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似槿

第十章 半夜风波

韶华似槿 冰木兮 1441 2015-10-08 14:39:40

  日子总是过得如此之快,转眼已是初夏。南宫的生活习惯和生活节奏早已没入安若槿的脑海,似乎已经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是夜,月黑风高,凉风习习,华容殿里,昏黄的烛灯下,一个疲惫的身影趴在书桌前强撑着脑袋,翻看着书桌上的《毒经》,明日就要考试了,然而考《毒经》的却只有她一个,本以为到了这个世界再也不用饱受考试的折磨了,看样子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这个阴魂不散的东西。这不,平时爱偷懒,现在就只能临时抱佛脚了。

瞌睡虫一上头,挡也挡不住。顽强地抵抗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趴在书桌上沉沉睡去。

她是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给吵醒的,本想捂住耳朵继续睡,可是声音越来越大,隐隐约约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便强忍着睡意抬起沉重的脚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踉跄着前去开门。

刚一开门,眼前的烛光刺得她睁不开眼,随即两名弟子冲上来就把她的双手反扣在身后。

这一举动把安若槿的睡意吓走了不少,“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

“别装了!你的狐狸尾巴终于肯露出来了。”前面人群中不知是谁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大家便都跟着附和,窃窃私语起来。

“就是!来路不明的人,听说连身份都查不到。”

“对啊,平日里看着也挺讨喜的,竟然做出这种事。”

“亏师父们还这么器重她……”

安若槿不明所以,她做了什么事了,她前半夜一直都待在华容殿里,能做什么事?看着他们叽叽喳喳地对她指手画脚,心底不爽,皱着眉喊道:“你们给我说清楚!我安若槿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你们这般对我!”

众弟子中一人站了出来,对安若槿道:“你还真会装,去藏经阁偷走了整个天下禁学的《毒门》一书,现在倒在这儿装没事人,现在人证物证俱在,看你怎么狡辩!”

人证物证俱在?她这个“当事人”都还被蒙在鼓里,他们就有了人证物证,这玩得是哪一出?不过不管他们说什么,她清者自清,再说二师父她们也会为她做主的,便也不急。

刚想到二师父,她就出现了。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皆拱手弯腰。不过出现的不止是南宫浩和南宫一枝,还有师兄师姐他们。

安若槿刚想向师父们打招呼,却感觉气氛有点不同寻常,几位重要的人物都来了,情况似乎比她想象的要严重。

南宫一枝一来就对刚才说话的弟子道:“你再把情况详细地跟她说一遍。”

“是!”该名弟子朝南宫一枝拱完手就向着安若槿道:“今夜本是我和另外一位兄弟看守藏经阁,但我途中去方便了一次,回来就看到他倒在血泊中,随后便看到一个黑衣人沿着小道匆忙逃走,换做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利用轻功逃走,除非不会轻功。据我所知,南宫中现在不会轻功的就只有你一个人吧。”

安若槿很是无语,这都是些什么推论,“你敢确定凶手不是为了掩人耳目而没利用轻功?”

这名弟子没理睬她,自顾自地说道:“我不知道黑衣人具体逃去了什么地方,但我敢断定就在这个方向。”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大家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到了一起,而你却最后出现。”

仅凭这些就说她是那个黑衣人?安若槿看向面无表情的二师父,心下黯然,难道师父也不相信她吗?她没有想辩解,只是想让师父相信她所说的话,“师父,我没有,没有偷什么《毒门》,更没有杀人!”

这时,南宫焱走向大师父南宫浩,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师父,这是我们在藏经阁里捡到的一根发丝,洗发用的应该只是普通的皂角。”

南宫浩拿着发丝看了下,这时,有人说道:“这头发跟安若槿的一样粗细啊。”紧接着就有更多的人附和。

两眼微闭,他们今晚就是冲着她来的吧,有这般粗细发丝的人不在少数,他们这也能当做证据真是够了!要是放在现代,拿这头发去做下DNA检测,岂不一目了然?还用得着在这儿听他们胡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