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浣溪沙

浣溪沙

莫言格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3-03上架
  • 2710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浣溪沙 莫言格 1693 2016-03-04 12:25:25

  “秋姑娘,我奉皇上之命接你进宫。”

金风送爽,商郡皇朝开元二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京都城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天子脚下的人们穿的也是尤其华贵,过路行人谈吐优雅得体,譬如眼前这位年轻的男子,穿一身绫罗绸缎,坐在格格不入的路边饭摊上。

“进宫?”

像是听不懂他说的似的,她又喃喃地重复一遍。

才二十三岁的她梳着妇人的发髻,没有任何任何的珠钗配饰,为了方便干活还包扎着一块粗布头巾,纤瘦的脸上只有一双大眼黑白分明,过分的执着有神。

还是躲不过……

他是一个可怕到令人发指的皇帝,他手上沾满了多少鲜血,又有多少个人依依为他而送命,即使如此,他还是如愿当上了皇帝。

一个利欲熏心的皇帝,权倾天下!

垂在侧身裙袍上的双手无声地动了动,不是一双好看的手,长满薄薄的老茧。

她微微侧头,视线落在桌旁的瞎婆子身上。

“我们回去吗?”

瞎婆子直视前方,点点头。

她动作缓慢地起身,拿起用原木做成的拐杖伸手扶瞎婆子起来。

“秋姑娘……”

正要走,年轻男子身手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撰着手指尖微微战栗,秋容七咬着牙,死死地咬着。她幸幸苦苦躲了五年,避了五年,终究是逃不过吗!她已经失去所有,什么都没有了,为何他还要苦苦相逼!

片刻,她抬起头,眼神黯淡冷漠

“好,我跟你进宫,不过你先让我把她安全送回家。”容七握住瞎婆子的手,从容说到。

“好,秋小姐,我同你一起送她回去。”

“麻烦爷了。”

年轻男子脸羞红一大半,窘迫地摇着头,“我叫安德贤,不是什么爷,只是个跟在皇帝身边做事的奴才而已。”

一路上,秋容七见他一直看过来,便说道,“她是我娘。”又补充一句,“是个瞎子。”

……

走到一间低矮破旧的南房,秋容七停下脚步,“到了。”

安德贤看着这破旧的屋子,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屋顶上的瓦片压得密如鱼鳞。

将娘安置好后,秋容七拍拍手臂上沾的灰,没有停留直径出门,“我们走吧。”

“秋姑娘,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照顾的请尽管说,皇上一定会竭尽全力给你最大的补偿”安德贤几乎是冲口而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格外同情此刻站在他眼前瘦弱的人儿。

秋容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嘴唇紧抿,半响才一字一字道,“告诉他,他欠我秋容七的,他这一辈子都还不起。”

安德贤惊愕异常,还想说些什么,见容七以走在前方,把他晾在一边,顿了顿,安德贤摸摸鼻子跟了上去。

走到街头,停了一辆轿子。

秋容七突然停下脚步。

“你把我杀了吧,我是不会活着进宫去的”说罢,她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眼神坚定。

安德贤一惊,立马抢过她的匕首,“秋小姐,你这是干嘛!”

“若要让我进宫,就让我死吧”她回道,干净利落。

男子震惊,看着她沉默安静的神色,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一样,她是经历了多少,才会把生死看的如此风轻云淡。

安德贤还没反应过来,听见秋容七绝望的笑声,头侧看见她冲的奔向一旁离她最近的轿柱,来不及阻止。

一瞬间,不知从何时出现一男子,以飞快速度,将她拦抱住,但冲击过大,两人还是重重地摔倒在地。

容七紧闭着的双眼慢慢睁开,发现在躺在一个人怀里,她抬头看,一下睁大了眼睛,“云起!?”

云起低头看向怀中的人儿,一会功夫便抬臂起身,查看容七伤势,除了手臂有轻微擦伤,并无大碍。

“王……秋小姐,你走吧。”云起说。

容七看着他一句话没说,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秋小姐…秋小姐…”安德贤还在身后叫唤着。

“皇上有令,让她走。”

……

街尾处

一顶富贵华丽的八抬大轿,珍珠流苏沿着四角垂下在风中轻晃,刺目的尊贵金色轿身外,细细的白纱覆盖住整顶过大的轿子。

不烈的日头下,几个轿夫表情木然地站立等待着,不远处,一小队禁卫军严阵以待。

安德贤一路小跑到轿前,掀袍单膝跪下,“奴才叩见主子。”

“人呢?”轿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嗓音阴鸷到蛊惑人心。

“回主子,秋姑娘……”安德贤迟疑。

“迟疑什么,说。”

“是。秋姑娘宁可自作了断也不肯进宫……”

他就知道,秋容七的性格,向来这般不怕死的要命。

“还有呢?”男子的声音透了几分阴霾。

“秋姑娘还...说主子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起。”李书德冷汗漓淋地说完,揣测着主子阴晴不定心思,他只是传话应该不会受责罚吧,虽然这话并不好听。

我还不起么……

“回宫。”男子再没有过多的言语,阴冷地落下话。

轿夫们立即打起精神,搓搓手抬起轿子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