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浣溪沙

第十章

浣溪沙 莫言格 1499 2016-03-09 19:28:33

  谭中的蓼花苇叶摇摇落落,不由的让我想起了今晚那一幕。

我的顾嵚,从小到大我唯一倾心过的人,就这样挽着另一个女子的的手,这般温柔……

回想以前顾嵚总是会带我出去京城各个地方游山玩水,然后安全地把我送到家,摸着我的头或捏着我的脸,低头轻声告诉我下次我们再去哪。一切仿佛就像一场梦却又如昨日般清晰透明。

那个女子应该很幸福吧,顾嵚这么温柔。

…………

我摇了摇脑袋,不能再想了!

我应该有自知之明,现在我已经是刘帛聆的妻子,是他的王妃!心里就不该再想顾嵚,为了秋家,为了我自己,这段回忆就让它好好藏起来吧……

回到殿中,刘帛聆已经熟睡,宫俾替我退去披纱,我蹑手蹑脚地爬上床。

刘帛聆突然一个翻身伸手就把我压在他胳膊下,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差点忘记呼吸。

许久,我动作极轻地侧过头看他,他眼睛闭着好像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我长吐一口气,轻轻地掂起他的手挪开,提起被子倒头就睡下了。

清晨下的秋雨是极其缠绵的,打在屋顶的竹瓦上铮铮有声。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

我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说:“奶娘,你怎么一大早就杵在这啊!”奶娘?!我一愣,摇了摇脑袋定睛一看,真是奶娘!

我激动的“扑通”一下下床,伸手一把抱住她,问道:“奶娘!你怎么来了?”

奶娘满脸慈祥的笑笑了,说“是老爷让我过来照顾你的,他怕你一个人在王府里呆着人生地不熟的会害怕。”

“真的吗?爹让你来的吗?以后你就不走了吗?”

“是啊,不走了不走了,就过来照顾小姐你。”

我听完不由大喜,在秋府里除了爹以外,就奶娘同我的感情最深,她从小陪着我,直到现在都未成亲,膝下也无儿无女,奶娘一直都把我当作亲闺女般待。这次成亲爹说奶娘不能跟来,也是伤心了我好一阵子。

奶娘接着说:“老爷前些天还向李管家提议让他儿子李小生跟我一起过来照顾小姐,一开始李管家还不乐意,后来为了小姐你在王府的安全,还是同意了。”

“那李小生现在在哪?”我问。

“他现在还在府上,过些天就来。”

“太好了,太好了!”我心里一下乐开了花。

瞬间,我一个激灵,刘帛聆还在呢!我猛的回头看了看,床边没人,我长舒一口气。

奶娘说道:“王爷一早便走了,临走前还吩咐我不要把你吵醒。”

“刘帛聆知道你要来吗?”我问。

“我听老爷说,好像就是五王爷让老爷安排我过来的。”

那我就纳闷了,刘帛聆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片刻,奶娘挽我起身,冲我眨巴眨巴眼说道:“小姐,成了亲之后有什么不一样啊?”

“……”我懂奶娘的意思,其实没有任何的不同。我撇过头去并没有回答。

自从那日以后,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刘帛聆了,中间偶尔有几次他回府我都跟李小生去上街了,之后都是下人告诉我,我才知道他回来过。听他们说,最近宫里事很多,都忙的不可开交。

早前刘帛聆给我配了个名叫龚囍的贴身宫俾。几日相处,发现她还是个不错的姑娘,长的也干净舒服,招人喜欢,我便让她常带我在王府各地转悠。

有一次我和龚囍在走廊上闲逛,刚巧看见李小生在走廊那头朝着庭外,似乎在闲看景。听我这一声唤,他便转过头来,有点怔怔地瞧着我和龚囍,脸还泛着红。我们离开后龚囍还很是腼腆的打探问我关于李小生的事,脸也泛着红。我估计他俩是看对眼了。

这晚,我闲的没事让龚囍陪我下棋,发现她还很会下,是个机灵的丫头。

正坐在石凳上下棋,一抬头似乎看到刘帛聆,我还以为看错了,放下棋又抬头看了一眼,还真是他。

龚囍站起来,朝他行了个礼便弓起身小步退了下去。

这么久没见,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他过来干嘛。

刘帛聆走过来,掀袍在石桌边坐下,说:“再过几日就是秋夕节,宫里会举大宴,所有的皇室都要进宫赴宴,你也准备一下罢。还有,这次是由太子妃主宴,这几天你没事去找找太子妃,看她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打打下手。”

说罢,他寒暄几句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