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腹黑恶魔殿下的霸道宠令

第九章 他不好惹

腹黑恶魔殿下的霸道宠令 1963894899 3952 2016-12-25 10:30:16

  何茵拉着莫晓一路狂奔回到宿舍,内心的紧张和害怕才渐渐平复下来。

“茵儿,你没事吧?”月殇突然凭空出现在何茵的面前,然后一脸紧张的开始检查何茵的全身,就怕何茵身上少了块肉似的。

何茵吓了一大跳,问道:“你怎么又出现在这里?那只厉鬼解决了没有?”

一提到冷彻,月殇有些挫败的回答:“没有,他太狡猾了,中途被他逃脱了,本宫怕他对你不利,所以率先赶来看你有没有事。”

“放心,我没事,再说,我手上戴着冰魄珠,他不能伤我一丝一毫。”

月殇却告诉她:“茵儿,冰魄珠虽令万鬼不敢靠近,可一旦露出破绽还是会让他们有机可乘的。”

“是吗?话说回来,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不提还好,一提她就来气!

“解释?”月殇疑惑的反问,“什么解释?”

“我听冷彻说,这是你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原来你一早就打了这个主意。”一说到这个,她就不免懊恼的想抽自己一耳光,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收下了冰魄珠呢?

“难道这样不好吗?”月殇反问。

其实,何茵本来是没有煞气的,是他在她转世之前就烙印了属于他的标记,而煞气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就是要亲手送她这个定情信物,如果不这么做,何茵是不会接受他送的定情信物。

当然,这个想法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何茵的。

何茵冷着一张脸,语气冷漠地说道:“虽然很感谢你的再次出手相助,可我不能原谅你的欺骗,你走吧。”

“你赶本宫走?”月殇难以置信的瞪着她。

想不到在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她竟然还可以如此铁石心肠的拒绝他,这让他非常难受。

他放开了她的手,然后沉默着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本以为月殇就这样走掉,再也不回来了,但月殇突然又出现在她的面前,趁着她发呆之际,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这才笑着说道:“茵儿,祝你有个好梦,晚安。”

月殇,真的是个非常绅士的男生,除了强迫她和他缔结阴婚以外,也没见月殇对她怎么样,现在仔细想想的话,其实她当初也没问为什么要送冰魄珠给她,所以,这不能怪月殇不告诉她,而她也没有资格生月殇的气,毕竟月殇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她好而已。

她一次次努力的把月殇从身边推开,一次次的伤害月殇,可为什么她发现自己也开始变得迷茫了起来呢?

其实,月殇也是可怜的,就为了前世的她让自己孤寂的太久了,而他现在只是需要有一个人陪伴左右而已,这样一想,他所做的一切也没什么错啊。

但,不管怎么说,月殇终究是只鬼,还来去无踪,而她却是个人,她真怕这样下去,早晚会被月殇给逼疯!

一想到这里,她就非常头疼,忍不住抓狂起来。

不、不行,得赶紧睡觉了。

果然是和月殇走的太近,她的内心就会忍不住动摇初衷,这可不像是她。

所以,说什么也要和月殇划清界限,最好永远不要扯上半点关系。

隔天大早,她趁着放假时间,回了趟老家那边的大桥镇的枫溪村尾去找陶婆婆。

何茵自记事起就对这位陶婆婆的印象很深,因为谁家里有事都会找她,偶尔也会帮人看风水。

陶婆婆今年有92岁了,因此外表看上去老态龙钟,满头白发和面容苍老说明她是个年迈的老人。

看样子虽和一般的老人没什么不同,却是个深藏不露的专门为人看相的阴阳师46代传人,因老伴去世的早,故此膝下无子,晚年过的很是凄凉。

当何茵才刚走到陶婆婆加门口的时候,陶婆婆突然做了个惊人之举,朝她跪拜起来,模样虔诚,嘴里还念念有词的祷告:“见怪不怪……”

陶婆婆做出这样的举动,吓了何茵一大跳,不明所以的看着陶婆婆,心里暗想:该不会是陶婆婆上了年纪,人也变得糊涂起来了吗?

虽然被陶婆婆这样跪懵了,但何茵还是赶紧跑过去扶起陶婆婆,问道:“陶婆婆,你这是怎么了?撞邪了还是怎样啊?好端端的跪我干嘛?”

被何茵这么一说,陶婆婆不高兴的给了她一记冷眼,一脸不屑的回答:“就你这从小被我看到大的丫头也配我跪吗?我这是跪拜你背后的东西!”

“东西?我的背后吗?”何茵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纳闷的问道:“陶婆婆,你指的到底是谁?”

说话间,陶婆婆已经转身走进屋子里去了,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一碗符水往门口洒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请不要怪我老婆子多事……。”然后又是对着空气跪拜了几下,又接连不停地在地上磕头,那模样像是看见了什么看不见的脏东西一样。

完了,陶婆婆十有八、九是撞邪了。

似乎看出何茵的疑惑,陶婆婆解释道:“丫头,你招惹了个不得了的东西啊。”

“不得了的鬼?是他吗……”刚开始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经陶婆婆这么一说,何茵恍然大悟,原来陶婆婆是指她招惹上了什么脏东西,她忍不住跟陶婆婆诉说起来:“陶婆婆,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一件令我感到非常困扰的事情,我非常的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每天过的很痛苦,请问你可以帮我吗?”

闻言,陶婆婆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打量她,最后说道:“跟我进来再说吧。”说完,她转身走进屋子里。

一进屋子里,何茵就感觉寒风阵阵,冻的她直打哆嗦。

陶婆婆给她倒了杯绿茶,然后才语重心长的说道:“丫头,不管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那都使不得啊。”她这是率先给何茵提醒。

何茵的心顿时跌落到谷底,不死心的问道:“难道连陶婆婆你也没有办法帮我对付他吗?”

陶婆婆却摇摇头,告诉她:“丫头,这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更是你们之间的孽缘。况且,你和他之间都已经缔结了阴婚,你想摆脱他可没这么容易,除非……”说到最后欲言又止。

一听还有希望,立刻追问:“除非什么?”

陶婆婆沉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除非他答应解除和你之间的阴婚契约,否则,强行解除必有一死。”

“会死?”何茵难以置信阴婚契约竟发挥出如此大的作用,她思索再三,还是问道:“陶婆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真的不想和一只鬼在一起,你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陶婆婆只道:“丫头,我也对此无能为力啊,就看你的造化了……他太强大了,我不过是个学术不精的阴阳师46代传人,若真要帮你联手对付他,估计我这把老骨头的性命都难保,死后也不得安生啊。”她最终还是说出和月殇作对的下场是怎样的。

何茵突然对着陶婆婆跪了下去,恳求道:“陶婆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我,我会报答你这份恩情的。”

“丫头,你……”陶婆婆面露为难之色,这实在是很不好办啊,可是面对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何茵的恳求,她又怎能于心何忍?“好吧,我试试看。”

“谢谢陶婆婆、谢谢……”何茵一听陶婆婆愿意帮她忙,接连跪谢。

“哎,丫头,起来吧。”说着,陶婆婆走去扶她起身。“不过,这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必须等晚上十二点才可以。”

“好。”

晚上的时间很快,只是几个小时的功夫而已。

铃———

清脆幽密的响声从陶婆婆房间的密室传来,只见一身黑色棉衣打扮的陶婆婆嘴里念念有词的在密室里不停地来回,手里还拿着一个金黄色的铜铃不停地摇来摇去,而何茵却待在陶婆婆的房间里透过门缝注视着密室的动静。

密室的中间摆着一张方形小桌,上面摆满了陶婆婆家祖先的牌位,两边摆放着四根两大两小的一红一白的蜡烛,桌子两旁放着两张黑椅。

当铜铃被摇到十二下时,不一会儿,身穿金龙附体的黑色长袍的月殇便凭空出现,飘然而来,他的脚步轻如猫步,不带一丝声响,然后负手而立的站在陶婆婆三米远之内,身上依然散发着如王者般强大的气场和冰冷的气息。

察觉到何茵投来的目光后,月殇冰冷的视线准确无误的落到了躲在门后面的何茵,漂亮的凤眸幽深如水,眸光犀利如鹰的望向何茵,冷酷的俊脸上带着一丝生气,那模样好像是已经看穿了何茵的心思。

吓得何茵迅速的把门关上,胸脯马上剧烈的起伏着。

天呐!被他发现了,好可怕的眼神,真的是吓死我了。

“贵客,总算是把你请出来了。”陶婆婆一脸讨好的奉承道,“知道贵客很忙,但迫不得已才请客贵客出来,还望见谅。”

月殇却很不给面子的冷哼了一声,转身迈着优雅的步伐朝何茵的方向走去,伸手敲门,说:“茵儿,本宫知道你就在里面,出来吧。”

但任凭他如何敲门,何茵就是不开门,无奈之下,月殇只好动了动手指,门就自动开了,而何茵因为没有防备,毫无预警的向前倒去。

“啊——”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四脚朝天,何茵吓得条件反射性的闭上了双眼。

关键时刻,她的腰间便突然多了只强而有力的手臂,让她避免被毁容的结果,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是因为她已经被月殇拦腰抱住了。

月殇低头俯视着何茵的俏脸,嘴唇微勾,便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说道:“才一天不见,你就迫不及待的主动向本宫投怀送抱了,看来你很想本宫是吗?”说完,他扶正了何茵的身子才主动松开双手。

何茵却毫不客气的用毒舌打击他:“谁想你了?你有什么好想的?拜托,你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

听了这话后,月殇的俊脸瞬间变得阴沉的让人觉得可怕起来。

“是吗……不想?嗯?”他漂亮的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步步逼近何茵。

“你想干什么?陶婆婆还在看着我和你呢,你冷静一点。”

他前进一步,何茵就忍不住害怕的向后退一步。

“她在又如何,只要本宫愿意,她随时都可以消失。”月殇终于把她逼的无路可退,两手把她抵在墙上,让她无法逃脱。只见他目光如炬的凝视着她的双眼,然后冷声说道:“冷静?本宫自问,自从遇见经常惹本宫生气的你之后,本宫发现很多时候还能够保持如此理智,已经对你算是不错的了,不然,你现在就不会还活生生的站在本宫面前。比如说,就拿今天你在本宫不知情的情况下特地跑来这边找这个什么陶婆婆帮你解除和本宫之间的阴婚契约这件事来说,本宫开始很生气,可是最后却选择了原谅你,因为本宫理解你的心情。所以,就算本宫再怎么爱你,但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希望你不要再做令本宫不高兴的事了。”

月殇说的这些话,让她无言以对。

是啊,因为月殇太爱她的关系,以至于她几乎都要忘记了月殇是阴界之主这件事了,只要他想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如果不是月殇太爱她的关系,估计只要他动动一根手指头,恐怕她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是她太愚蠢没有早点意识到这点,而她却还在一而三再而四的做着挑战月殇底线的傻事,她这不等于是找死吗?

一想到这点,她立刻冷汗直冒,还好月殇太爱她,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但她发誓以后一定要懂得察言观色才行,省的她自己在哪一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月殇不好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