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恶魔殿下的霸道宠令

第7章 阴婚梦境

腹黑恶魔殿下的霸道宠令 1963894899 2308 2016-12-24 18:46:50

  在接下来没有月殇来纠缠她的日子里,何茵过的非常清闲、无聊,这让她终于有种清净了的感觉。

虽然她不知道月殇是怎么想的,但她知道月殇说了会离她远点就一定会做到。

她之所以这么笃定,完全是凭直觉猜想:月殇是个性情孤傲的人。

梦中。

奢华的婚礼上香烟缭绕,红烛高烧,唢呐的声响不绝于耳,明明很喜庆,听着却非常刺耳。

她一身华丽的凤袍,凤冠霞帔的被某只鬼牵引着往前走去,站在喜堂上牵着红线的另一头,她的对面站着的是高大帅气的月殇,他正深情的凝望着她,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那双漂亮的凤眸充满了一种炙热的眼神,一种好像把她全身上下都看透的眼神,大胆而热情。

何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这是在和月殇结婚?

不、不可能!她必须逃走才行。

“一拜天地!”

她心里非常的想离开这里,身体却在司仪的喊声下不由自主的向前倾。

“二拜高堂!”

司仪的第二声又再次如公鸡般洪亮的响起,这一次,何茵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她真的很害怕就这样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成为月殇的女人,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

必须在第三声响起的时候赶紧逃走!

但,奈何她如何用力的挣扎,她就是逃不开束缚在身上的一种无形的力量。

何茵开始绝望了。

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只是睡了个觉,就突然变成了和月殇结婚?

“夫妻对拜!”

终于,司仪的第三声无情的响起,彻底打破了何茵最后的一丝信念。

泪,无声无息的悄然而落。

是的,她绝望了。

似乎看到了她流泪的样子,对面的月殇愣住了,一双冰冷的玉手蓦然掀开她头顶的喜帕,他把手移向她的眼角轻轻地为她擦拭着眼泪,然后郑重的告诉她:“茵儿,从今以后,你就是本宫的女人,本宫会一直爱着你、保护你,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为止,如违此誓言,本宫必不得好死。所以,你不要哭了,大婚之日哭的这么难看,妆都被你哭花了。”

不管月殇怎么说,何茵就是不想和他成亲,一直伤心的在不停地流泪。

因为她知道,一旦她答应嫁给了月殇,她的人生就注定完了。

她想开口拒绝和月殇成亲,但无论她如何张口,都像是被人点中了哑穴一样无法开口。

虽然她很笨,但再笨也能想到,这就是一个局,一个不容她拒绝的局!

事已成定局,她终究是没能逃脱和月殇成亲的命运。

他说,“茵儿,你已经名正言顺的成为了本宫的女人,你终于是属于本宫的了,这样,就没人敢跟本宫抢你。”语气霸道而魅惑。

明明是一句动听的情话,何茵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的心里只觉得害怕。

月殇太可怕了!得不到就用不择手段,试问这样的月殇,她哪里敢和他在一起?

“礼成。把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在何茵感到惊恐至极时,月殇轻笑出声:“茵儿,今晚的你好美,我们一起洞房吧。”

他想干什么?他一只鬼,难道真想那么做?

不要!

何茵被吓懵了,瞪着眼前逐渐放大N倍的俊脸,不知道哪里突来的力气,大的足以让何茵一个用力就推开了月殇。

“何茵,你不要什么?你好吵啊!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还让不让人睡了?”

耳边响起七个舍友生气的指责声,致使何茵终于从束缚住她的梦境强制惊醒过来,她一看还是原来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忙向舍友道歉:“对不起,我做噩梦了,吵到你们了,那还真是不好意思。”

“哼!”

听到何茵的道歉后,舍友这才继续呼呼大睡。

何茵回神过来,心想:原来她是在做梦。可是仔细想想,这做的未免也真实地太可怕了吧?

经历了刚才的噩梦之后,何茵一夜无眠,碾转反侧的难以入睡。

她怕一闭上眼睛就会梦到月殇,固执的不肯睡去,但最终还是经受不住困意的折腾,立刻沉沉的睡去。

梦中,还是那个地方,只是换了个场景,此时的月殇已经脱下喜服换上一件华贵的黑色长袍,只见他双手环胸的站在窗前背对着她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挺拔的背影在惨白的灯光照射下,仿佛有一缕寒气散发出来,使他的背影显得生疏而阴冷,看起来让人难以亲近,不由得心生距离,望而却步。

似乎察觉到了何茵的存在,月殇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狠心的抗拒本宫,那你还回来做什么?”语气中尽是不满的质问。

她能说是这是她能决定的吗?又不是她想来这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如梦就会来到这个鬼地方。

何茵不说话,就这样沉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嗯?”月殇疑惑的转身看向她,一双漂亮的凤眸波澜不惊的对上她,深不见底的瞳孔仿佛能摄人心魂一般,只一眼便足以让人疯狂的迷恋上他。

见月殇看着她,她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呼吸也变的有些急促起来。

就这样对视片刻,月殇终是妥协,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何茵,抬起冰冷的玉手就要对着她的脸摸上去,却被何茵害怕的立刻避开了,冰冷的玉手就这样硬生生的僵在半空中,摸也不是,放也不是,不由得恼羞成怒,伸手将何茵霸道的拥入怀中禁锢起来,力道大的几乎让何茵差点窒息而死。

“你做什么?放开我!”何茵也怒了,开始奋力的想要挣脱月殇的禁锢。

月殇却把她拥的更紧了,他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对她说:“茵儿,求你,别离开本宫好吗?本宫不能没有你。”

饶是他再怎么孤傲,也终究抵不过爱人的一心逃离,所以,他决定放下身段,选择委曲求全。

对于他来说,什么自尊都比不上何茵待在身边来的重要的多。

“可我不喜欢你,也不可能会爱上你,你还是死心吧。”何茵无情的说出打击他的话语。

听到这么残忍的话语后,月殇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无论他再怎么努力,终究是得不到她的爱,想不到明明最爱他的人,却是伤他最深的人。

这一次,月殇没有愤怒,有的只是满脸的哀伤,他只是静静地抱着何茵而已。

见月殇不会对她有任何动作,何茵再次狠心的用力推开月殇的怀抱,转身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她怕和月殇多待一秒,她的处境就会多增加一分危险,她不能坐以待毙!

背后响起月殇幽怨的声音:“茵儿,你就这么不想和本宫多待一秒吗?本宫这么爱你,到头来,只是痴情错付了啊,看来,是本宫错了,原来本宫一直在自作多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