牛超迪被他们四个一声断喝,微微一怔,非常的不爽,可不爽也的忍着,双拳难抵八只手啊。

“是这话?不许反悔,好吧,你打电话吧,让我都听听,有没有的事。”老二杨阳拿起电话就放在候殳画面前,候殳画不好意思的呵呵呵一笑,他挠挠头说:“我没问她电话号码……”

“我日,怎么不去死呢你……”他们四个立刻无限遗憾的拍桌子,打床的在那喊。

就这样闹着呢,就听的楼下有人喊,还是女生,宿舍一下静了下来,仔细一听,原来喊的是猩猩,哥四个有的笑了,都说:“人家喊的是猩猩,你虽然是近亲,可你是猴子啊,呵呵呵,瞎激动,不是喊你滴……”候殳画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知道他赢定了。正嘚瑟着呢,就听楼下女生的声音在喊:“候书画!候殳画!候……”

宿舍里的人立刻都呆若木鸡。确定是在喊候殳画的,老三马晓峰抬腿踹了候殳画一脚,还说着:“你他么的倒是赶紧答应啊……”

虽然刚才他心里已经有准备了,可是真的听到喊他的名字,那脑子还是嗡的一下懵圈了。这马晓峰踹他一脚才清醒过来,他立刻激动的大声答应一声,两步挤到窗户前,一看,楼下孟荏苒带着三个美女正在楼下往上喊呢。候殳画赶忙的从窗户跟她们招呼一下,说声马上就下来。转身候殳画对他们四个每人都嘿嘿的一笑,还用手指了指他们,就见他们都把嘴撇到耳朵边上来,候殳画为了证明不是他请客,他特地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放抽屉里,只拿一张一百的,捏在手里跟每人面前游荡一遍。他们一起喊了一声,“滚犊子!”候殳画这才呵呵笑着飞奔出去。还没出门的时候,就听见老大牛超迪喃喃的说:“我日,还是一拖四……”

候殳画满足的笑着下楼的时候,还听见宿舍传来,他们一起怒吼的声音,“操!靠!干……”

很快十一国庆节就到了,学校放假七天。都说才来到学校,还没好好领略一下本地风光呢,于是相约着都不回家了,好好的选取旅游观光的地点。说实话这七天玩的确实非常的哈皮,唯一小小的遗憾,就是一群大男孩,成群结队的去旅游,都没有美女相伴。这十月七号的晚上,404的禽兽们都一个个躺在床上动也不动,这几天把他们累坏了,东溜西逛的不停跑啊走的,现在各个腿都跟灌铅一样,抬不动了。一直到晚上,肚子饿的不行了,中午就都不愿意起来,就没吃,这晚上再不吃,可忍不过去。老大牛超迪突然从床上爬起来,说:“兄弟们,要不咱们派个人去把饭买回来吃吧,这样就不用都出去了,是不是?”

“好!”他们都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都觉的这个主意太好了,一致同意,牛超迪做为宿舍里的老大,理应身先士卒,做表率,就他去吧。牛超迪把大厚嘴唇往上一翻,悻悻的说:“哼,谁见过老大伺候小弟的,你们谁去,我也不能去啊,要不我这老大的威严何在,地位何在……”

候殳画知道等会必定说他,老大不去,想当然的说老小去了,所以,他率先抢着说:“我觉的老大不应该去。老大么,大家尊重的对象……”

他刚说到这老二老三就同声说:“老大不应该去,那就你去,你老小么……”

老四朱勇也笑呵呵的说:“有道理,我们都是哥,你都应该尊重……”

“狗屁……”候殳画给气笑了,指着他们说:“瞧瞧,你们都瞧瞧,还一个个自诩为哥,怎么当哥的?我有尊老了你们爱幼了吗?要我看,头不应该去,那么尾更不应该去,就应该中间的去吗……”

“对。小五说的有道理。我看也应该老三去,谁让你是中间的不头也不尾,一字长蛇阵,不打头不打尾,专打中间,小五说的太对了,我完全赞同。”老大牛超迪呵呵一笑立刻摆出他的态度。

这老二杨阳和老四朱勇当然不傻,他们立刻表示老大说的太对了,就应该是老三马晓峰去。马晓峰不干了,赖在床上就不起来,说他晚上不吃了,他都不吃了还买什么饭,开玩笑呢。

最后候殳画笑呵呵的说:“这么着吧,咱们斗地主吧,谁输谁去。”

“好!”他们四个这一次出奇的表示赞同,都从床上爬起来,围到桌子边上,可是五个人怎么斗呢。算了还是候殳画提议,玩跑的快吧,最后一人去。于是开始挑好牌,为表示公平,每人洗过一遍,最后起完牌,候殳画一看,哎呀这手烂牌,连个二都没有,最大一张A,好多对子,这可怎么玩。估计输的面大,不由得暗自感叹,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很快牌局开始,巧了是候殳画出牌,他打了一张单三,一轮之后,他垫了一张K,之后就哑火了,因为都剩对子了。就见没一会,老二杨阳首先打完手中的牌,他呵呵呵笑着,得意洋洋的看剩下的继续打,一轮之后,老四朱勇也胜出,他也心满意足的退后观看了,这时候候殳画心里开始合计了,外面还有一张二没出,他手里还有一对七,一对九和一张A,这牌都太小了,外面好像还有两张J和两张十没出呢,他这牌一出十有八和九是死了,正在这时候,上家牛超迪一张A打出,候殳画和老三马晓峰都说接不住,牛超迪立刻哈哈哈的大笑着,一对六打出,还非常客气的报腕连拱,说承让承让。

候殳画心里又开始盘算了,那剩下的二必定在毛晓峰手里,他迟迟不出,肯定是等着打死他的A呢,他手里肯定都是对子,没什么单牌,或只是对子很小,所以他必须要沉的住气。想到这儿他眼珠一转耍了手段,伸手取出一张九一张7扔在桌上。然后他装出抽错了的样子,很快的伸手捡起那张七,补上一张九。这谁看不见呢,都哈哈哈的笑起来,指着候殳画说:“哦……你完了,这还玩什么,也太明显了,三张单牌一张A,一张七。还有一张不知道多少,但肯定没多大的单牌……”

候殳画只装出无奈的苦笑。马晓峰这会也放了心,他呵呵笑着,一对J死,候殳画的一对九。然后他一脸坏笑的,打出一张八,候殳画犹豫,犹豫在犹豫,一咬牙打出了手中的A,马晓峰呵呵的笑起来,说:“还剩两张单牌,你打把,呵呵呵,随意的打,我这老K伸手打死,稳稳当的把我这小对子打完,我气死你……”他这话还没说完呢,候殳画哈哈大笑着扔出了手里的一对七。

这下马晓峰长脸了,不那么自信的戏耍候殳画他是必赢的,可是在觉的知道候殳画的底牌之后,他就开始嘚瑟了,他要好好的戏耍一下,赢的舒舒服服,淋漓尽致,可是没想到啊,候殳画的那张七是故意露给大家看的,就是在故弄玄虚,果然蒙蔽了大家,转败为胜。

其他的三人在一呆之后马上都反应过来,立刻都拍着胸脯哈哈哈的笑起来,一下笑话马晓峰的嘚瑟上当,二是笑候殳画的奸诈,把大家都给骗了。都指着候殳画大笑着骂他,太奸诈了,真是猴精猴精的。

马晓峰苦笑不的滴把手里的牌一扔,果然都是小对,拆来打想输都不可能。他感叹一声,还是猴骑马,没听说马骑猴的,大马果然斗不过奸猴,感叹完了也不废话,连钱都要了,在大家的嬉笑声中抬脚就出门去。

好一会,马晓峰着急慌忙的一头大汗的跑了回来,把买回来的馒面包,咸菜,方便面,茶叶蛋等等一堆食物放桌上直喘气。宿舍的四个人都嘿嘿笑着说他,被狗撵了怎么的,跑这么快,千万别说怕弟兄们饿着才跑这么快的。

马晓峰一边喘气一边吧摆手,好一会他才拍着胸脯说:“哎呀吓死我了。下楼去卖饭的时候,我是从教学楼后面穿过的,不是少走两步路吗,刚过去,那有段走廊不是,我刚翻过去,就看见有个长发女孩,在那里一根一根的数走廊上栏杆上的木栅,我还想着谁这么无聊,说这干嘛。走过去之后,我一回头,嗯?人怎么没了,刚才还在哪儿呢,不是我眼花了吧……”

听到这四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都笑起来,笑着骂到:“大马,你想姑娘想疯了吧,那阴暗的地方,还有姑娘数栏杆,嘿嘿,该不是你想姑娘想的着了魔,看那里人迹罕至,你妄想有个姑娘多好,你丫的就可以暴漏你的兽性,把人家姑娘那啥了吧……”

马晓峰急切的说:“别胡扯,听我说完,买好饭回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我又走那走廊,还抄教学楼后面的小路,也许是真的好奇吧,真的想看看我刚才是不是真的得了妄想症了,不想的是,我远远的走过去的时候,一看什么也没有啊,哪来的女孩,那时候我也觉的我神经兮兮的,自己吓唬自己,太搞笑了。等走到小路中间的时候,我总感觉走廊那有什么,不自觉的一回头,哎呀妈呀吓死我了,那个女孩又出现了,她还在那数栏杆呢,吓的我汗毛都立起来了,差点叫出声来,我是转身就跑啊,你看我这一身汗呐,一般都被吓出来的。”

候殳画他们都被马晓峰说的呆呆的瞪直了眼睛,都有些被吓住了的感觉。

“啪!”一声响,好吗把四个人都给吓的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原来是最里面的牛超迪拍的桌子。“我就不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你们鬼故事看多了,自己吓唬自己,谁陪我去看看,我要当面揭穿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