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浣溪沙

第三章

浣溪沙 莫言格 1275 2016-03-05 10:30:57

  天色渐晚,我带着李小生上桂肴楼去吃饭。

我们每次出来玩,基本都会去桂肴楼吃饭,一是因为这里的糖醋鱼窝粥特别好吃,二是是因为这里的老板人特别好,在这吃饭没钱了可以先佘着。

吃着糖醋鱼窝粥,温一壶翠莲白酒,简直是人间美妙。

从桂肴楼出来,已是满地月色。

我揉揉肚子,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我们刚走到街头,突然黑暗里”呼啦啦”涌出一一堆人,当先数人都执着明晃晃的刀剑,带头的人吆喝道:“就是他们俩!”

定睛一瞧,原来是下午被李小生打趴下的那个人,还搬了好些救兵来。

为什么每次出来上街,总是要以打架收场呢?我觉得自己压根不是一个喜欢寻衅滋事的人啊!

看着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少说好几百的样子,我叹了一口气。

李小生询问似的看着我,我又看看他,这么多人,还带着刀,肯定打不过。既然打不过,那就撒丫子,跑呗!

我和李小生一路狂奔,打架我俩不敢妄称第一,可轮到逃跑,这京都上我们要是自逊第二,估计没人敢称第一。

不过,我们这次遇上的这群人也当真了不得,竟然跟在后面穷追不舍,追的我和李小生绕了好大一个圈子也没把他们甩掉……

我吃的太饱,被那群坏蛋追了这么好一阵功夫,都快要吐出来了。

李小生拉着我从小巷穿出来到另一条街上,而前方有一队人马迎面朝我们过来,这些人马也持着刀,估计是和他们一伙的。

不会是那群坏蛋一早下的埋伏吧?我扶着膝盖气喘吁吁,这下子非打架不可了。

身后的喧哗声越来越近,那群混蛋追了上来。

这时迎面这对人马所执的火炬灯笼也已经近在眼前,带头的人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我突然发现这个人我认识,不由得大喜过望:“顾嵚!顾嵚!”

骑在马上的顾嵚并没有看真切,只疑惑地朝我看了两眼。我又跳起来大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身边的人提着灯笼上前一步,照清楚了我的脸。

我看见顾嵚身子一晃,就从马上下来了,“容……”

我没等他说出第二个字,就急忙打断他的话:“顾嵚,后面有一群坏蛋在追我,快帮我拦住他们。”

顾嵚回头看了看,抽出腰间所配的长剑,沉声发令。路边的街灯照他的好生俊俏。

顾嵚的爹是当朝右相,右相是朝廷大将军,而他是大将军的独子。

从幼时起第一次见到顾嵚,我就发现他长比别家的男孩好看许多。

从那以后,我有事没事就去找顾嵚玩,粘着他,他也不厌我,还常用那双温柔如画般的眼睛冲我笑,我更是把持不住,内心狂流鼻血。

三两下的功夫,那群坏蛋就不见了踪影。

顾嵚朝我走过来,带过一阵的清风还有香味,闻得我好舒服。

我满脸花痴相地望着他,问:“顾嵚,你怎么来了?”

他双手环住我的手臂,问:“有没有事?受没受伤?是不是又惹事了?”他那关切的小眼神看的我心里直发甜。

我故作生气,撅了撅嘴,说:“我今天干了件好人好事,在帮你除暴安良。”

“你下次再敢干这么危险的事,我便去秋府找李伯,让他不准放你出来。”

“啪”的拍了一下顾嵚的肩膀,“快看快看,有流星!”我便想偷偷溜走。

刚踏出半步,顾嵚就把我拽回来,“还想走哪去?上马,我送你回家。”

我回过头来,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挽着顾嵌的胳膊:“那小嵌子,我们走吧!”

夜已经深了,四处安静的很。

顾嵚把我送到门口,摸着我的头,一阵寒暄后便驾马离去了。我望着月色下渐渐消失的顾嵚,又不禁泛起了花痴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