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浣溪沙

第十五章

浣溪沙 莫言格 1617 2016-03-16 10:35:16

  夜风的凉气将我冻得一个哆嗦,外头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满地清凉的月色。

我把随行的宫婢支走,独自一人走在铺满青白石的台阶上,思绪满满当当地充斥大脑。人到了一个阶段是要学会一些东西,很多事情想多了只是徒增烦恼……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刘帛聆,他为我挡箭而伤,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再牵扯些别的儿女私情……

可能是被刘帛聆的伤势分了心,一直没仔细想过,这次的意外为何来的这么突然,我刚过门没多久,和谁打的交道都不深,也没大的罪过人,连刘帛聆家底都还没了解透,怎么有人会想要我性命?刘帛聆又刚巧为我挡了一箭,莫非是以前的小江湖混混寻仇?借他们十个胆也不敢。如果这箭是冲着刘帛聆来的,为何要在有臣有皇的时间段行刺?弄得全城人尽皆知,满城风雨的,这有什么目的?

我想来想去,脑袋疼的都快炸了。索性不想了,刘帛聆现在生死未卜,我好好回去照顾他才是本分。

尽管御医不懈怠地守在刘帛聆身边,但他一直躺在床上直到两日后还是昏迷不醒。我衣不解带地守着。

这两日他伤口还在不停的恶化,高烧不退,滴水不进,连汤药都是撬开他牙关一点一点喂进去的。

还不断有人来探望,看见他惨白的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都说他大限将至。有些女眷妃子说着说着还掉下眼泪来,太子妃来的时候就不停地用手帕擦眼泪。我倒没哭,当初是他推开我,为我吃的一箭,若他真是活不下来,我便同他一起去死罢。

傍晚,我实在是受不了那些人在那哭哭滴滴,太子也过来探望,朝御医询问刘帛聆的伤势。我烦躁的很,索性不呆了,去外面走走。

出门发现天正在下雨,我命随行的宫婢给我准备把雨伞便不让她们跟上来。这几日见的人太多,想自己待会回回神。

雨还在下,天色渐渐向晚,远处朦胧地腾起团团淡白的雨雾,将偌大的庭院全都笼进水雾雨意里。风吹着雨丝点点飘到我的面颊上,顿时觉得清凉舒适。我伸出手来接着琉璃似得细雨,雨滴落在手心里,有种轻啄般的微痒。

过了一阵奶娘便传人告诉我屋子里的人都探望的七七八八了,唤我回去。

我走到永寿殿门口,看见一群侍卫们在一旁拦着一人。侍卫见我过来:“拜见王妃。”我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为头的侍卫答:“回王妃,这人说他受太子之托为五王爷治病,臣等并不知此人底细,正要将他赶走。”

我走过去瞧了瞧,眼前这个人穿着一身月牙色的衣服,大概二十五岁左右,下颌方正,目光清朗,剑眉斜飞,整张脸看上去十分俊朗,不像是个行医的。不过我倒是记得太子说过会有一位医师。江湖上资历高道的医师不都是小老头吗?我问他:“谁派你来的?”

他抬头双眼望向我,和我眼睛打个正着,“太子请来的。”在这呆了这么久,还没人会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看的我不自不在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江湖人称仕医。”

“我是问你真正的名字。”

“布宇。”

简单明了的回答让我有对他更产生了一些疑虑。他像是察觉出我的想法,说:“您是担心我看着资历尚浅不足以医治五王爷吗?那您可不必担心,既然您信不过我,我便就此告辞了。”他捋了捋袖子继续说道:“反正我人是来过了,用不用是您的事。”

“大胆,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怎敢这么和王妃说话!”一旁的侍卫说完便将他扣押住。

“好了好了,你们放手,让他跟我来。”现在刘帛聆等不了,只要有一点的希望我也愿意尝试,且说这是太子担进来的人,出了什么事,他也必须会给个交代。

“为何你不同太子一起来,要自己一个人过来?”我站在刘帛聆的床前,冷不丁地问他。

“这次进宫前我上青灵山采了些药材,路上耽误了些时辰。”

我又问:“那你看五王爷这伤势有救吗?”看着躺在床上满脸苍白的人儿,心里一阵说不出的不难过。

“粗略来看,王爷应该是外部受伤范围过大,伤口过深,导致身体内部严重发炎,估计再这么医治下去是很快就会命丧黄泉的。”

我听完瞬间感觉心里被一块大石压住,脑袋一片混沌,手脚钻心的凉。

过了许久,我深做呼吸,努力平定情绪:“没得救了吗?”

“办法有。”说罢,他从衣袖掏出一个小芽苗,“这叫比松草,能医治百伤白病,此草长在青灵山松下,几十年长一次芽,若不及时采摘两日以内便会凋谢化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